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快报:美中竞争有利于非洲发展

作者:J. Zhou   来源:美中故事汇  已有 56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中关系快报》第114期

【编者按】 哥伦比亚大学新闻系教授、前《纽约时报》驻华记者傅好文 (Howard French) 于今年8月10号在美国国际政策杂志《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 上发表长篇论文,题为 “大国竞争有利于非洲的发展:美中竞争令双方给予非洲‘最优方案’ ” (A Little Great-Power Competition Is Healthy for Africa: U.S.-China competition could benefit Africa by forcing each side to offer what it thinks it is best at) (点击阅读全文)。傅好文称,尽管身处民主体制,但他乐于见到中国在非洲不断扩大其影响力,因为此举可“倒逼”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世界不断调整和完善对非政策。美中双方在非洲公开、直接、全方位的竞争使得两国设法提供给非洲更有效和切实的发展方案,从而令非洲的硬实力和软实力得到提升。今年5月,傅好文还在美国的《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发表题为“当美国沉睡,中国变得不可或缺”(When America Slept, China Became Indispensable)的文章。2014年,他出版了专著《中国的第二大陆:百万中国移民如何在非洲建立一个新帝国》(China’s Second Continent: How a Million Migrants Are Building a New Empire in Africa)。

奥巴马政府曾担心中国向非洲输出其政治模式。在奥巴马执政期间,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曾说,非洲领导人可以从西方学到更多的东西。与西方国家相反,中国政府认为发展中国家的国内政治纯粹是内部事务,外国不得干涉。不过,随着中国与非洲合作领域的扩大化,这一官方立场有所松动。比如,最近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在坦桑尼亚开设党校,向当地执政党传授其治国理政的经验。

对美国民主模式的偏爱与希望看到中国扩大与非洲的交往范围并不矛盾。他曾在中国生活六年,认为中国的威权体制有能力以远超大多数非洲国家的活力和纪律来构思和执行政策。此外,美国和西方国家对非洲的发展援助一直以来都成效甚微,除了培训选举工作人员外,没有产生实际的成果。中国则在非洲各地建设了切实的基础设施,给非洲人民的生活带来了积极的影响。

非洲目前面临重大的政治问题,来自美中双方对非洲能力建设的积极投入或许能有助于非洲摆脱发展困境。自上个十年中期以来,非洲地区无效或腐败的民主政权已被军事政权或其他形式的独裁政权所取代。在仍然举行选举的非洲国家,领导人早就掌握了修改或重新解释宪法和其他法律的方法,比如修改或重新解释旨在防止领导人掌权数十年的任期限制。例如,在备受西方青睐的卢旺达,长期执政的领导人保罗·卡加梅(Paul Kagame)就每选必胜,但却从未受到西方的谴责或制裁。卡加梅最近甚至宣布他还要再执政20年,并说,“我对此没有任何异议。”多党制民主国家的政党与特定的族群建立密切联系之后不但进一步加剧了社会分裂,还扩大了世袭政治的毒害。即使在加纳和肯尼亚等拥有相对成功的多党制的非洲国家,竞选已经没有对不同政策选项的认真讨论,而是被类似美国风格的大量募捐和花费政治献金所左右,它所带来的腐蚀效果可想而知。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美国和中国在非洲治理方面更公开和直接的竞争可以迫使西方在与非洲的交往中采取“早该采取”的谦逊态度。傅好文称道,西方国家的非政府组织和非营利组织多年以“能力建设”为名义而肆意挥霍(西方国家政府的发展援助)资金,这实际上是“一笔无效的花费”和“一个巨大的骗局”。在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世界,选民很容易被政客们的操纵性言辞所蛊惑,认为在第三世界国家投入资金等同于浪费,但他们不知道的是,非政府组织和非营利组织长期以来一直是大量所谓对外发展援助支出的主要受益者。如今,(这些国家的政府)应该改弦更张,用有效的行动与中国在非洲比拼各自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

同时,中国和西方之间的竞争也可以检验非洲国家民主选举的实际价值。如今,美国正在经历一场民主危机。无论是2021年初美国国会大厦遭特朗普狂热支持者冲击的事件,还是在全国范围内使用不公正划分选区的做法,人们对美国民主的信任正在慢慢消失,这使得美国在推动其他国家民主建设方面处于弱势。此外,欧洲近年来也出现了右翼民粹主义的抬头和民主的倒退。因此,基于推动非洲民主发展的长远考虑,西方应该摒弃从前的傲慢态度,在治理问题上更坦率地与非洲国家接触。西方需要找到有效减少非洲各级政府腐败的方法。联合国也应与非洲国家努力合作,制定将选举与真正的治理成果联系起来的方法,从而促进提高当地学生的入学率、改善教学质量和设备质量、提供可负担得起和可靠的电力和互联网服务的公用事业以及更好的公共交通选择。

当然,尽管北京声称自己的政治体制比民主体制更加有效率,与西方国家一样,中国的体制亦不可能避免腐败。但在过去两代人的时间里,中国以史无前例的速度和规模建设了公共基础设施,大幅提高了其官僚机构的效率和提供服务的能力。虽然这并不代表非洲国家可以或应该复制中国的模式,但是中国可以向非洲国家传授建立国家当务之急的重要性,并培养一个训练有素的政府机构来落实这些当务之急。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加纳经济分析师布莱特•西蒙斯(Bright Simons)称西非地区的公共政策的制定和基础设施的建设“难以置信地缺乏战略意义。” 西蒙斯对《外交政策》表示,加纳公务员制度的主要目标似乎不是绩效,而是“逃避工作”。如果中国通过培训工作人员、使用绩效指标考核或分享自身经验的方式来帮助改变这种状况,这将是中国可以为非洲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潜在领域。

因此,在非洲地区发展与合作方面,美国不应习惯性地对中国感到恐惧和偏执,而是要着眼于如何在两国的竞争中更加有效地实现自己的目标。2020年底非洲民调机构“非洲晴雨表”(Afrobarometer)一项针对非洲18-38岁年轻人的民调显示,非洲人民仍然更加偏爱美国及其发展模式。与此同时,美中在非洲地区政治影响力的竞争可能会促使西方重新思考自己帮助非洲改善治理和能力建设的方法是否有效。在这个多元化时代,无论是在政治治理和能力建设的软实力方面,还是在基础设施建设的硬实力方面,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都有义务采取比冷战时期更加透明和道德的手段与他国进行竞争。

发布时间:2022年10月01日 来源时间:2022年10月0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