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里滕豪斯​的判决绝不可能是美国人想要的

作者:Rylie   来源:正义补丁  已有 44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编者按】在2020年8月的一次抗议中,年仅17岁的里滕豪斯持枪杀死了两人,而现在却被判决无罪。这一案件因为它的特殊性引起了极大的讨论。大卫·格雷厄姆在《大西洋月刊》上撰文,称“里滕豪斯的判决绝不可能是美国人想要的”。

 

经陪审团判决,2020年夏天在威斯康星州基诺沙(Kenosha)的抗议活动中向三名男子开枪的青少年凯尔·里滕豪斯(Kyle Rittenhouse)对他的指控无罪。

陪审团成员们经过三天多的讨论,于11月19日下午作出判决,接受了辩护律师关于里滕豪斯是出于自卫的解释。

这场审判不可避免地成为了媒体的“马戏团”,激起了各个政治派别的评论员对法官和检察官的强烈批评。

这种关注大多没有提供什么深刻的见解,而且回避了问题的关键。里顿豪斯审判带来的困扰是,它永远无法实现许多美国人,特别是左派的愿望。它无法对里滕豪斯是英雄还是恶魔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这个判决结果不能说明美国的种族关系状况。陪审团也不可能对美国社会中枪支的饱和度作出赞成或反对的裁决。

这些是政治问题,而不是司法问题。审判本身转向了狭义而平凡的问题:在合理的怀疑范围内,里滕豪斯是否犯下了杀人罪,或者说这样的激情杀人是否危害了他人?

在审判过程中,法官还以检察官的错误为由驳回了两项轻罪指控,即违反宵禁和未满18岁非法持有危险武器的罪名。最终,无罪判决仅仅意味着里滕豪斯的自卫论证说服了陪审员。

从一开始,如果不考虑种族在事情发展中的作用,就无法理解导致里滕豪斯开枪杀死了约瑟夫·罗森鲍姆和安东尼·胡贝尔,并打伤盖奇·格罗斯克鲁茨的事件。这起枪击事件发生在2020年8月25日,一场抗议白人警察枪杀非裔雅各布·布莱克的活动中。

而在这起案件发生前的5月份,白人警察谋杀乔治·弗洛伊德已经导致美国各地爆发了声势浩大的抗议活动中。但这一案件永远不能单纯作为美国种族问题的评估,部分原因是里滕豪斯射杀的三个人都是白人。

里滕豪斯的经历中最引人注目的因素,也是它成为全国关注焦点的原因之一,其实是警察对待他的方式。里滕豪斯作案时只有17岁,携带了一支AR式步枪,在离他在伊利诺伊州的家不远的基诺沙街头自投罗网。就在他枪击三人的几分钟前,录像显示警察向里滕豪斯打招呼,并他递了一瓶水。在枪击发生后,他回到家,在母亲的劝说下,随后选择自首。在警察局,当他明显不理解米兰达权利时,警探们中断了对他的审问。

正如许多评论家所指出的那样,一个非裔年轻人在同样的情况下几乎可以肯定不会得到所有,或任何一个这些可以称得上是放纵的权利。第二修正案(持枪的权利)可能是以种族中立的方式编写,但实际上非裔并不拥有与白人同胞相同的权利。

一个非裔青年可能从来没有胆量背着步枪去参加抗议活动。如果他有,他几乎不可能大摇大摆地走过友好的警察,在自己的选择的时间去自首,并使自己的权利得到如此仔细的保护。但这种不公正的现象不在审判的考虑范围之内。种族不平等的执法是对司法的嘲弄,但不适当的宽大处理并不是犯罪。这些警察和我们假设的做出一样行为的非裔青年都没有受到审判。

如果我们把种族问题放在一边。在两极分化的法庭案件之外,大多数美国人可能会同意,未经训练的17岁少年手持大威力步枪,不应该在焦灼的抗议活动中驻守在城市的街头,将自己冠为财产保卫者。

一群保守派,主要是支持“使美国再次伟大” (MAGA)的保守派,选择把里滕豪斯变成一个英雄。这是非常可耻的,不仅仅是因为这其中许多的努力都是无耻的暴力行为。即使他的行为引起了你的同情,例如被他在审判期间在证人席上的明显崩溃所触动,里滕豪斯在2020年夏天的所作所为不值得任何人效仿。而我们也应该反对将一个青少年生命中最糟糕的时刻作为卖点。

此外,这样的英雄从出现就是错误。我们已经有正规的部队,被授予携带和使用枪支以保卫和平的权利。当然,这就是警察。他们受过训练,有组织,有指挥结构,而且他们都是合法的成年人。但在席卷基诺沙的抗议活动所面临的问题是,在抗议活动开始时,警察在许多示威者眼中就已经失去了合法性。

事实上,17岁的人不应该拥有步枪。这不是一个规范性声明;这是联邦法律的描述(尽管有一些例外)。里滕豪斯最初面临着非法持有危险武器的指控,但法官在关于枪支长度的玄学争论中驳回了这项指控。

而更大且更重要的社会问题是,17岁的孩子,或者其他任何人是否应该充当自卫队的防御力量,严格来说,这不是一个法律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没有法官或陪审团可以对此做出裁决。

一旦里滕豪斯携带步枪出现在基诺沙的街头,并与被他射杀的人发生冲突,一个法律问题就出现了:自卫的合理性。

正如《纽约时报》的Shaila Dewan在上周末一篇精彩的文章中写道,由于今天美国持枪的人数众多,自卫法被拉伸到了极限。持枪去参加抗议活动可能是一件愚蠢和充满挑衅意味的事情,但它并不(一定)是非法的,对自卫的法律解析并不考虑事前的智慧,而是从冲突发声的那一瞬间开始。一个讲道理的陪审团可能会对这些指控得出不同的结论,但其范围总是有限。

里滕豪斯案的审判凸显了今年春天对沙文(Derek Chauvin)被判杀死弗洛伊德的审判是多么的与众不同。首先,明尼阿波利斯的检方非常专业,他们运用了证人来击溃了辩护律师的论点。在近几年一些具有强烈文化战争元素的高调案件中,检察官经常出现失误。从2013年对乔治·齐默尔曼(George Zimmerman)的审判到2016年对占领俄勒冈州联邦所有设施的激进分子的指控,检察官们越权、犯错、与法官发生冲突,并最终败诉。

专家已经指出了之前一些案件中的检方错误。同样,在里滕豪斯案中,左派和右派的观察家也对检方的决定提出了异议。随着时间的推移,对白人被告定罪的反复失败侵蚀了信任和法律的效力。一个有效的司法系统会产生定罪和无罪的结果,但非裔在所承担的不成比例的定罪可以表明,我们的司法系统不是一个有效的系统。

沙文的审判也很特别,因为它很直截了当。不仅事实相对清楚,而且弗洛伊德谋杀案的象征意义和案件的利害关系密切相关,这些都是沙文被定罪的原因之一。相比之下,在里滕豪斯案的审判中,人们的期望和象征性的包袱与审判中的实际问题完全不成比例。

希望司法系统以看似谨慎的客观性来解决混乱的问题是可以理解的,特别是当我们的政治机构正在如此艰难地挣扎时。

但这里没有捷径可走。美国人不能依靠司法系统来做政治系统完成不了的事情。

原文链接:

https://www.theatlantic.com/ideas/archive/2021/11/rittenhouse-trial-verdict-not-guilty/620737/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23日 来源时间:2021年11月2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