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新政府国会在当地时间周四(1月7日)凌晨确认选举人团投票结果。拜登取得306张选举人票,将成为美国第46届总统。
当前位置:首页>拜登新政府

阿富汗撤军、中美竞争:布林肯任内第一年的危机与挑战

作者:LARA JAKES, MICHAEL CROWLEY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已有 125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安东尼·布林肯担任国务卿的第一年,可以分为两个截然不同的时代:阿富汗撤军之前和之后。

在阿富汗撤军之前,也就是塔利班于8月拿下阿富汗首都、迫使美国大使馆关闭、超过12.4万人混乱撤离之前,布林肯为了恢复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所做的努力似乎富有成效。

在特朗普执政的几年里,美国的盟友们感觉受到了苛待,他们对重新受到重视表示欢迎。四处奔走的外交活动帮助平息了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持续11天的战争。就连与中国特使公开的唇枪舌战,也成为这位新任国务卿突显拜登政府外交政策要义的时刻。

但8月15日上午,布林肯在周日的新闻节目中看起来面色苍白,为拜登总统撤离阿富汗的决定以及撤军的过程进行了辩护。

布林肯在CNN上说,“这是令人痛心的事情。”他指出,有报道称塔利班再次威胁到阿富汗的妇女和女孩。

现任和前任国务院官员以及外国外交官说,自那以后的几个月里,布林肯一直在努力进行弥补。

这并不容易。

布林肯于周一启程前往澳大利亚和斐济,继续动员盟友反对中国,但他最近的工作重点是防范最新的全球危机——俄罗斯可能对乌克兰发动军事入侵。在与外国领导人的数十次会议和电话中,他试图帮助梳理出一个针对老对手的统一应对策略。但随着任期进入第二年,他能否通过合理战略将政府重塑为一个可靠的合作伙伴,还有待观察。

从阿富汗撤军“或许是一个转折点,让人们认识到一切都出了问题,因此,对拜登来说,要真正把一切都扭转到特朗普时代之前的某个浪漫化时期,几乎是不可能的”,前美国驻也门大使芭芭拉·博丁说。她曾在外交系统工作了30年,现任乔治城大学外交研究所所长。

“这是决心在接受现实的检验,”她说。

专家们表示,布林肯还需要避免在任何时候卷入任何特定的灾难中,这有可能导致他偏离长期的政策优先事项:遏制疫情和全球变暖,为使用技术设定国际标准,为美国工人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他曾表示,这些优先事项将在未来几年引起很大反响。

与总统关系密切

布林肯总是彬彬有礼,态度谦和,是一位勤奋、谨慎的演讲者,坚持谈话要点。但他也有轻松的一面,偶尔会讲一些老掉牙的笑话和双关语。

2002年,他开始在参议院为拜登工作,至今仍是总统的安全顾问中首屈一指的人物。

“跟托尼·布林肯沟通,基本就等于直接与不在场的拜登总统对话,”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的托马斯·E·多尼隆表示,布林肯当时是他的副手。

而布林肯则试图将自己描绘成一名低调的和平使者。

在上个月访问乌克兰首都基辅期间,布林肯向乌克兰政府和公众保证,“美国与你们坚定地站在一起,支持你们为自己的未来做决定的权利,要以乌克兰人的身份塑造乌克兰的未来。”

乌克兰总统沃洛基米尔·泽伦斯基表示,布林肯的访问凸显了“美国对乌克兰独立和主权的坚定支持”。最近与国会代表团一道访问基辅的俄亥俄州共和党参议员罗布·波特曼告诉福克斯新闻,“我很高兴看到国务卿布林肯发表了这些立场强硬的言论。”

几个小时后,拜登在华盛顿暗示,如果俄罗斯下令对乌克兰进行“小规模入侵”,美国在与欧洲盟友们商讨应对办法时可能“会以争执收场”。这让泽伦斯基很不高兴。

“我们想要提醒大国的是,没有所谓小规模入侵和小国的说法,”这位乌克兰总统在Twitter上表示。“就像没有所谓的小规模伤亡和失去亲人的小悲痛一样。”

布林肯的发言人内德·普赖斯表示,在之后几天里,布林肯都在与包括乌克兰外长在内的盟友进行会谈,重申了“对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坚定支持”。

最近几天,就美国和乌克兰官员声称俄罗斯在乌克兰边境集结了约13万兵力,拜登政府因而向东欧增派3000名士兵之际,这些对话的内容愈发剑拔弩张。但布林肯表示,“如果俄罗斯愿意,他会继续推进严肃的外交解决途径。”

喀布尔之后

若有和平解决办法,布林肯也能得到机会,在2021年最后几个月的暗淡局面中有所收获。

10月,当美国冷落了最古老盟友之一法国,与澳英签下潜艇协议之后,他不得不面对愤怒的法国官员。

与中国的关系重启——这一努力被宽泛地定义为竞争、合作与对抗的混合——取得了喜忧参半的成果。11月在格拉斯哥举行的气候谈判达成了一项限制排放的协议。但中国继续向拜登政府施压,用战机骚扰台湾,入侵全球机密计算机系统中的软件,对外基础设施投资力压美国,并承诺将对外捐赠比任何国家都要多的新冠疫苗。

为了重启特朗普总统抛弃的2015年伊朗核协议而展开的谈判,似乎已经陷入死局,直到最近才有些进展。

根据美国全球领导联盟的数据,由于白宫和参议院在候选人提名上停滞不前,截止1月初,国务院仍有多达90个高级职位空缺。

除此之外,当布林肯在一年多以前上任之时,特朗普执政时期笼罩着国务院的低落士气,以及新冠病毒制造的不安情绪,已经让外交官们失去了对工作的肌肉记忆。

布林肯对亚洲的正式访问于2021年开始,也于这一年结束,这些访问是为了展示与美国合作的利好。

“确保这片全球最具活力的地区不受胁迫,并向所有人开放,与我们大家都息息相关,”他12月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表示。

在雅加达,布林肯说拜登政府已向印尼捐赠了超过2500万剂新冠疫苗,相较之下中国只捐赠了300万剂。中国指定给印尼的疫苗大多是出售获利的,目前已达到了2.5亿剂。

另一个例子是,国务院官员指出,在中国对立陶宛这个波罗的海小国发动贸易战之后,拜登政府通过美国进出口银行突然介入,向这个国家提供了援助。

这些援助受到了一些国家的欢迎,部分是特朗普政府期间被夹在美中之间的较小国家,部分是拜登当选前曾与华盛顿关系紧张的亲密盟友。

“现在轻松多了,因为我们有太多共同的价值观,也有太多共同想做的事情。”今年1月,瑞典外交部长安·林德在美国进步中心主办的论坛上说,“所以这让我松了一口气。”

然而,许多盟友担心,如果美国选民在2024年选出一个呼应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理念的新政府,这一切都将被推翻。这是伊朗核谈判陷入困境的原因之一,因为德黑兰对重启一项可能再次被另一届政府终止的协议持谨慎态度。

从阿富汗的混乱撤离也无助于缓解人们对美国可靠性的担忧。

另一位前美国大使,现为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负责全球事务的副教务长芭芭拉·J·斯蒂芬森说,这次混乱的撤离对国务院来说是“巨大的干扰”。她说,这向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等对手展示了“让我们分心的好处”。

布林肯说,他不仅对阿什拉夫·加尼总统和阿富汗安全部队在塔利班去年8月推进时的撤退感到惊讶,而且在他接管国务院时,“我们接手的是一个最后期限——我们没有接手一个计划”。

他已任命职业外交官丹·史密斯领导一个调查团,调查这次混乱的撤离行动,包括在拜登政府初期,国务院为何没有开始向战争期间为美国工作的数万名阿富汗人发放签证。

美国国会还要求高级官员解释,为何低估了美国驻喀布尔大使馆面临的威胁,最终导致大使馆关闭。官员们说,国务院已经在更积极地评估,面对即将到来的冲突,是否要关闭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大使馆,以及在基辅的大使馆。

“我们知道这很有挑战性,”布林肯去年12月在谈到从阿富汗撤军时说。“确实如此。”

Lara Jakes是时报华盛顿分社的外交记者。过去20年,她曾在40多个国家进行报道和编辑,报道过伊拉克、阿富汗、以色列、约旦河西岸和北爱尔兰等地的战争和宗派冲突。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她 @jakesNYT。

Michael Crowley是华盛顿分社的外交记者。他于2019年加入《纽约时报》,在特朗普政府的最后18个月里担任白宫记者。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michaelcrowley。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发布时间:2022年02月07日 来源时间:2022年02月0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拜登新政府国会在当地时间周四(1月7日)凌晨确认选举人团投票结果。拜登取得306张选举人票,将成为美国第46届总统。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