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美国对华政策的危险失衡状态

作者:崔立如   来源:中美聚焦  已有 36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二战结束,美国成为拥有压倒性实力优势的头号强国,作为美国外交思想和全球战略理论基础的现实主义,遂自动升格为霸权现实主义。其核心思想是,在本质上属于无政府状态的国际社会,美国必须占据主导地位,也就是扮演当仁不让的老大角色。在赢得对苏联的冷战之后,美国霸权俨然成为维护后冷战国际秩序的中心权力支柱。

多年来,在美国持续构建的国家利益和观念话语体系作用下,霸权现实主义思维逻辑也成了美国两党精英和多数国民意识中不容置疑的政治正确。任何国家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只要被视为对美国霸权地位构成挑战,都是不能容忍的。中美关系骤然转变为战略竞争关系,就是因为华盛顿认为中国的发展已对美国构成这种挑战。

中国说这是误解误判,中国只为发展自己,无意取代美国。美国说不存在误解误判,中国已成为实力接近美国的超级大国,在地缘政治和一些重要问题上与美国存在日益凸显的利益冲突,并坚持与西方不同的国家意识形态,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非中国莫属。显然,霸权现实主义的思维逻辑不接受中国的和平发展理论。以霸权的锤子思维,中国必然是最大的钉子。

在设定中国为主要对手的大政方针之下,美国对华关系的议题处置往往会因白宫易主而有所调整。2016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出人意料地战胜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入主白宫。以“美国优先”为第一外交原则的单边主义,成为霸权现实主义的政策呈现方式。特朗普主要代表了美国国内偏保守的利益群体和白人蓝领阶层。以反对华盛顿权势集团为旗号,操弄民粹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诉求,成为其外交政策的突出特征。与此交织发生重要作用的,还有两党政治极化对美国外交政策的强烈拉扯。上述发展在美国对华关系上表现最为明显,贸易战,关税战,脱钩措施,打台湾牌,把中美关系推入螺旋式滑落轨道。随后,特朗普又将其对新冠疫情的灾难性应对嫁祸中国,致使美国对华政策进入完全失衡状态。

2020年,拜登作为反特朗普势力联盟代表赢得总统大选。很多人期望他会对特朗普对华政策的危险失衡状态有所纠正。结果表明,这种期望是不实际的。霸权现实主义思维决定了美国对华战略竞争的基本架构,美国自身政治社会危机是特朗普现象的根源,拜登上台不会改变前者,特朗普下台也不会改变后者。而其十分脆弱的政治地位,使拜登的对华政策更加受制于美国国内经济社会重大议题和党派斗争的拉扯。

避免民主党在今年中期选举中失去对国会的控制,是拜登头号当务之急。拜登上台以来的对华政策表明,他无意在对华政策上耗费已十分稀薄的政治资本。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不久前的访台事件表明,美国对华政策失衡状态的严重后果之一是使台湾问题不断升温,将台海局势推到危机的边缘。

在美国霸权现实主义政策导向的强力作用下,我们必须面对战略竞争已成为中美关系主导面这一现实。双方之间的政治互信程度对竞争展开方式和产生的影响至关重要。当下,中美之间的政治互信已降至建交以来最低点,两国关系发展前景日益不确定,台湾问题成为最危险的爆炸点。为此,风险管控需提到最重要的位置。

美方在对话中提出“护栏”概念,然而,如果不能在产生风险的政策层面进行管理,而只是把注意力放在操作层面,充其量只能在微观层面上对减少引爆危机的风险起些许作用。当前的形势表明,佩洛西访台这种冲撞底线的政治操弄和政策冒险如果持续发生,中美之间的政治互信将荡然无存,两国关系将滑向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灾难性境地。所以,风险管理必须提升到战略层面,就美国自身政治失衡状态对台海局势造成的巨大风险进行必要管理是当前的首要目标。

(本文为作者在太和文明论坛上的发言)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15日 来源时间:2022年09月1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