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龃龉与缓和并存,美俄新一轮“外交战”并未出圈

作者:石靖 王思羽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34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近日,美俄关于驱逐外交官的消息见诸各大媒体,受众一方面极为关注两大国之间的外交关系动向,但另一方面似乎也已经习惯于美俄关系龃龉的常态。

事件发端于10月5日美国参议院民主、共和两党议员发布在网络上(个人网站、美国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的公开信,声称俄罗斯方面若不同意美国驻俄罗斯使馆扩员,美国就应当驱逐300名俄罗斯外交官进行报复。俄罗斯外交部同日回应称,美国部分参议员有关驱逐俄罗斯外交官的威胁只会招致俄方关闭所有美国驻俄使领馆。

如同外界对美俄关系当前状态的复合观感,新常态下的美俄外交实践也一直存在与“口水战”相对的“面对面”外交,作为重要的保全性牵制力量保障大国关系不触碰原则底线。

“外交战”的另一面

不论是作为局内人的政治参与者,还是距离美俄竞合或远或近的局外人,对于美俄关系的定义不论如何推陈出新,因利益分歧导致的原则性矛盾始终作为美俄关系中决定性的短板。美俄关系处于低位的时间阶段已持续多年,其中时常发生的“外交战”可算得上是其中的主要内容之一。

一直以来,隔空对垒的美俄双方不断释放强硬表态,制裁则作为实质性限制措施对双边关系造成实质性破坏,而在外交领域的表现就包括撤销领事馆、以及多轮因“对等性原则”提出的削减外交人员。不出意外,本轮外交龃龉虽提出具有视觉冲击的威胁言辞,但内容并未体现新意,所释放的政治辞令目前也仅作为威胁表态。

事实上,多位美国参议员的措辞向俄罗斯、也向外界传达出了明晰的信号,即受前一阶段美俄在外交领域的实质性伤害影响,美国需要扭转在俄外交人员数量有限的困境。虽然给出的强硬威胁以驱逐300名俄罗斯驻美外交官作为筹码,但是起草公开信的当事者应当十分清楚美俄关系的严重困境。

回顾今年以来的美俄外交领域争端,华盛顿通常作为主动一方招致莫斯科的对等反制。在收到措辞严厉的挑衅性威胁之后,俄罗斯外交部的回应称“将300名俄罗斯外交官驱逐出境,只会招致俄方关闭所有美国驻俄使领馆。”消息还指出,当前俄罗斯驻美外交人员并不足300人,值得关注的问题在于有人期望“达到关闭俄驻美使馆目的”,他们应当意识到所要承担的责任。

据俄罗斯外交部的消息,外长拉夫罗夫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10月6日通话,发布的消息指出,双方商议内容为恢复全面落实伊朗核协议,也包括双边议程中的迫切问题。很显然,没有完全公布的信息是值得外界琢磨的内容,毕竟美俄双边关系议程中的重要信息和突发内容是全天候的。

有意思的是,在曝出所谓“外交战”的新闻之后,美国方面对俄罗斯的“缓和”举动却接踵而至。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之一的俄罗斯《新报》总编辑穆拉托夫得到了美国总统拜登的祝贺。10月9日,美国副国务卿纽兰访问莫斯科的信息得到俄罗斯外交部的确认。此前,在相关传闻出现后有媒体指出,纽兰名列俄罗斯政府黑名单当中,是被禁止入境的,但关于其出访莫斯科的问题正在通过双边外交渠道进行磋商。将上述一系列美俄关系的细节整合在一起审视,所谓外交战另一面的运作就显而易见了。

美俄的“稳定器”

美俄关系备受关注,细微变动就可能会引发难以预测的连带影响。自乌克兰危机之后,美国以及北约与俄罗斯的关系呈现出一再探底的趋势,裂痕之深令外界已习惯了火药味弥漫的气氛:似乎稳定的低水平状态并不会有起色,但也不至于挑战临界点。事实上,涉事双方都不愿与对方爆发冲突,因为可能付出的代价并不比另外一方遭受的少。在当前复杂问题充斥的国际局势中,俄美现阶段都希望能够把握住更多的稳定和可控因素,相反制造问题的下场极大可能也会是自己的“如意算盘”反使己方遭到悲惨“算计”。

就这组关系中的角色而言,美国和俄罗斯都是具有丰富外交实践的大国,有关对手的了解也都具备深厚积淀。正因为双方战略竞争的稳定持久存在,涉及应对危机局势、运筹使自身处于优势地位的外交策略都属于处理与对方关系中的重要核心内容。

从国家利益分歧以及传统外交实践积淀等角度来看,尽管当下的美俄两国在处理外交事务中体现出差异性特点,但双方都坚持将带有挑战性的实践限制在有限范围:一面展现出基于国家利益差异的龃龉状态,这符合当前美俄关系运转的逻辑;另一面则是双方在创造阐述分歧的沟通场合,限制大国关系可能遭遇的危险性振幅。

在国际社会常态交流、人员自由流动未受到新冠疫情流行影响之前,美俄领导人的有限接触的场合就已转到第三国,“面对面”的契机通常与一系列多边组织会议绑定。2020年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芬兰会晤,直到今年6月拜登与普京在日内瓦举行峰会,则被暂且称为后疫情时代美俄元首互动的新特点。其实,关于所谓在中立国开展外交实践对于美、俄两国而言均不是新事物,苏联后期的多次领导人峰会仍然是美苏外交史中的经典案例。时至今日,外界可以从历史与现实的比较中得到更多关于大国互动的逻辑思考,即“中立国外交”可被解读为美俄关系仍处于低谷,两国因利益分歧存在难以调和的矛盾,但都不愿意承担爆发高烈度冲突而招致的代价。因而可以理解为,俄美关系的动态演进是龃龉呈现与外交缓和共同组成。

9月22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与俄罗斯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在芬兰进行会晤。闭门会议的内容引发了外界极大关注,所透露出的信息涉及讨论改善两国沟通的努力以及如何减少潜在的风险因素。作为承办地的芬兰方面未派代表出席会议,而主角美国和俄罗斯双方切实围绕“增加沟通和降低风险”开展工作。

9月30日,美俄第二轮双边战略稳定对话在日内瓦举行,两国外交官会谈主要围绕军备控制以及降低冲突风险。据悉,美俄双方在会谈中试图解决包括核武器、网络空间等领域的分歧,除裁军问题外,讨论的话题还涉及新技术和人工智能等。针对在一系列关键问题上无法弥合的状况,双方决定成立专家工作组——未来军备控制原则和目标工作组,以及具有战略影响能力和行动工作组。首轮双边战略稳定对话于7月28日举行,截至目前两轮对话均是依照今年6月俄美领导人日内瓦峰会所达成共识组织的。

自6月美俄两国元首在日内瓦会晤之后,双方有关部门至今遵循会谈共识持续进行后续工作。在第三国开展外交实践印证了当前大国外交的理性内核,这些安排正是为因国家利益分歧可能无限扩大而特别设计的“稳定器”,为大国关系在有限范围内波动但不致引发脱轨代价持续工作。

(石靖,清华大学国际与地区研究院助理研究员;王思羽,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师资博士后)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14日 来源时间:2021年10月1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