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ACADEMIC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日常生活的政治化如何影响公共领域:党派刻板印象对交叉互动的影响

作者:Amber Hye-Yon Lee   来源:政文观止Poliview  已有 1105人浏览 放大  缩小

文献来源:Lee, A. H. Y. (2020). How the Politicization of Everyday Activities Affects the Public Sphere: The Effects of Partisan Stereotypes on Cross-Cutting Interactions. Political Communication, 1-20.

作者简介:Amber Hye-Yon Lee,宾夕法尼亚大学政治学与传播学联合博士,瑞尔森大学选举民主联盟(C-Dem)博士后研究员。研究领域为民意、政治传播、政治心理学,主要研究方向为政治极化和社会认同。 


想想看,如果你聚会碰到个五大三粗的白人男性,说是从乡下开皮卡过来的,上来就点炸鸡,还约你周末出去钓鱼,你会觉得他的政治倾向是什么?由于大部分人不会宣扬自己的政治立场,而且政治身份不像种族一样容易辨认,人们往往会通过日常生活的有限信息,用党派刻板印象推断人的政治立场。这一过程可能对公共领域产生破坏性影响:刻板印象所触发的基于感知的政治分类过程,可能会阻碍不同人群之间的互动,从而减少人们对不同观点的容忍,使群体更加疏离,加剧极化。本文作者利用调查实验,证实了人们会用日常的非政治线索推断政治倾向,且这个过程足以在社会决策中引发偏见,从而减少交叉互动。

日常的党派刻板印象对社会互动的影响

我们一般不会见面就开始聊政治,但我们却喜欢同相似政治倾向的人在一起。因此,我们会从非政治要素中寻找政治倾向的线索。在推断别人时,我们会不自觉地通过易得的线索把他们归到“像我”或“不像我”的分类中,并乐于通过这些来判断对方的政治倾向。因此,较容易观察到的行为,如消费选择、饮食习惯、生活方式偏好等线索也就变成了特定政治群体的刻板印象,就比如同一个聚会上另一个小伙点了拿铁和素食,跟你说他是开特斯拉过来的。问题的关键在于,这种刻板印象会产生何种政治影响,会不会让人们从人际关系的最早期就减少跨党派互动,进而降低容忍与合作——现有研究仍然缺少实验证据。

本研究假设个人的反应会因为政治上的相似或相异,或者生活上的党派刻板印象的不同而有所差异。首先,作者假设人们更愿与日常行为暗示的党派相同的人交往;其次,作者假设当一个人的特征表明政治相似时,他们会对这些特征有更好的评价(更好的评价往往意味着更多的互动机会)。最后,作者假设这一推断过程对政治互动的影响要大于非政治互动,即被推断不是同一党派的人更不愿讨论政治而非别的话题。

实验设计

本文的数据来自两个调查实验,分别通过Amazon Mechanical Turk和YouGov进行,后者是具有全国代表性的样本。实验的关键在于寻找易于操纵且易于唤醒党派刻板印象的自变量。作者经过一系列的预实验,确定了三个对推断党派和政治立场非常有效的操作变量:开什么车——皮卡 vs. 混动;在哪里买快餐和咖啡——Chick-fil-A/Dunkin Donuts vs. Chipotle/Starbucks;在哪里工作——银行 vs. 大学。其中,皮卡、Chick-fil-A等被称为“共和要素”,新能源汽车、星巴克等被称为“民主要素”。

研究1

作者通过三组共和/民主要素的排列组合,对Amazon Mechanical Turk中招募的有党派倾向的受访者(n=724)进行处理。受访者会看到一张人物照片,以及对照片中人的描述。描述内容有的是共和/民主要素拉满,有的则是混合了共和/民主要素。比如:

“Gary教授在附近的大学工作,开一辆丰田普锐斯混动车上下班。今天他加班到很晚,从星巴克买了杯咖啡,又从Chipotle买了墨西哥素卷饼当夜宵。这周很忙,Gary已经迫不及待想跟老婆孩子周末放松一下了。”

在看过这些描述后,受访者将会被问到一些问题:

1. 社交接近的意愿:想不想与这个人成为同事、邻居或朋友。

2. 积极的人格感知:对5个正面特性、5个负面特性的1-5量表打分,计算平均值。

3. 交流意愿:对1-7的量表打分以表示愿不愿意与这个人进行政治、非政治议题的对话。

一如预期,这些要素对人们推定目标的党派有显著的影响。接触到全为共和要素描述的受访者,在1-7的党派量表(1为民主党,7为共和党)中打出了平均5.47的分数;接触全部为民主要素的受访者平均结果为2.93,2.53的均值差在p<0.001的意义上显著。其余结果则如Figure1所示。

 

随后,作者建立了一个表示“敌方要素”的变量,比如对一个民主党受访者而言,如果述中有2个共和要素,则此变量值为2,有3个则为3,这一变量被最后处理为0-1的变量。Table1表示的是此变量作为自变量时,对不同因变量的影响。可以看出,敌方要素与社交意愿、人格评价、政治与非政治交流都有显著的负相关关系。需要注意的是,自变量与政治交流之间的系数绝对值更大,表示“敌方要素”对政治交流的破坏性更强。 

总的来看,日常生活中党派刻板印象确实影响了人际互动,人们不仅能根据极少的日常生活要素推出对方的党派,还会把这一印象带入到进一步的社交偏好中。

研究2

研究2在研究1的基础上进行了提高。首先,通过YouGov招募的样本对美国人的代表性更强。其次,研究1中直接询问受访者对目标任务的政治印象,可能会诱导受访者进行党派评估(甚至是出于非政治考虑之时)。因此研究2的设计中,作者将问题分为政治与非政治两部分,并且二者出现的顺序是随机的。最后,研究1没有对照组,无法弄清人们的动机是接近同党派人士还是避免不同党派人士,抑或兼而有之。因此研究2中加入了一些控制变量来区分这些不同心理机制。

与研究1的随机分配不同,研究2直接控制了对不同党派受访者的处理,并加入了无刻板印象的对照组。对照组提供相同的背景故事,但没有职业、食物和汽车三个关键要素。此外,作者额外加入了另一个变量:参与社交活动的意愿,即受访者被问及如果被目标人物约去聚会、读书俱乐部、慈善活动、市民团体聚会、政治募捐等活动时,有多大的参与意愿——这些不同事件也区分出了政治、非政治的变量。所有因变量也被处理为0-1的变量。

 

如Figure3所示,这次研究也呈现出了显著的处理效果,人们通过生活要素的刻板印象能够清晰建立起此人是否和我一个党派的认识。需要注意到,控制组和混合要素组的差异并不明显(p=0.74),因此作者将这两组合并,作为基线使用。在随后的定量分析中,如Table2所示,我方要素和敌方要素显著对所有因变量产生了影响,影响的方向也一如预期。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Table2下半部分,在新加入的参与社交活动的意愿(Willingness to attend)作为因变量的模型下,只有“敌方要素”对政治约会产生了显著的负效应。这表明,影响人们社会行为的主要因素不是政治相似性,而是政治差异性。人们回避与不同党派人士进行政治活动的动机要强于想要与同一党派参加政治活动的动机。在这一意义上,此研究更清晰地分离了日常生活要素的刻板印象对政治与非政治行动的不同影响。总体而言,研究2的结果与研究1基本一致。 

讨论

人们在政治社会生活中党同伐异的倾向早就被许多政治极化研究所提及,但所幸在人们交往较浅时往往不会展现自己的政治身份或谈及政治问题。然而,本研究却表明,人们能轻易地将日常生活的要素与政治之间进行刻板印象的联系,进而根据少量要素推理出对方与自己的政治相似/相异性,从而影响自己今后的社交决策。这表明,党派之争已经扩展到了非政治领域,日常生活的党派刻板印象无疑减少了社会中有益的跨群体互动。

本研究还发现了极化过程中的不对称机制——避开对立党派人士的愿望似乎比认识同一党派的新朋友的愿望更强烈,比起“党同”,人们更想“伐异”。(编者:在政文观止之前的某期推送中,我们详细论述了为什么我们对负面性的兴趣要远大于正面性,感兴趣的同学去回顾一下呀。)这一不对称的影响的结果可能是非常消极的:因为这意味着,在随机性很强的社会互动之中,我如果对某人做出了不准确的政治身份推断(本不是同一党派,但根据生活要素错误以为是同一党派),这导致与对立党派的偶然互动的可能性也很小,其结果还是减少了跨党派互动的机会。

本研究有几个局限性:首先是刻板印象内容有限,就只用了三个,并且也没有检验这三个要素(职业、车、食物)中的哪个影响更大。由此也引申出一个有意思的问题:不同的刻板印象之间如何进行相互作用或竞争。其次,本研究无法区分这些日常生活要素产生影响的机制到底是“生活要素→政治身份→社交决策”;还是因为生活习惯的不同,导致“他们只是不喜欢你”。但重要的结论依然是,这些刻板印象确实影响了政治判断和社会行为——甚至包括非政治的社会交往意愿。换句话说,党派身份对立的影响有“扩大化”的倾向,仅仅政治身份的不同就足以破坏有意义的非政治社会交往。这可能从社会交往的最开始阶段(要知道受访者只是了解对方的职业、座驾和食物而已),就破坏跨群体弱联系的潜在发展。最后,还有一种可能性是,这一基于日常生活的刻板印象可能仅仅影响了意愿,而不是行为——在问卷上的口嗨不一定就转化为受访者实际的人际交往行为。作者表示,这一问题在本研究中被最大程度的限制了,因为在问卷的每一处,研究者都在竭力避免提到政治的具体问题。未来的研究也可以考虑将行为纳入测量。

结论

本文充实了对美国政治极化的研究。附着在日常活动之中的政治刻板印象已经有能力阻碍不同群体之间的交叉互动,美国人可能越来越嵌入政治同质化的家庭和亲密关系网络之中,这将导致美国党派分裂的进一步加剧。如果人们能够在对政治立场差异的不安占据心理优势之前相互了解并建立友好关系,他们之间的感情和社会纽带就机会帮助他们放下政治分歧,增进相互理解。不幸的是,日常生活的政治化影响要超过我们的想象,即使在非政治背景下,通过促进对他人政治倾向的推断,党派刻板印象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存在似乎削弱了公共领域内的交叉互动。以至于,抛开政治立场建立亲密关系——甚至弱联系——都变得越来越不可能。

编译:殷昊 审校:赵德昊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14日 来源时间:2021年10月11日
分享到:

留 言

学术ACADEMIC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