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拜登首访韩日有突破,开启了印太集团对抗的序幕

作者:丁咚   来源:亚欧视点  已有 26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拜登自入主白宫以来的首次亚洲行已接近尾声,随着其在韩国和日本外交活动的展开,概貌已初步显现。

对过往美国总统访问日韩惯常的先日后韩次序的调整,凸显出拜登当局的良苦用心:

美日关系牢固,日本政府从自身的战略需求出发,自觉地参与美国的大国竞争战略,并自愿成为美国在东亚-西太平洋可靠的战略支柱和基地,充当美国在该地区直至印度-太平洋地区实施地缘经济、政治和外交战略的左膀右臂,因此,它要趁亲美的尹锡悦政府成立伊始之机,修复前文在寅当政时期美韩趋于弱化的同盟关系,推进美国的战略议程并寻求韩国新总统的支持,将其纳入美国转型后的新战略体系和新的地区架构中,使其扮演比以往更重要的角色。

拜登当局对韩国前总统文在寅的不满通过一个细节表现出来:

白宫婉拒了文在寅在拜登访韩期间会面的愿望。

拜登当局对韩巧施外交手腕,积极“对表”新总统施政构想,重塑、充实并升级美韩传统的军事同盟关系,在照顾首尔的合理关切和顾忌的基础上,在把韩国拉入美国的大国竞争战略体系,以经济和科技为切入口,促使韩国成为美国在全球和地区与头号对手进行持久竞争和对抗的“棋手”,密切美韩的战略合作等方面,取得了重要的突破性进展。

相比较前总统文在寅在疫情严重背景下需要亲身访美求见拜登不同,这位美国总统打破历史记录,在韩国新任总统入职刚届10天之际到访首尔,针对颇为注重“面子”的亚洲文化采取灵活姿态,达到了其希望达到的外交效果,主要体现于美韩取得的三个方面重大成果上:

首先是美韩总统同意,将双边同盟关系提升至“全球全面战略同盟关系”。

迄今为止,美韩关系是在朝鲜战争期间及之后形成的军事同盟关系,在“同盟关系”之前增添了三个关键词——“全球”、“全面”和“战略”。

这是拜登对尹锡悦施政愿望的某种迎合。

在尹锡悦当选为韩国总统前夕,朝鲜加大了导弹试射的力度,并传言可能进行新的核试验,朝鲜半岛的核导威胁重新进入舆论中心,历任韩国政府最介意的首当其冲是在朝鲜核导威胁之下的国家安全问题,而现任政府比文在寅政府在对朝态度方面更显强硬,因此拜登到访后就着意派发“定心丸”,重申致力实现半岛无核化目标,同意今后加大联合军事演习的规模,并声称必要时在韩国部署更多美国武器。

美国提升美韩同盟关系,无疑将加强韩国的国家安全,是尹锡悦政府所乐见的,同时,本届政府特别强调“经济即安全,安全即经济”,韩美双边关系应该随着国际贸易和供应链秩序的新环境而变化。

将美韩军事同盟关系扩展至包括经济在内的“全面”水平,深合尹锡悦政府的施政构想,但拜登当局的外交手腕在于,趁机将自身的意图贯彻到美韩新升级的同盟关系内涵中,美韩关系提升为具“全面性”、“全球性”和“战略性”,无疑是在根本上与美国当前将大国竞争作为国家核心战略、与头号对手在全球特别是印度-太平洋地区展开全面、持久的战略竞争“合拍”的,通过这一关系新定位,韩国自觉不自觉地被拜登当局“引入毂中”,虽然不会立即要求首尔作出什么了不起的事,但假以时日,这种关系模式下迟早会进行实质性的合作。

拜登和尹锡悦政府在维护双方经济安全利益方面几乎是“惺惺相惜”,一拍即合的。正如前述,尹锡悦政府在加强经济安全方面有自身构想,但这正好也与美国谋求在全球和地区层次加强经济参与并主导本世纪的经济贸易、高科技、数字经济、基础设施建设、脱碳、税收、反腐等一系列领域的规则制定和执行权高度契合的。

以此为背景,拜登通过此访与韩国达成了第二个重大成果,决定缔结“经济安全同盟”,扩大和深化双方在半导体、电池、原子能、宇宙开发、网络等新兴产业领域的实质性合作,并在双方政府幕僚机构之间创建讨论经济安全热点问题的“经济安全对话机制”。美韩关系从传统的军事同盟顺延至经济同盟、科技同盟,强化经济安全和高科技合作,就使韩国自然进入了美国在本世纪基于大国竞争战略背景、将其与首要对手的战略竞争的核心定位于经济和科技领域并将对抗的重点转向着力打造新兴全球和地区经济架构的轨道上。

韩国新政府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否认韩美总统会谈中涉及到供应链排他性内容,颇有“此地无银三百两”意味。

拜登当局因应尹锡悦政府希望韩国成为“全球枢纽国家”的心愿,推动韩国成为美国本届总统首次亚洲行的重头戏——创建“印太经济框架(IPEF)”的创始成员国,就变得顺理成章。

这也是拜登韩国行的第三个重大成果。尹锡悦政府与前任政府在大国关系方面总是将平衡摆在首位的倾向拉开了距离。

美国总统罕见地“屈尊”访问新政府刚刚成立的韩国,对于一个地区性大国来说,是颇感荣耀的。尹锡悦一高兴,不仅满足了拜登当局亚洲行的主要诉求,而且在与拜登的会见中,邀请了韩国十大企业集团的首脑参与,承诺大幅增加韩企对美高科技投资,使拜登不虚此行。

拜登对韩国的访问,更像是在一张白纸上绘就一幅崭新的蓝图,是从零到有的突破,而其对东京的访问则侧重于在现有牢固的美日同盟关系基础上,使双方围绕大国竞争而作出的战略部署正式落地,或者深入推进。

重点方向为军事、政治和外交的印太战略框架下的“四方安全对话(QUAD)”线下峰会继第一届在华盛顿举行后再次在日本召开,具有很强的象征性——日本是美国实施印太战略在东亚-西太平洋的枢纽,与此同时,新创建内涵极为丰富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选择由美日联袂首次公开并在东京举行磋商会,都强烈凸显出美国对日本的高度信任和倚重,同时也表明,日本将在美国基于大国竞争背景的全球和地区战略的规划、实施和发展中扮演关键角色,这是韩国所不能及的。

拜登同样对日本的关切给予了积极回应,称要共同应对朝鲜核武威胁、呼应岸田文雄首相的“没有核武器的世界”理念,在支持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维护日本防务以及支持日本在东海、南海反对单方面武力改变现状等诉求方面,也进行了肯定的表态。

作为拜登首次亚洲行的核心任务,宣布本届美国政府酝酿达一年多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是重要环节。共有美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及东盟七国成为其创始成员国。

此举事实上宣示了美国正在告别冷战后由其亲自缔造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旧世界”,告别旧的大国关系模式,开启了另起炉灶、“你搞你的、我搞我的”、推动创建和发展适应前总统特朗普所宣称的“大国竞争新时代”的新的国际架构并进行集团式对抗的序幕。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23日 来源时间:2022年05月2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