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裘援平:回望破冰之旅,启迪中美未来

作者:裘援平   来源:华智全球观察  已有 55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尼克松访华暨“上海公报”的发表,是一个值得纪念的重大事件。我清楚地记得,1972年2月21日,我与几十个人挤在一台电视前,目睹了尼克松总统走下飞机,与周恩来总理握手的那一刻。热烈的欢迎仪式,总统夫人橘红色的大衣,冲击着人们的视觉,驱赶着冬日的寒冷,也掀开了中美关系全新的一页,为双方建立外交关系开通了道路。

之后40多年间,两国曾长期处在冷战环境中,也经历过冷战后的风雨和坎坷,对话和接触、摩擦和矛盾、遏制和冲突都出现过,然而接触与合作构成中美关系的主基调,两国都从中获得了巨大收益,结果不仅改变了中美,也改变了世界,这是任何人都难以否定的一段历史。

然而50年后的今天,否定历史的声音不绝于耳,中国被视为美国首要战略竞争对手,中美关系也到了所谓新冷战的边缘,讨论的都是如何避免新冷战甚至台海一战,这不能不引起两国战略学界和有识之士的反思。我不想卷入自由主义与现实主义的辩论,因为中国有自己的历史观和认识论。历史是最好的老师,教益就在走过的路上。中美关系出现今天的局面,问题出在哪里,如何拨乱反正,避免冷战热战?历史给了我们几点启示:

第一,要避免误读历史而重蹈覆辙。美国国内有种观点认为,对华接触战略是“美国近代史上最严重的战略失误”,错在允许中国在未满足特定条件之前就融入了自由主义资本体系,利用有利的贸易条件实现崛起,本可以通过遏制战略阻止和迟滞中国的崛起,就像冷战整垮了苏联一样。这是一种反事实的历史推论。中国不是前苏联,中国具有很强的自主探索和自我纠错能力,主动摈弃闭关锁国政策并实行改革开放,积极融入国际体系和世界经济,凭借市场规模、资源禀赋等比较优势,在世界经济体系中实现了快速发展。冷战后众多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勃兴,走的就是这条共同路径。这是中国自身的战略选择,是与全球化发展逻辑和市场经济规律相互作用的结果,不是什么人的恩惠,更不是外界所能塑造的。苏联解体同样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其中内因是最主要的,而不完全是所谓冷战的“功劳”。这个对历史的严重误区,虽然不是今天讨论的议题,但却有很大的相关性。基于对冷战历史的误读、对时代变化的冷漠,想重拾冷战剧本以搞垮中国,是注定会失败的。

第二,要避免误判形势而倒行逆施。50年来世界发生了很大变化,认清当今时代与冷战时期的本质区别至关重要。经济全球化、世界多极化、制度网络化、挑战多元化以及人类的共生性和战争的毁灭性等等,都决定了国际社会和各国相互依存、安危与共的紧密关联度,决定了大国战争和全面对抗没有赢家。如果还在旧秩序的废墟中“拾荒”,还用分割世界、两极对抗、零和博弈、断链封堵等老套路应对一体化的新形势,终究会害人害己,殃及世界和国运。中美贸易战是鲜活的案例,教训就值得记取。

第三,要避免误解对方而以己度人。中美自建交之日起,双方就很清楚,彼此的历史文化、社会制度、发展阶段、价值理念有很大差异,支撑两国关系长期稳定发展的,是双方的共同利益、遇到的共同挑战、面对的共同问题、形成的共同关切,是对国际体系的共同依赖、对核时代大国战争和全面对抗一损俱损的共同认知。这些“共同”是两国关系和合作基础,现在谈的太少了。中国要富民强国,美国要“再度伟大”,本来就有分歧矛盾的双方,产生新的误解在所难免。越是这样越要恢复和用好各类对话交流机制,推心置腹地进行战略沟通,建立管控机制防止冲突对抗。切不可被“修昔底德陷阱”的“心魔”缠绕,按自己的霸权逻辑和对所谓“结构性矛盾”的理解,去推断对方的战略意图和走向,认定强大了就是威胁,怎么做都是挑战。如果诊断就错了,开出的处方也必定是错误的。

第四,要避免战略误断而以偏概全。美国是个注重大战略的国家,但以什么为基轴制定对华战略?是体现整体国家利益的外交战略,还是基于零和博弈规则的安全战略,或是基于市场规律的经济战略,亦或是迎合所谓“政治正确”的意识形态斗争?以不同领域的战略视角为基准,会导致两国关系定性定位乃至结局截然不同。中美关系在历史上长期稳定发展的重要经验之一,是始终在国际关系范畴内、综合各方面国家利益需要、由外交来主导。外交的本质,是用和平手段处理国际关系,而不是基于战略误判和非理性的“政治正确”,跟着冷战热战机器,甚至成为冷战工具,去谋划如何制造问题、扳倒对方。在“相互摧毁”能力高度提升的限定性时代条件下,外交更应该回归寻求和平共处的本源。近几年美方战略层面扭曲错乱,安全战略及政治和意识形态色彩突出,战略要素和话语体系都是非黑即白的对立和对抗,手段几乎无所不用其极,竞争也成了遏制打压的装潢和代名词,而接触、对话、合作、谈判等外交空间和人文交流被大大挤压,这构成中美关系顶层框架中的突出问题。如果坚持以偏概全,夸大两国关系的消极面和竞争面,就会“镜像式”地导向恶性竞争和冲突对抗,这才是最严重的战略失误。

综上所述,当前中美关系出现的主要问题,在于严重的战略误判和错误的战略选择。双方应该汲取两国关系50年历史经验,重视在根本性、战略性问题上寻求共识。以如何看世界、如何看彼此、如何看两国关系为认知起点,跳出双边关系的狭隘眼界和利益集团的私利捆绑,从全球化时代的新视角,探讨人类和两国的共同利益、共同需求和共同挑战,重塑两国关系的政治基础。中美关系的未来,不该在试遍各种竞争性、对抗性战略模式,甚至是冷战热战的废墟上搭建,如果真要把这些强加在中国头上,今天的中国也一定能“笑”到最后。正确的路径应该始于真正意义上的战略对话,拿出比前人更多的智慧和勇气来,以相互尊重、求同存异、和平共处、合作共赢的相处之道,找到新时期两国关系新的平衡点,避免中美间的冷战热战,给本国和世界人民以及子孙后代一个人道的交代、和平的未来。

(本文为作者在中国人民大学与美国耶鲁大学共同举办的纪念尼克松访华50周年暨中美关系研讨会上的发言摘要。)

发布时间:2022年03月01日 来源时间:2022年02月2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