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局势越来越复杂:立陶宛的挑战及其倚仗的因素

作者:丁咚   来源:亚欧视点  已有 35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一个远在波罗的海的小国搅浑了台海局势。

11月18日,立陶宛政府正式允许台湾当局在该国首都成立“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

这是18年来,台湾地区再次在欧洲设立代表机构,最重要的还在于,这个代表机构命名中直接冠以“台湾”字眼,在全世界是极个别的。

立陶宛作出这项决定的重大背景是:

两岸关系陷入最低谷,与此同时美国对华战略竞争全面展开,正值领土之争与大国竞争和地缘政治复杂纠葛之际。

在立方数月前提出意向始,就遭到中方的强烈反对和严厉警告,中国驻立陶宛大使被召回,立陶宛驻华大使则等同于被驱逐回国,中立经贸交往也大受影响。

经过数月工作,立陶宛当局坚持己见,准许台湾当局以“台湾”名义设立代表处,语词背后是主权之争,触及了“一个中国”原则的底线,同时也在脆弱的台海关系上添了一把火,可能造成多米诺骨牌效应。

基于此,中方在前期措施基础上宣布,将中立关系降为代办级。

立陶宛为什么比起它的欧盟伙伴以及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更敢于冒犯中国并在中方强大施压下坚持己意,准许台方设立“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

立陶宛国内政治气候近两年发生了很大变化,立现总统瑙塞达和现政府特别是外交部长兰茨贝尔吉斯更亲美,后者是立陶宛独立之父的孙子,在对华政策方面更坚持自身的价值观,这一点同样体现在处理对台事务上,准许台湾当局在立陶宛设立以“台湾”命名的代表处,是直接受到立陶宛政治局势整体变化影响的。

另一方面,立陶宛经济总量仅558亿美元,对外贸易总额较小,作为欧盟和北约的双重成员,腾挪空间较大,这是其与那些经济大国特别是弱国在对华关系中表现差距较大的重要原因。

西方对华整体外交姿态的变化,特别是美国和欧洲背后的各种支持是关键。

美国的全力支持,是立陶宛“反抗”中国,退出中国-中东欧17+1合作机制,执意允许设立“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的重大原因之一。

8月下旬,美国务卿布林肯就公开力挺立陶宛,声称美国与北约盟友的关系坚不可摧,美坚定支持立陶宛直面中国的“胁迫”行为,这种支持直接落实到“真金白银”上,比如为弥补立陶宛抗中的损失,美国进出口银行与立方签署了一项6亿美元的出口信贷协议。

美国的坚定支持为立陶宛当局壮了胆。

欧盟也是立陶宛的巨大后援。欧洲议会今年已经出台了多份涉华、涉台决议,鼓励成员国与台方加强和升级官方往来,为立陶宛提供了直接的理据。

立陶宛因执意允许设立“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受到中方反制,随着其力度的加大,欧盟势必不会坐视不理,将会采取一些具体措施介入,立方有望得到欧盟的实际支持。

这就使立方在对抗中国的行动中有恃无恐。

除此之外,由于立方经济体量较小,其在对华经贸合作中的损失很容易从包括美国和欧盟成员国在内的盟友及台湾方面“找补”,后者在立方经济受压之后,迅即派出两支高级代表团访问立陶宛,洽谈合作,就是表现。

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立陶宛的国内政治气候朝着“抗中”的方向发展,暗合了西方大国的心意。

它们基本都是经济体量较大,对华贸易很重要,很难像立陶宛那样行动相对自如,立陶宛在涉台议题上充当抗中的“小捣蛋”,改变不与台湾发展官方关系的成规,可以起到这些大国所起不到的“示范”作用,在西方和全球各国产生潜移默化的引领效应,吸引更多国家效仿。

而这些大国及其所在的国际组织在背后予以支持,合乎其当前所推进的竞争战略,合乎其以价值观取态发展与台官方关系的意图,合乎其“以台制华”、使台充当新冷战民主“桥头堡”的长远目标,因此乐意为之。

美国拜登当局首年外交的节奏,是起步构建全球遏华盟友网络,推进美俄关系正常化,继之,尝试缓和美中关系,推动共同管理日益激烈的竞争,保证竞争不演变成冲突,在三次最高级别的会谈完成后,接下来进入其“压轴戏”的演出。

这场戏已经开场了,打头的就是峰会后,美国与台湾当局很快举行了首次两项定期会晤合并的军事政治对话,以及将于下周一举行的第二轮“经济繁荣伙伴对话”,不排除还有更多的举措落下来,而拜登将在今年的最后一月主办其这一任期内最重要的外交议程之一——全球民主峰会,掀起以价值观划线、构建全球民主伙伴网络与中持久竞争的一个小高潮。

这个大气候为立陶宛支撑了腰板,使其在抗中助台的路上愈走愈远,而更加危险的是,对立陶宛的反制越加码,越能激起西方的更大反弹,越能为本年度最后一场戏——全球民主峰会视频会议火上浇油,使其形成合力,更好地实现美国意图和目标。

这些因素高度复杂和棘手,牵一发而动全身,可谓一着不慎,满盘皆属。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23日 来源时间:2021年11月2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