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鲍盛钢:美国才是什么世界麻烦的制造者?

作者:鲍盛钢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660人浏览 放大  缩小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刚上任不久在接受微软全国有线广播电视台(MSNBC)采访时说:毫无疑问,中国是对美国的最严重挑战。他表示,中美关系的复杂性,在于它既有对抗的一面,也有竞争的一面,还有合作的一面。布林肯说,美国和中国打交道,必须充分利用美国的优势和实力地位,那就是美国拥有强大的同盟国关系,这种优势是中国所没有的。那么,与之相对,中国外交的强项又是什么呢?

美国政治评论家法里德·扎卡里亚在其《后美国世界》一书中对于中美关系曾经这样分析到:美国深谙对付传统的军事-政治崛起之道。前苏联和纳粹德国崛起的本质正在于此。美国有一整套思想观念和手段,如军备,援助和联盟体系,使它足以对付这种崛起。如果中国到处侵略扩张,既让邻国怒不可遏又令世界恐慌不安,那么美国就可以采取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但是,如果中国继续执行现有的非对称战略,美国该怎么办?如果中国继续慢慢地拓展对外经济联系,恪守低调而温和的行事风格,只寻求扩大在世界上的分量,增加友谊与影响力,美国该怎么办?如果中国一点点地消磨美国的耐心和意志,逐步在亚洲使美国边缘化,美国该怎么办?由此等等,对美国来说,这是一种全新的挑战,不仅从来没有遇到过,而且还没有做好准备。但是,同样如果美国坚持以自己的政治与军事强项对抗中国的经济与和平外交强项,对中国来讲也是一种挑战。

布林肯在采访中还说,美国必须拥有足以威慑中国的军事力量。那么,美国以其政治与军事之道遏制中国经贸与和平外交是否是找到了正确的方法了呢?或者说是玩错了游戏?因为目前亚洲的重大战略游戏不是军事游戏而是经济游戏。另外,美国建立新的反华联盟是否只是美国的一厢情愿,因而注定会失败?

显而易见,美国又回来了,但是世界已经不是原来的世界;美国也不是原来的美国;中国也不是原来的中国。目前是美国社会自南北战争以来最分化的时代,经济结构问题令美国中产缩小,导致民粹主义抬头,两党政治对立恶化。中美关系成为美国内部问题的“牺牲品”,而拜登是个弱势总统,改变现状的能力有限。在外交政策方面,拜登政府及其团队在上任前后多次表明,有意重振核心联盟体系。但有学者研判,日本和德国在特朗普“退群”后都争取在外交上变得更加独立。因此,美国很难回到美苏冷战时期那样,要利用共同盟友对付中国,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未来世界的格局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如何应对美国,而中国完全有条件通过单边开放避免冷战。战狼外交对中国没有好处。反之,中国开放的潜力和巨大市场才是其强项。在一些领域,就算美国封锁中国,中国还是会保持开放。只要美国还是资本主义,只要中国还是开放,两个经济体之间就不会完全脱钩。

但是,如果美国执意要不断地搞事,挑拨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甚至“胁迫”其盟友采取群狼式战术,不断围攻中国,中国应该怎么办呢?冷战同盟不可能重启是否是严重的误判?如果中美冲突进一步恶化,中国单方面推进全球化还有可能吗?

事实上在当今世界,也许只有美国最想回到冷战。因为回到冷战,美国就能打乱现有的全球产业链与国际分工体系;回到冷战,资本与产业就会回流美国;回到冷战,就能形成世界打仗,美国发财的模式;回到冷战,美国就能再次伟大。所以,对于美国来讲,不是攘外必先安内,而是安内必先攘外。

30年前,冷战结束。美国与西方国家信心满满地认为全球化就等于市场化与民主化,而市场化与民主化就等于世界美国化与西方化,由此达到历史的终结。但是,时至今日,这被认为是一个错误。不错,全球化确实等于市场化与民主化,但是不等于美国化和西方化,相反一个不断市场化与民主化的世界等于去美国化与西方化。

那么,目前美国与西方国家去全球化等于去市场化,去民主化,等于去中国化,等于世界再美国化与西方化吗?已故美国社会历史学家伊曼努尔·沃伦斯坦曾经写到:我相信美国不是人类痛苦与灾难的制造者,但是我相信美国是最大的受益者。对此,他指的就是两次世界大战,当然还有冷战。可以说,没有两次世界大战,以及之后的冷战,就没有美国的所谓伟大。而目前种种迹象表明,美国为了再次成为人类痛苦与灾难的受益者,为了使美国再次伟大,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正在成为世界麻烦的制造者。(作者简介: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国际政治硕士和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现就职于加拿大海外集团)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17日 来源时间:2021年11月16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