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从音乐教授被停课到杰斐逊被移除,反思检讨“取消文化“

作者:海阔天空   来源:俄州亚太联盟  已有 67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本文精简版首发于《世界日报》名家观点 https://www.worldjournal.com/wj/story/121203/5837632

最近几年兴起的“取消文化”愈演愈烈,已经对美国社会造成了越来越严重的撕裂,值得公众关注,更希望“取消文化”参与者们能够深思反省。

刚刚过去的星期一即10月18日,纽约市议会的一个委员会通过一致决议,将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的7英尺高雕像从纽约市议会大厅移除。10月1日,密歇根大学的音乐教授盛宗亮(Bright Sheng)被迫从他的一门课上退下来,因为他给学生看了一部白人扮黑脸的老电影。今年1月27日,旧金山学区董事会投票决定,将乔治-华盛顿、亚伯拉罕-林肯和其他一些与征服原住印第安人的殖民者,奴隶制度有关的历史人物的名字从44所公立学校中删除。

以上这三个及其它类似事件,笔者认为就是“取消文化”走向极端的表现。盛教授在其本科音乐创作研讨班上放映1965年的电影《奥赛罗》。这部改编自威廉-莎士比亚戏剧的电影由著名影星劳伦斯-奥利弗抹上黑脸饰演摩尔人国王。首先发难的学生说“她没有想到在本来应该是安全的地方看到这样电影”。其实如此言论就显示了这位学生及其同类对历史时代的无知,对学术自由的误解。在欧美的戏剧和电影发展史上的很长时期,白人扮演少数族裔角色是司空见惯的。而大学校园本来就应该是再现历史,观点碰撞的地方,没有所谓的“安全地方”(Safe Space)。如果要安全地方,就留在家里好了。盛教授播放的这个电影是作为课堂上学术讨论的一个道具,是他从事本职工作中的一个正常细节,完全没有任何伤害他人的主观意识,与种族歧视没有半点关系。盛教授在此之前没有任何种族歧视言论和行为的纪录,而且多次与少数族裔人士合作,在事情发生之后也立刻和多次诚恳道歉。指出盛教授没有预先提示,要求他道歉,属于合理范畴。但是在盛教授多次道歉之后,依然咄咄逼人,要求学校解雇盛教授,如此过激行为让笔者不寒而栗。

笔者曾经在佛吉尼亚首府里士满(Richmond)工作两年,期间游历了多处美国历史的发源地:詹姆斯敦(Jamestown)是来自英国的殖民者在美洲的第一个永久性定居点,威廉斯堡(Williamsburg)是18世纪殖民时代佛吉尼亚的州府,约克镇(Yorktown)是华盛顿击败英军的决定性战役的战场,特别瞻仰了华盛顿、杰斐逊、麦迪逊和门罗四位总统的故居。华盛顿作为大陆军的统帅和首任总统,为美国的独立可以说是居功至伟。而以美国的精神和理念而言,杰斐逊才是最主要的奠基者。他主笔起草的《独立宣言》庄严宣告:人人生而平等,不可剥夺的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统治者的合法性来自于被统治者的认同,公民有权利改良和更换不为民服务的政府,等等。这些不仅是美国的建国理念,而且已经成为超越时代的普世价值,是所有民主法治宪政国家都遵循的立国原则。

的确,在前五个美国总统中,除了约翰-亚当斯(Adams)以外的前述四个都是奴隶主,对于他们这一部分的历史当然应该实事求是地进行全面讨论和尖锐评判。但是不要忘了,人类社会从开始直到18世纪的数千年,奴隶制度一直是社会制度的一部分,因此对于华盛顿、杰斐逊等许多开国元勋而言,奴隶制是伴随他们从出生到去世的客观历史环境。笔者对华盛顿、杰斐逊等人怀有崇高敬意,恰恰是因为他们超越了其历史环境,作出了非凡努力和革新理念,推动了人类历史的前进,建立了一个全新的国家,开创了现代民主宪政的先河。而且,在1787年费城的制宪会议过程中,奴隶制就是极具争议的问题,最后妥协结果是宪法规定奴隶贸易继续十年,然后就是非法的。

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英机等等给人类带来战争毁灭和生灵涂炭的法西斯罪魁祸首必须接受历史审判。同样的,对于那些南北内战中南部邦联的历史人物,如罗伯特-李等人的塑像予以移除,笔者认为是毫无疑问的,因为他们在1860年民主选举林肯当总统之后,蓄意发动武装叛乱,以暴力来维持黑奴制度和白人至上主义,导致同胞相杀、超过六十万人死亡。而且英国等许多西欧国家在19世纪的上半叶就已经陆续废除了奴隶制,废奴主义在当时的许多发达国家已经成为社会共识,因此那些南方邦联人物完全不存在历史局限性。

关于历史局限性这个概念是否适用,顺便再举一例。全球气候变化自从1997年的京都协议以来就已经是全球共识,到了2016全世界所有国家都参与加入巴黎条约,而川普和共和党却在2017年上台之后立刻“退群”,使得美国成为否认事实拒绝科学的“孤家寡人”,还不如沙特、叙利亚、北韩、苏丹等等类似的政权。因此,川普及其共和党一意孤行地成为对大自然和全人类的公害就与历史局限性完全无关了。

在文革期间,曾经有人因为在如厕之后无意中用了印有伟大领袖语录的报纸来善后,而被逮捕监禁。因为播放一个半个世纪之前的老电影片段就要全盘否定卓有成就的学者,将其批倒批臭,砸其饭碗,如此行为与那个疯狂年代有本质区别吗?在那个疯狂的年代,无数的文化瑰宝惨遭“破四旧”的毁灭,许多历史人物如孔子、司马迁、包拯、岳飞、海瑞、袁崇焕、郑成功等等历史人物都被唾骂为封建帝王效忠的走狗而被挖了祖坟。

按照密歇根大学的部分师生,纽约市的部分市议员,和旧金山学区董事们的思维逻辑,难道要将首都华盛顿特区改名,要将华盛顿、杰斐逊从总统山上挖掉,要将华盛顿纪念碑和杰斐逊纪念堂都推倒吗?全美国各地有许多城市和无数街道以华盛顿、杰斐逊、麦迪逊命名,难道都要改名吗?这样的思维逻辑,与1960年代的红卫兵相比,两者有何区别呢?

那些纽约市少数族裔市议员很明显忘了,他们能够坐在纽约市议会议政,恰恰是因为美国宪法修正案第1-10条(史称人权法案)及其后来的13、14、15、19、26等等关于平等人权和选举权,以及1960年代的民权法案,选举权法案和平等移民法案,而所有这些宪法和法律的精神理念都是来源于杰斐逊起草的《独立宣言》。试问,历史上又有多少人能够象华盛顿、杰斐逊那样作出超越时代的巨大贡献?

笔者有幸在二十多年里曾经在北美,西欧,拉美,亚太等地区的许多国家工作生活和公务出差,与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族裔不同宗教的同事一起工作,和其中许多人成为朋友。因此笔者一向认同互相尊重,求同存异,宽容多元,机会平等的观念,而这些观念正是来源于杰斐逊起草的《独立宣言》。笔者相信密歇根大学的那些师生,纽约市的那些市议员,和旧金山学区董事们,其实也认同《独立宣言》树立的建国理念,但是他们这样的过激言行却使得许多盟友困惑和反感,而且正中那些不良政客的下怀,让他们有了煽动种族情绪,挑起族裔矛盾的借口,造成的实际效果反而大大损害了我们要实现平等宽容、和平共处、多元文化社会的愿景。

历史的进步,需要每一代人承前继后,站在前辈的肩膀上继续不断地努力,需要冷静的理性,宽容的态度,任何过激的言行,随意的否定,都是于事无补,甚至百害无利。

海阔天空

2021年10月23日

作者为纽约大学商管硕士,国际金融营运风控专家,北美独立学者,专研美国历史政治宪法,《世界日报》特约时政评论作家。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25日 来源时间:2021年10月2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