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沈大伟:措辞强硬,也向北京伸出橄榄枝,布林肯的演讲并没有多少新意

作者:沈大伟   来源:中美聚焦  已有 29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在上台16个月后,拜登政府的一名高官终于发表了一次重要的公开演讲,概述了政府的总体对华政策。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的这次演讲由亚洲协会促成,演讲地点是我所在的乔治·华盛顿大学(我是听众之一)。

亲耳聆听他滔滔不绝的演讲,之后又仔细加以阅读,给我的最深印象是,布卿的这篇讲话并没有多少新意。它主要是历届政府的声明和“讲话要点”的集合,尽管是首次被写入一份演讲或官方文件中。从这方面说,它是令人失望的。

同样引人注目的是,布林肯在演讲中至少花了一半时间重申美国的总体外交政策和拜登政府的国内技术革新计划,而不是关于中国本身。诚然,国内技术因素关系着与中国的竞争,但人们想知道,为什么这个问题在演讲中被特别强调?

明显的缺失是,演讲没有谈及,在中国国内、地区和全球,美国希望看到和欢迎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中国?什么样的中国更容易让美国与之合作?布林肯的确谈到有可能与中国合作的具体领域,但那与阐明希望中国在国内国外如何演变的建设性愿景是不同的。可以肯定的是,近年中国的许多行为都非常负面和不稳定,北京理应因其恶劣行为受到批评。而在北京及其政策似乎相当稳固的当下,就中国的演变和中美关系提出建设性愿景也许很困难。

同样让人吃惊的是,演讲中没有任何关于战略的讨论——这个问题与政策是两回事。布卿列举了一长串人们熟知的政策问题和美国对中国行为的抱怨,但解决这些问题的综合战略在哪里?也许演讲的机密版本中有(此次演讲据称是较短的公开版本),但布林肯所谓的“投资、协同、竞争”三部曲无法与一个综合成熟的战略相提并论。

要说演讲的概念性核心,那就是,布林肯和拜登政府显然将中国视为一个修正主义大国,试图破坏并重塑二战后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所以,美国与其民主国家盟友要抵制它。布林肯说:

“中国是一个具有巨大影响力的、雄心勃勃的全球大国……中国是唯一不仅意图重塑国际秩序,其日益增强的经济、外交、军事和技术实力也让它能够这样做的国家。北京的愿景将使我们远离过去75年让世界取得如此进步的普世价值。”

出人意料的是,布林肯避免将中国描述成亚洲地区的修正主义国家。不过他表示:“我们无法指望北京改弦更张。因此,我们将塑造北京周边的战略环境,以推进我们建设开放、包容的国际体系的愿景。”然而,除了短暂地提到AUKUS、Quad、最近的美国-东盟峰会以及拜登总统日前对该地区的访问,他没有给出美国将如何在亚洲地区对付中国的具体措施。同样值得注意的缺失是,他没有讨论美国打算如何在南方国家反击中国,或如何利用美欧跨大西洋联盟对付中国。

在讨论中国各方面的行为时,布林肯倒是恰如其分地坦诚,但他没有像前特朗普政府官员那样尖刻、意识形态化或带有侮辱性。例如他说:

“我们同中共和中国政府有巨大分歧。但这些分歧是政府和制度之间的,不是我们人民之间的。”

布林肯还详细地谈到美国对中国的不满,包括剽窃技术、强制技术转让、商业间谍活动、切断供应链、重商主义行为、不平等的市场准入、禁止美国媒体进入中国、电影发行中的不平等以及商业领域里的其他问题。布林肯对这些不平等直言不讳:“缺乏互惠是不可接受的,也是不可持续的。”

在批评中国的同时,他还明确警告美国商界:“我们认为,也希望商界理解,进入中国市场,绝不能以牺牲我们的核心价值观或长期竞争力和技术优势为代价……我们将努力确保美国公司在商业活动中不助长或获利于对人权的侵犯,包括强制劳动。”这是亟需传递给美国商界的信息,但美国企业长期以来的行为表明,布林肯的警告不会受到重视。在美国企业的董事会里,利润总是在价值观之上。这种情况必须改变,但要做到这一点,国务卿的一次演讲还远远不够。

为了平衡其强硬措辞,布卿特意向北京伸出橄榄枝:“即使我们投资、协同和竞争,我们也会在双方利益一致的领域与北京合作。”他再度提到人们耳熟能详的一系列潜在合作领域:气候变化、新冠疫情和公共卫生、防扩散和军控、非法麻醉品、粮食安全,以及全球宏观经济协调。

布林肯还有针对性地讲了四点重要声明,以安抚北京:

● “我们不是在寻求冲突或新冷战。相反,这两样我们都决心避免。”

● “竞争不必导致冲突。我们不寻求冲突,并将努力避免它。”

● “我们不寻求阻止中国发挥大国作用,也不寻求阻止中国……发展其经济或增进人民的利益。”

● “我们不寻求改变中国的政治体制。”

这些声明意义重大,但北京是否相信它们却高度存疑。事实上,这些提法在华盛顿也没有得到广泛认同。

布林肯还特别积极地谈到继续欢迎中国学生到美国留学,并表示“我们可以在不关闭国门的情况下对国家安全保持警惕”。他还赞扬了美籍华人的贡献,同时谴责针对美国亚裔的种族主义和仇恨。

布卿演讲中有关台湾的部分是标准的陈词滥调。美国总统拜登上周在东京出人意料地明确声称,美国“承诺”在台湾受中国大陆攻击时通过“军事干预”保卫台湾。与之不同的是,布林肯没有发表这样的挑衅性声明,相反,他重申了“一个中国政策”、“与台湾关系法”、三个联合公报和“六项保证”。他还明确警告说:“我们不支持台独。”这是非常重要的政策重申。不过,布林肯指责北京“日益胁迫”台湾,他还对发生“意外冲突”的潜在危险表示担忧。对此他表示,“我们已将与北京的危机沟通和降低风险措施列为优先事项”。这一直是拜登政府的优先事项,但到目前为止,北京方面对此类机制没有表示出兴趣。

总之,布林肯国务卿的这篇演讲实属姗姗来迟,它是值得欢迎的。正如布林肯自己最后所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所带来的挑战,其规模和范围对美国外交将是前所未有的考验。”

在列出中国对美国(及许多其他国家)所构成的一长串政策挑战之后,接下就是最困难的部分:制定出一个应对这些挑战的综合战略。

作者系乔治·华盛顿大学艾略特国际事务学院席格尔亚洲研究中心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教授;原题《拜登政府对华政策出台》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9日 来源时间:2022年06月0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