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拜登印太经济框架的“致命伤”

作者:冰汝   来源:冰汝看美国  已有 39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拜登从5月20号到23号展开了对韩国和日本为期5天的访问,这是拜登上任后对亚洲的首次访问,也打破了美国总统访问亚洲时先日后韩的传统。

这次拜登访问韩日的核心是宣布建立印太经济繁荣框架(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 for Prosperity,IPEF),十三个创始国包括美国、印度、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文莱、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西兰、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占到世界经济的40%。

美国政府官方中文文件是这样介绍IPEF的:框架将侧重于四个主要目标:协调努力以确保供应链安全、扩大清洁能源、打击腐败和为更大的数字贸易铺平道路。

贸易:寻求建立高标准的、包容的、自由及公平的贸易承诺,并制定贸易和技术政策中的新型且有创意的方针,推动能够驱动经济活动和投资、提倡具有可持续性和包容性的经济增长并惠及劳动者和消费者的范围广泛的一系列目标。我们的努力包括但不限于在数字经济中的合作。

供应链:致力于改善我们的供应链的透明度、多样性、安全性和可持续性,以使它们更具复原力并更好地一体化。我们寻求协调危机反应措施;扩大合作以便更好地应对并减轻种种干扰的影响,从而更好地确保经营的连续性;改善物流效率和支持;并确保对关键的原材料和加工材料、半导体、至关重要的矿物和清洁能源技术的获取。

清洁能源、去碳化和基础设施:根据《巴黎协定》为支持我们的人民和劳动者的生计的各项目标和努力,我们计划加速清洁能源技术的开发和部署,以使我们的经济脱碳,并建设对各种气候影响的抗御力。这涉及深化就各项技术、包括优惠融资在内的调动融资以及寻求各种方式以便通过支持发展可持续的、持久的基础设施并提供技术帮助来提高竞争力并增强连通性进行合作。

税收和反腐败:致力于通过依据现有的多边义务、标准和协议,颁行并执行有效的、强有力的税收、反洗钱及反贿赂制度,在印太地区遏制逃税及腐败行径,以便增进公平竞争。这涉及分享专长并寻求各种途径,以支持推动负责任的、透明的制度所必须的能力建设。

我们将根据合作伙伴之间的磋商继续识别更多的合作领域,以增进我们的共同利益,旨在推动地区经济的连通性和一体化。我们期待着共同创造有利环境,以增强我们的经济体之间的商务、贸易和投资的流动,并为我们全体市场中的劳动者、公司企业和人民增强各项标准及获得机会的途径。

13个成员国都将获准在四个领域中选择一个方面谈判,而不必对所有领域都做出承诺。谈判范围在6月底或7月初前划定,拜登政府则希望能在12至18个月间敲定协议,然后将其提交给各国政府进行批准。

印太经济框架的诸多细节尚未敲定,但有一点可以明确:这项计划并非降低关税或者以其他方式开放美国市场准入的传统贸易协定,它的目标是促进共同的经济标准。

除了缺乏细节,印太经济框架还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包括成员国具体如何实现上述目标?政府能够提供什么具体的激励措施?哪些国家将重点发展哪项政策支柱?

美国内外提出质疑

华盛顿智库CSIS的专家认为,印太经济框架中最令人惊讶的一点是,拜登选择了较弱的语言,以此来换取更多的参与国。比如,IPEF情况说明书中没有提到谈判,贸易支柱仅仅提及美国将与合作伙伴全面接触。那么这对于未来启动正式谈判意味着什么?目前不得而知。

《纽约时报》形容印太经济框架是一个定义松散的新经济集团:“该联盟将使美国与日本、韩国和印度等地区强国走到一起,在世界增长最快的地区建立新的商业规则,并提供一个替代北京领导地位的选择。但由于担心国内自由派的反对,拜登的新伙伴关系将避开传统贸易协定的市场准入条款,这让人怀疑它的意义有多大。”

美国国内的劳工团体则对任何新的宽泛承诺持怀疑态度,包括可能导致医药和其他服务行业等领域进行更多外包的数字条款。

而在国外,印太经济框架缺乏明确的贸易条款,让成员国的扩张的前景较为暗淡,尤其是在东南亚地区。CSIS在今年4月的一份报告中指出,IPEF成功的关键取决于美国多大程度上能够吸引来自东南亚、南亚和太平洋地区的发展中国家。而在东南亚,缅甸、老挝、柬埔寨都没有参与,环太平洋国家加拿大、墨西哥、秘鲁和智利都没有受到邀请。太平洋岛国也缺席了IPEF的启动。

区别TPP-RCEP-IPEF

拜登没有像日本、新加坡和其他国家希望的那样,重新加入CPTPP伙伴关系。那么CPTPP和前身TPP与现在拜登提出的印太经济框架有何不同呢?

新框架中的成员与TPP成员重叠,但并不完全一致。七个国家将同时属于两个协议,但TPP的几个成员没有签署该框架。

而中国领导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式生效不到五个月后提出的,RCEP把15个亚太经济体连接起来,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贸易集团。RCEP成员国同样包括了日本和韩国,以及东盟10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覆盖23亿人,占全球经济30%。RCEP形成的伙伴关系被认为更侧重通过取消关税和繁文缛节来促进贸易。

过去美国总是形容TPP是印太地区贸易协议的黄金标准,致力于扩大贸易准入、保障劳工权利、提高透明度、解决环境和气候变化问题。而印太经济框架则只保留了TPP对标准的制定,放弃了贸易协议方面的内容。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近日直言:TPP的“最大问题”是“美国在国内没有获得支持以让它通过国会。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惨烈的教训,即TPP最终是相当脆弱的,美国无法兑现,这对我们非常有指导意义。”

而拜登政府从TPP降级到IPEF这样的做法,虽然可能扫清国内的障碍,但却减弱了国外对印太战略框架的接受度。对于印太经济框架最直截了当的公开批评之一来自日本前外相河野太郎,他在本月早些时候访问华盛顿时谈到,新框架缺乏硬性承诺,印太经济框架只会破坏CPTPP。河野说:“拜登政府正在谈论的印太经济框架,我想说还是算了吧。” 有日本学者指出,美国之前推出TPP已经削弱了日本对印太经济框架稳定性的看法,即使拜登不遗余力地推广印太经济框架,也不能保证下一任美国总统会这么做。

万一2024年特朗普又上台了呢?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29日 来源时间:2022年05月2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