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马斯克捅破了美国政治旋转门的窗户纸

作者:刘典   来源:文化纵横  已有 30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刘典 |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

【导读】在马斯克“复活”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Twitter账号后,特朗普的Twitter账号在短短几天内粉丝上涨至8700万,与禁言前最高点8900万粉丝已经所差无几。但特朗普表示,他没有兴趣重返Twitter,目前也未发布任何动态,唯一的变化是不断上涨的粉丝关注量和留言。对于马斯克来说,“复活”特朗普只是他重塑政治和社会格局的一个“前戏”,真正的“重头戏”在于将资本与技术深度结合,形成能够影响政治格局的新“旋转门”。而这值得长期关注与深度研究。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供读者参考。

作为Twitter的新主人,马斯克的许多非传统的行为让人感到吃惊,但影响深远。11月7日周一,他敦促美国“思想独立的选民”在周二的美国中期选举中将选票投给共和党人,以保持政府内的党派力量平衡。此前,大型科技公司CEO极少公开发表倾向性的政党观点,在大选前为某个政党造势的更是少之又少。马斯克的行为让共和党和美国右翼暂时地迎来了他们的“春天”,却也不禁让人思考一系列行为带来的潜在影响。

原本作为科技商业巨头代表的企业家,都只愿在幕后通过资本影响政治,避开大众的目光,隐秘地操作美国政治的旋转门。而马斯克的举动则是捅破了这层欲盖弥彰的窗户纸。凭借科技、媒体工具和资本,通过一种新的方式更为高效地将资本权力转化为政治权力。

▍“自由广场”的神话与现实

城镇广场自古以来是城邦公民自由讨论、交换观点的集散地,但进入数字时代之后,代表城镇广场的网络社交平台逐渐演变成了一座座高塔,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和平台一手打造的信息茧房之中。

马斯克在4月份的TED演讲中说道,“我认为为言论自由建立一个包容的舞台非常重要”,“Twitter已经成为事实上的城镇广场,所以人们能够在法律范围内自由发言的现实和感觉真的很重要”。

而事实上,马斯克也确实这么做了。在马斯克技术上成功收购Twitter后,便立即着手削弱Twitter的内容审核机制,以打造一个更为宽松的言论环境。在此之前,该审查机制致力于删除鼓励暴力或传播错误信息的内容。

“驱逐”许多承包Twitter内容审核服务的外部团队就是其中的具体做法之一。除此之外,在美国中期选举前,马斯克已经冻结了绝大部分Twitter工作人员对内容审核工具的访问权限,以此来削弱工作人员删除错误信息的能力和权力。该级别的访问权限通常授予数百人,但冻结之后仅限于约15人。内容审核机制的内部变化影响了Twitter信任与安全团队在11月8日美国中期选举之前监控和执行现存审核政策的能力。

但马斯克希望培育一个更加宽松自由言论环境的做法也引起了许多人的担忧。自从2021年美国国会山叛乱之后,联邦政府和研究人员开始关注社交媒体在政治极化中的作用。

蒙特克莱尔州立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在马斯克拥有Twitter的头12小时内,网站上的仇恨言论出现了“立即、可见和可衡量的峰值”。据调查显示,广告商、用户和其他人主要担心的原因来自于:一个无所不在的Twitter再加上一个没有运营社交媒体网站经验的反复无常和傲慢的决策者,他随意改变规则的行为带来较大不确定性。他们害怕的是一个更自由的城镇广场将会充斥着仇恨和误导的话语,推着美国社会走向无法挽回的两极分化。

▍加速倾斜的两党格局

美国时间11月7日,也就是中期选举前一天,马斯克敦促“思想独立的选民”将选票投给共和党人。马斯克在Twitter上写道:“对于思想独立的选民:共享权力可以遏制双方最严重的过激行为,因此我建议在国会议员选举中投票支持共和党,因为总统是民主党人。”该推文发布后获得了超过43,000次转发和超过279,000次点赞。但这并不意味着马斯克是共和党的一份子。他随即补充道,“我对未来再次投票给民主党的想法持开放态度”,并表示他过去一直是投票给民主党的独立人士。

马斯克的举动,一方面来看,是一次重要的政治尝试。在过去,科技、商业领袖一直避免在明面上和政党议题产生直接联系。与马斯克公开发言形成鲜明对比的案例比比皆是。

2020年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和他的妻子捐赠了4亿美元来帮助选举办公室适应疫情期间投票行为的变化。在面临共和党法律层面的质询后,扎克伯格坚决否认这笔钱会产生任何党派影响,极力将自己与政治撇清。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毫无疑问马斯克的举动是开创性的,并且可能会在华盛顿的当权派中引起轰动。

在选举日,马斯克坚持不懈地说他的目标是促成一个中间派政府,但也不忘挖苦民主党人,“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受到主流民主党人的不公平和误导性攻击。”而马斯克的一系列举动,对党派政治以及不同派别对他的看法产生了重要影响。

目前来看,马斯克的举动使得共和党和民主党人对Twitter的好感和信任度大变。民主党人的好感和信任度直线下降,共和党人则略有上升。

对于马斯克本人和他的其他公司,不同党派的好感度也发生了变化。共和党普遍对马斯克的其他公司增加了好感。

也有一种观点认为,马斯克此举很大程度是受到拜登政府早前对于科技巨头的反垄断和竞争法的影响,因此他希望中间派的政府在未来减少对于科技巨头的限制。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和民主党总统将使任何可能影响科技公司和平台的重大变化更难实现,因为两方将更难达成一致。

斯坦福商学院政治经济学教授尼尔•马尔霍特拉曾基于数据做出的最有信心的预测之一是,硅谷将在民主党中发挥更大的影响力,并将使该党在与劳工和经济监管相关的问题上转向右翼。但今天,政治格局已经完全改变。

民主党对劳工变得更友好,对科技巨头越来越敌视。而自成立以来就被认为是进步主义和社会自由主义堡垒的硅谷正在向右转。科技行业是世界上最强大的财富创造引擎,其产品和平台吸引着数十亿人的关注。科技可能会成为民主党最难对付的对手之一。

▍硅谷秘术:新的政治旋转门

马斯克正在结合科技和资本权力,打造新的“政治旋转门”。对于像马斯克、扎克伯格这种科技巨头来说,将自身的资本权力转化为政治权力,使政策朝着对自身有利的方向发展,通常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旋转门”机制,费尽精力和金钱搭建关系网络,在幕后间接地影响政治。而马斯克掌握Twitter后,公开喊话公众的操作,无疑是释放了一种独特的硅谷秘术。

马斯克捅破美国政治旋转门这层窗户纸,有多方面因素使然:

一是他个人性格和行事风格。马斯克追求与众不同和创新,从互联网到太空、电动汽车到再生能源,马斯克涉足并领导了当前几乎最有可能影响人类未来发展的领域。他的性格本身就充满了激进和非传统的元素。

二是硅谷的科技企业主们逐渐将自己的价值观和道德偏好作用在企业的商业和管理实践中。十多年来,硅谷的科技公司一直在挖掘除了利润之外的更高使命,即用先进技术让社会变得更加美好。像Facebook的扎克伯格、优步的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和Airbnb的布莱恩切斯基开始承担起曾经专属于政客的那种道德责任,并以立法者看待政策的方式看待自己的平台。

马斯克也是如此,在掌握Twitter后立刻将Twitter作为阐述自己价值观和道德感的实践,但他的个人价值观和道德感与其他CEO相比与众不同,并且他本人也更加有底气去承担可能造成的利润损失。

三是马斯克拥有结合科技、媒体工具和资本的实力。马斯克并不是当下这种跳过建制和党派直接与民众对话的第一人,作为Old Money一员的特朗普参与美国总统竞选的时候这个趋势就已经存在了。

2016年,特朗普借助剑桥分析公司基于8700万美国Facebook用户的信息制定的媒体策略,把愤怒和担忧传播至美国的“腹地”,动员摇摆州受众,最终赢得了选举。马斯克在此基础上更胜一筹,他先行获得了科技、媒体工具和资本的权力,并已经成为实质上拥有深度影响和塑造两党选举生态格局能力的新巨头。因此他并不严格受到政治潜规则和政治家既有担忧的束缚,而他的做法也导致美国现代政治体系中反旋转门机制的进一步被破坏。

不管Twitter收购背后的真相如何,不可否认的是,在政治意义层面,马斯克开始了一场从未有过的尝试:科技人士掌控舆论民情,进而影响政治格局。马斯克现在拥有市面上最敏感的民意传感器,同时具备分析民意的工具和手段,未来如果他愿意,完全可以将Twitter作为民意塑造器来影响政治,就像他这次在美国中期选举前公开喊话中间派投票给共和党一样。当然到那时,他的民意塑造手段肯定会更加精细、更加隐蔽、更加有效。

▍复合型超级权力的崛起与影响

马斯克将资本、技术和媒体平台相结合,形成一种复合型超级权力。这种新型权力与他的“政治旋转门”机制共同发挥改变世界的作用。科技巨头的崛起,为资本权力掌握社会统治权提供了一种收益更高、成本更低且产权明晰的补充性选择。即,不需要像过去一样长时间建设“旋转门”机制,搭建关系网络,或者是直接参与传统选举和复杂的晋升渠道去影响政治,而是通过拥有超级网络平台基础设施的私有产权,就可以掌握影响政治的权力。马斯克收购Twitter,其实是希望进一步通过改变媒体规则和环境塑造来影响世界规则。相对于他在此之前一直通过投资和研发科技改变世界,思想和政治改变世界成为他当下的实践。

不管是金融大鳄还是科技巨头,不论是比尔盖茨、贝索斯,还是扎克伯格,这些都是体制化的力量,与马斯克有着本质的区别。这些人是民主国家复杂政治体系中的一部分,他们也只会通过传统的权力手段以传统的方式影响政治,因此说他们还是一种传统力量和稳定的力量。但是马斯克是非传统力量,也将成为一股颠覆性力量。马斯克所采取的是将“科技权力变现”的方式,结合他的科技和媒体力量,形成一种复合权力。复合权力相互支撑,将释放更大的能量。

马斯克的行为不同于以往任何一个资本家参与政治的方式,将他所拥有的资本、科技和媒体权力相互结合,使得这种“复合型超级权力”能够渗透传统的政治体系,从而获得能够影响和塑造政治格局的权力。未来马斯克所拥有的这种复合型权力或许会囊括进更多的因素,形成更加紧密配合交织在一起的权力网络。也许这种新的复合型权力会和传统政治体系达成妥协和配合,或许将迎来更加激烈的政治博弈与权力冲突,但毫无疑问的是,马斯克的所作所为将深度影响现代政治体系运作的基本逻辑,值得深入观察与研究。

发布时间:2022年11月28日 来源时间:2022年11月2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