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中美竞合:凛冬将至,中国需更加重视周边安全

作者:赵明昊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37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近期,印度尼西亚、泰国分别顺利主办二十国集团峰会、APEC领导人会议,全球治理的“亚洲时刻”令人瞩目。然而,亚太地区的和平发展也面临不少突出挑战。在大国竞争、地缘政治冲突、逆全球化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维护亚太地区稳定与繁荣的压力越发增大。

中国身处亚太地区,如何构建良好的周边战略环境对中国而言至关重要。在乌克兰危机延宕的背景之下,中国的周边安全形势出现值得关注的负面变化,需要切实给予关注。

地缘政治对亚太经济的影响加剧

近年来,亚太地区整体实现快速发展,其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经超过60%。考虑到人口总量、技术发展水平、文化多元性等因素,亚太地区在世界经济、政治、安全格局中占据的位置越发重要。

博鳌亚洲论坛发布的研究报告称,2021年亚洲经济增长强劲反弹,亚洲经济体加权实际GDP增速为6.3%,经济总量占世界比重提高至47.4%,是全球经济增长的最重要引擎。但是,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世界经济衰退隐患加剧,全球粮食安全、能源安全、债务问题等挑战日趋明显。在此背景下,亚太地区的经济发展也面临不少冲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2022年10月发布的区域展望报告中,将亚太地区今明两年的增速预测值分别下调至4%和4.3%,远低于过去20年5.5%的平均增速。

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的未来发展需要一个稳定、繁荣的亚太。中国人均GDP刚过1.2万美元,排在世界60多位,人类发展指数的排名仍在70多位。显然,中国推进自身现代化的进程,依然是十分艰困的任务。

美国等国宣扬“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推动针对中国的“脱钩断链”举措,力图减少在经济上对中国的依赖。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加剧了这一趋势。此外,美国提出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也会对“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既有的地区经济一体化安排带来冲击。这些因素都可能损害中国与亚太地区国家的经贸关系。

无疑,地缘政治考量对亚太经济形势的负面影响越发增强,国家间经济关系的“泛安全化”趋势日益显著。比如,日本政府高度重视“经济安全”,今年5月日本国会还通过《经济安全保障推进法》,体现了对供应链安全、关键基础设施安全、保护技术优势等问题的重视。仿照外交部长+国防部长的“2+2”机制,日本还和美国设立了经济政策咨商委员会(EPCC),由负责经济和外交事务的双方部长级官员主持,欲借此加强日美在供应链韧性、出口管制、反经济胁迫、数字经济等方面的协调。

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另一个重要经济伙伴——韩国,也进一步将地缘政治因素融入经贸关系考量。2021年,对华贸易占韩国贸易总额的24%,韩国60%的半导体以及大部分化工和机械等产品的出口流向中国。然而,韩国尹锡悦政府在对华政策上表现强势,提出要与美国构建“全球全面战略同盟”,其中“经济安全联盟”、“技术安全联盟”是重要内容。在拜登政府的推动之下,韩国三星电子公司宣布在美国德克萨斯州投资170亿美元,建立新的芯片工厂。韩国还被美国拉入所谓“芯片四方”机制,美韩还将启动供应链和商业对话(SCCD)工作组机制。

随着日韩双方推动关系缓和,美国还试图在经济安全领域推动美日韩三边合作。11月13日发布的美日韩三边伙伴关系联合声明称,将启动“美日韩经济安全对话”、加强关键和新兴技术合作、保护关键基础设施、加强关键矿产供应链韧性和多样化等。

东北亚安全形势令人忧心

拜登政府在2022年10月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将中国称为“最大的地缘政治挑战”,并强调未来十年是美中进行较量的“决定性十年”。美国方面诬称中国要在“印太”地区建立“势力范围”,将中国塑造为地区安全威胁,日本等部分地区国家也渲染中国对亚太地区秩序的挑战。

美国通过所谓“印太战略”挑拨地区对抗,制造阵营对立,并在乌克兰危机发生后以“捆绑中俄”策略推升亚太地区国家对“中国威胁”的认知。为了打造针对中国的所谓“实力地位”,拜登政府力图在“印太”地区构建“有力的且相互强化的联盟网络”,将美国的条约盟友和印度等安全伙伴的力量进行深度融合,建立多层次的盟伴体系,以所谓“集体实力”(collective strength)进一步增强对华战略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拜登政府还提出,乌克兰危机表明,国际秩序在一个地区的崩溃将最终会让其他地区的秩序陷入危险境地。美国希望欧洲的盟友能够在印太地区发挥更大作用,同时也重视推动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印度等印太盟友与欧盟、英国展开更深入合作,从而共同应对与中国的竞争。

从中国的周边安全环境看,东北亚方向的变化值得高度重视。日本试图借助这场乌克兰危机渲染紧张气氛,推进自身安全政策议程。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称俄犯下“战争罪行”,不仅决定跟随美国对俄采取严厉制裁,还在国际上四处宣扬“乌克兰的今日就是东亚的明日”。日本政府计划在2023财年将日本的军事预算增加到六万多亿日元(约430亿美元),将其在GDP中的占比提高至1%以上,并在五年内把军费提高至十万亿日元(约720亿美元),GDP占比增加至2%。

拜登政府支持日本扩大军费开支并发展“进攻性军事能力”,尤其是太空战、网络战和电磁战能力。美国帮助日本方面加强西南诸岛防御,扩展美军驻日军事基地,在日本增加部署F-35战机等先进武器,向日本增派“宙斯盾”导弹驱逐舰等。美日军队还围绕“远征前沿基地作战”(EABO)等新作战概念增强演习力度。

此外,日本与澳大利亚、印度、菲律宾等国的军事安全关系也在不断升级,日本在亚太地区安全事务中的“穿针引线”作用更加明显。2022年1月日澳正式签署带有军事同盟色彩的《互惠准入协定》,该协定允许两国军队访问对方国家进行训练和交换防务装备,以加强协同作战能力。日本与印度建立了“特殊全球战略伙伴关系”,签署了有关两国武装部队相互提供物资和服务的条约。2022年4月,日本和菲律宾举行首次外长防长“2+2”会晤,日菲也开始讨论签署《互惠准入协定》。

拜登上台后,美韩同盟关系实现修复,韩国“疏华倚美”态势越发突出。双方试图进一步扩展美韩同盟的军事行动范围,甚至围绕可能会出现的台海冲突制定美韩联合对华作战方案。美国希望加大在韩部署陆基中程导弹,并推动韩国加大对南海等事务的参与力度。

今年美韩多次举行大规模联合军演,澳大利亚等国也派军队参演。9月,美韩在华盛顿举行“延伸威慑战略与磋商工作组”会议,双方计划通过加派可搭载核弹头的战略轰炸机等方式,加大对朝鲜等国的威慑。此外,美日韩三方的军事合作尤应引起警惕。虽然名义上这些合作是针对来自朝鲜的“威胁”,但是剑指中国的一面也不可忽视。10月初,美日韩三国举行联合反导演习。尹锡悦政府近日公布的韩国版“印太战略”也再次强调要加强韩美日三方合作。

美国加快在东南亚的安全布局

2022年5月,拜登政府举办美国-东盟特别峰会,提出美国将投入1.5亿美元用于扩大双边合作,其中6000万美元用于海上安全领域的相关项目。

在东南亚地区,美菲关系的升温值得高度关注。美国国防部前高官、美国企业研究所(AEI)高级研究员卜大年(Dan Blumenthal)认为,菲律宾因地理位置对美国对华威慑联盟至关重要,尽管小马科斯总统与美国有历史纠葛,但美国仍有机会改善与菲律宾关系,在南海和安全问题上,菲律宾对美有重大需求。

拜登政府利用菲律宾国内政局变动之机,促菲调整对华政策,提升美菲军事同盟,加大美菲在南海问题上的相互策应。近日,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到访菲律宾,并专门赴该国西部岛屿巴拉望,借此彰显拜登政府在南海争端问题上对菲律宾的支持。哈里斯重申,美国将依据美菲1951年签署的共同防御条约,在菲律宾遭到攻击的情况下协防该国,地理范围包括南海地区。

近年来,美国政府为菲律宾提供了大量的武器装备,包括P-8A型“海神”巡逻机、“标准-3”型导弹、“鱼叉”反舰导弹等。美国还在大力推进菲律宾军事基地的强化,欲使美菲同盟的优先事项能够“更加有效的操作化”。美国显著增加在菲律宾进行联合军事演习、训练、舰机访问的次数和频率。今年4月,美菲举行史上最大规模的“肩并肩”联合演习,双方共派出9000多名军人,演习区域从吕宋岛北部延伸到巴拉望岛海域。

菲律宾政府已经中止与中方围绕南海问题的谈判,并支持旨在强化对华军事遏制的美英澳三国安全伙伴关系(AUKUS)。美国重视增加对菲律宾海岸警卫队的支持,提供先进的巡逻舰艇和海上执法装备。美国还通过“印太海域感知伙伴关系”(IPMDA)等项目与菲律宾共享更多的海上安全情报,这将提升菲律宾反舰导弹等武器的威慑能力。

拜登政府还在加紧深化与印度尼西亚、越南等国的关系,并推进美日印澳四边机制(QUAD)与东盟之间的互动。近日,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与印度尼西亚国防部长苏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举行会晤,奥斯汀称将加大支持印度尼西亚的军事现代化,包括为后者提供F-15战斗机,提升两军之间的互操作性。美国和印度尼西亚于8月举行“哥鲁达盾2022”演习,英国、澳大利亚、日本、马来西亚、加拿大等14个国家派军人参与。此外,美国与印度尼西亚共同在巴淡岛建设联合战略海事中心,该地扼守马六甲海峡,美国将扩建巴淡岛机场,以起降美军各主要机型战机。

越南被美国视为制衡中国的重要伙伴,美国试图帮助越南提升针对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美越双方在1995年实现关系正常化,后于2013年建立全面合作伙伴关系。2018年3月,美国海军“卡尔·文森”号航母打击群访问岘港,这是越南战争结束以来美国航母第一次访问越南,也是美越安全关系有所深化的一种象征。2016年至2019年间,美国“外国军事融资”(Foreign Military Financing)项目向越南提供1.5亿美元的安全援助。

拜登政府希望将美越关系升级为“战略伙伴关系”。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政策协调员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称,越南是美国印太战略的“关键”合作伙伴。2022年6月,美国防长奥斯汀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表示,“我们正在把与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和越南的防务合作提高到新的水平”。美越两军合作涉及军医培训、人道主义援助、灾害援助、维和、信息共享、反恐、维护网络安全和水安全等领域。美国还重视加强两国之间的“海岸警卫队伙伴关系”,美国为越南提供“汉密尔顿”级巡逻快艇、无人机等装备,并帮助训练越方人员,以增强越南的海上军事对抗能力。

发布时间:2022年12月08日 来源时间:2022年11月3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