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对乌军援:驴象两党均现内讧 中期选举或成风水岭

作者:吾楼   来源:中美聚焦  已有 56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围绕俄乌战争和美国对乌军事援助,一是国会进步派连线的共同主席贾亚帕尔(Pramila Jayapal)10月25日撤回了上周致美国总统拜登的一封信。这封信由30名进步派民主党人于6月底至7月初联署,敦促拜登政府军援乌克兰的同时,辅以和俄罗斯的外交接触,通过谈判促成停火。这封信一经公布便引发党内保守派和建制派的批判和反对;二是就在这封信公开之前,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Kevin McCarthy)10月19日对政治新闻媒体《潘奇堡新闻》(Punchbowl News)说,考虑到美国国内的经济问题,一旦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赢得众议院,将不会继续开“空头支票”给乌克兰。这引发了参议院共和党领导层的反对。以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和资深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为代表的共和党人则强调,美国将向乌克兰提供更多援助。

这次两党内部争议主要和中期选举选情有关。目前众多预测认为,共和党很有可能赢得众议院控制权,麦卡锡将成为众议院议长。对于不对乌克兰开“空头支票”的言论,麦卡锡10月26日辩解说,自己不想切断对乌克兰的援助,只是要确保美国纳税人的钱被使用得当。他强调,众议院不会是美国政府提供军援的“橡皮图章”。

截至目前,拜登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总额超过180亿美元,其中170亿是今年1月至10月的援助金额。为了应对俄罗斯针对乌克兰的导弹袭击,拜登10月14日还授权向乌克兰提供额外的7.25亿美元安全援助,包括来自于美国国防部库存的弹药武器以及装备。在美国的敦促下,西班牙将向乌克兰提供额外的防空系统,德国则向乌克兰交付了4个IRIS-T防空系统中的第1个。欧盟主席冯德莱恩10月25日宣布,将在2023年援助乌克兰180亿欧元。

麦卡锡本周辩解的言论凸显了中期选举前共和党人保持的微妙平衡。但这也是他的权宜之计。众议院有相当数量在防务问题上持亲乌抗俄立场的鹰派共和党人,如果他此时在援乌问题立场上出现倒退,将不利于他明年竞选众议院议长一职。

民主党方面,这封关于敦促拜登政府和俄罗斯谈判的信也会削弱民主党支持乌克兰的立场。很多人担心,它被公开的时机会影响民主党的众议院选情,尤其是对那些选情焦灼的选区。在俄勒冈州,已经出现传统蓝色选区翻红的可能性。民主党想要赢得选票就是要向选民强调,在共和党人争论是否继续对乌援助时,民主党坚持对乌援助符合美国价值观利益。

个别民主党人对这封信的公开表达不满,也是因为感觉自己被边缘化,或者被蒙在鼓里,是民主党不团结的象征。有的进步派议员甚至后悔署名。进步派连线成员雅各布(Sara Jacobs)在推特上说:“在6月30日签署这封信,但是从那以后(俄乌战争)发生了很多变化。我今天不会签署的。”

值得注意的是,这封信起草的时候也是拜登5月31日在《纽约时报》发文提到美国在乌克兰“可为”和“不为”的时候。当时,拜登提到俄乌战争最终还是要通过外交接触予以化解。只不过,后来出于军工和地缘战略利益以及道德上的压力,拜登多次强调,不会对乌克兰发号施令,不会施压泽连斯基和俄罗斯谈判。但随着中期选举的逼近,民主党候选人越来越意识到,俄乌战争加剧的高通胀、高油价很有可能导致民主党选票流失。进步派党团选择公开这封信,或许也是出于缓解选民对经济衰退和高通胀担忧的政治考虑。

进步派党团主席贾亚帕尔称,这份信是被工作人员在未经审核的情况下发布的,自己对此承担责任。但无论众议院民主党人如何辩解,这封信已经暴露了民主党党内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分歧。加州民主党众议员卡纳(Ro Khanna)认为,不应该撤回这封信,因为这封信反映常识,“我们支持军援乌克兰,但我也支持外交,正如拜登总统所说,我们正处于核战争的风险。重点在于确保战争不会升级”。

中期选举后,民主党此次内讧很有可能被共和党利用。一旦共和党夺回众议院,麦卡锡等共和党人就有可能利用民主党党内这一分歧,顺理成章阻碍相关对乌援助预算的通过。如果他担任议长,作为特朗普的支持者,很有可能在对外议程上凸显“美国第一”理念。从当前共和党众议员候选人的竞选来看,特朗普支持的参议院和众议院候选人仍坚持“美国第一”,对美国援助乌克兰持批判和反对态度。比如,俄亥俄州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万斯(J. D. Vance)称,他不关心乌克兰发生了什么,美国应该担心南部边境非法移民的涌入。

虽然目前对乌援助仍是两党共识,美国新的议长也不太可能明确反对这种援助,但可能在相关预算议案通过的过程中设置一些障碍,影响对乌援助的速度和力度。拜登政府对俄乌战争的处理手法也会被迫发生调整。根据美国NBC报道,由于担心共和党赢得中期选举,民主党控制的参议院计划在明年新一届国会开启前强推500亿美元的对乌援助。

但不可否认的是,对乌援助的顾虑也是“跨党派”的存在。党内和两党之间一旦出现分歧,就是值得关注的最大变化。尤其在俄乌冲突进入关键期,美俄相互升级“核威慑”之际,美国国内的这种内讧很容易对俄罗斯发出“美国两党共识开始瓦解”的信号。本周,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了战略核武器军演。

随着冬季的到来和全球经济衰退风险的加剧,中期选举后华府两党党争,可能会决定美国以多大力度和时间跨度援助乌克兰。这对美国选民和政治精英都是一种考验。拜登和民主党人需要向美国纳税人说明,美国为何值得持续援助乌克兰,或者至少让选民相信为何对乌援助不会成为麦卡锡所说的“空头支票”。而普京也在根据美国国内的政治周期和对乌援助节奏进行调整。

发布时间:2022年10月30日 来源时间:2022年10月2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