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新走向

坎贝尔:美国终究寻求与中国共存

作者:余东晖   来源:中评社  已有 384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白宫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Kurt Campbell)坚称美中关系的主导范式将由竞争来定义,但他承认,美中关系的本质特征是有谈判和接触元素的共存。这意味着美国将在对美国利益关键的领域与中国展开竞争,同时在有共同利益的领域与中国进行建设性接触。他说:“我相信美国终究寻求的是与中国的共存。”

坎贝尔6日出席美国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线上对话会,与卡内基的美国外交政策高级研究员米勒(Aaron David Miller)对谈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

对话进行当天,正是美国国会山骚乱一周年,美国各界在反思美国民主到底怎么啦?坎贝尔在对话一开始就表示,美国要处理好亚洲和中国的政策,前提条件是处理好美国的事情。美国要继续保持全球舞台的领导地位,就要向世界展示美国民主“完好无损”;要在国内加强投资,两党要合作,“整理好自家房屋”;在全世界要与盟友和伙伴全面接触。

坎贝尔认为,美国两党在中国和印太问题上进行着比其它外交政策和国安问题更加有效的合作,在印太问题上的跨党派性比其它地区多得多。与米勒再三提及拜登政府在印太和中国议题上错失或没能做到的事情不同,坎贝尔不认为美国国内政治限制了拜登政府在对华接触上的作为,而宣称拜登政府从一开始就在美中竞争的领域采取了最大胆和重大的步骤,包括“澳克斯”就是“70年来从没做过的重大步骤,是确保美英澳在安全前沿进行建设性合作的非同寻常成绩”。他说,拜登政府试图在印太地区的所作所为,包括与中国的谨慎的、断续的接触,都得到两党的欢迎和支持。

对于拜登政府如何看待中国的雄心与利益,坎贝尔表示,美方认为美中关系的主导范式将更多地由竞争来定义。美国将在最大化对自身有利的方面,包括创新和尖端技术方面与中国展开竞争,同时寻求采取步骤防止竞争滑向军事冲突,因疏忽导致意外遭遇等危险的方面。

坎贝尔坚称看到中国正采取与维持亚洲运行体系相对立的步骤,寻求改变这个体系来有利于中国自己,这令美国感到不安和不稳。他几次提到这不是关于“美国统治”,而是美国要继续保持在全球舞台上的领导地位,同时也理解中国的关键作用。他说:“我相信美国终究寻求的是与中国的共存(coexistence)。”

米勒认为美国在对华竞争中应当定义自己最关键的核心利益,他问坎贝尔如何看待美国的核心利益?坎贝尔一方面表示,中国带来的挑战是多面向的,几乎遍及所有领域;另一方面又再度表示,“对于美国和中国的这一代人来说,最重要的是认识到,有需要谈判和接触元素的共存,是我们两国关系的本质特征。”

坎贝尔解释,这意味着美国需要定义在哪些领域需要捍卫和竞争。他举例,许多中国人认为美国正在衰落之中,现在是中国登上全球舞台成为新领导者的时候了。他称,美国要显示自己有独特能力再焕生机,向前竞争,获得成功,让每个人理解,美国将在全球舞台不断领导下去,以此证明中国人赌美国衰落是“亏本生意”,“寻求把美国排除出去是错误的”。

与此同时,坎贝尔也表示,相信美中关系和全球政治都要求进行一定程度的建设性接触。美中之间可以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合作,要将中国纳入今后十年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框架中;双方要在维持核不扩散制度和准则上合作,处理伊核和朝核问题;双方可以就有共同利益的区域问题进行密切磋商,比如维护朝鲜半岛和平稳定,在缅甸问题上保持沟通等。

“我们需要果断地、有目的地在众多领域进行竞争,同时与中国在相互重要的问题上保持建设性、积极、富有成效的讨论。”坎贝尔说道。

对话会举行的同时,众多旁听者参与线上发问和讨论。美国智库昆西研究所东亚项目主任史文(Michael Swaine)评论说,坎贝尔所说听起来似乎是寻求更有效协调的战略来反制中国,都是“零和的”,那拜登政府以“正和”方式与中国进行接触的战略是什么?是否将接触当作低优先级事务?

史文认为,中国相信美国正在衰落,并不意味着中国能够取代美国,这个问题的复杂性远超过坎贝尔的说法。史文指出,美国国会两党在中国问题上的合作主要意味着冷战式的遏制,美国《创新与竞争法》的许多条款反映了这一点。他写道:“当你对北京实施‘大国竞争’的准遏制政策时,你怎么能期望与中国在气候问题上有富有成效的互动?”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07日 来源时间:2022年01月0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中美关系新走向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