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拜登对华方针突然转向?背后有两大原因,董春岭解读

作者:宋珂嘉   来源:凤凰网-风向  已有 61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国为何不用“竞争”来定义中美关系?学者解读深层原因

编者按: 中美高层在瑞士苏黎世举行了会晤之后,国际舆论高度关注中美关系下一步的走向。此次中美苏黎世的会晤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助推两国关系“回到正轨”?中国为什么不跟美国一样,用竞争来定义中美关系?美国此举背后的“小算盘”是什么?为何这些天美国军方、中情局等机构对华依然“小动作”不断?判断下阶段中美关系走向的“风向标”究竟在哪里?凤凰网《风向》邀请总体国家安全观研究中心、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董春岭解读。

核心提要

1. 苏黎世会晤在安排上非常低调,却对中美关系发展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备受外界瞩目。这次会晤是中国积极塑造国家安全的具体体现,有助于推动美方对华战略心态的转变,双方都致力于建设性地解决问题,都有意“把更大的惊喜留在后面”。

2. 此次对话是美方近段时间以来持续对华释放积极信号的一个组成部分。这种转变是中美上一阶段激烈博弈的产物,同时也受美自身内外困局的影响。当前,拜登政府已经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两个重要的事实:一是拿中国当借口推动国内政治议程的实际作用已经越来越小了。二是没有中国的参与、支持与合作,美国成功推动全球性议程的几率几乎为零。

3. 中国不以竞争来定义中美关系的原因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中美关系的重要性早已超越中美关系本身,中美是“竞争对手”还是“合作伙伴”影响着大国关系的性质和走向,美方需要站在更高的高度思考这一问题;二是中国的发展主要目的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是和其他国家竞争,中国也希望美方能够专注于自身发展,而不是“盯着其他国家”;三是“竞争”一词虽然中性,虽然国家间的竞争也是事实,但特朗普执政时期打着竞争的幌子竭力对华遏制打压,给中美关系制造了诸多负面遗产,让美国所谓的“竞争”变了味道。

4. 当前美国对华“小动作不断、大战略未变”,中国对美方“听其言,更观其行”,观察中美关系走向的最关键“风向标”是拜登政府即将出台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

1、苏黎世会晤 低调又不低调?

2021年10月6日,中美高层在瑞士苏黎世举行会晤

凤凰网《风向》: 这是一次在安排上非常低调,却又对中美关系发展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备受外界瞩目的会晤。能否请您具体解释?

董春岭: 低调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对话地点。此次对话地点特意选择了在第三国瑞士进行,双方也有意避开了国际组织云集、有“国际会议之都”之称的日内瓦,而是选择了瑞士的“经济金融中心”、最大城市苏黎世,着力降低了这次会晤的政治敏感性。

二是对话方式——采用了“一对一、面对面、小范围、长时间”的方式。双方都是专门为此次会晤而来,轻车简从,少了很多繁文缛节,都直奔主题,在相对私密的环境中围绕具体问题展开了接近6个小时的磋商,务实高效。

三是对话成果——双方对此次会晤成果公布得都十分简单,很多细节都没有对外公开。整体而言,这是一次落实9月10日中美元首通话精神的高层工作会晤,双方都致力于建设性地解决问题,推动务实合作,都有意“把更大的惊喜留在后面”,国际舆论普遍关注此次会晤,不少西方媒体用“转折点”“新起点”等词汇来形容会晤取得的成果,认为这次会晤对于推动中美关系未来发展发挥了重要的建设性作用。

2、中美瑞士会晤,助推中美关系重回“正轨”

凤凰网《风向》: 您认为此次对话的意义是什么?此次会晤是否意味着美国对华态度和政策的转变?

董春岭: 此次高层对话是中国稳定中美关系、积极塑造国家安全的重要举措,是中国“统筹发展和安全”在中美关系中的具体体现。若真要为近段时间以来美国对华态度的积极变化的寻找一个“转折点”的话,我认为是中美9月元首通话发挥了重要的战略引领作用。9月10日,中美元首通话时,习近平主席就指出中美关系不是一道是否应该搞好的选择题,而是应该如何搞好的必答题,攸关世界前途命运,是两国必须回答好的世纪之问。这次通话中,拜登也明确表示“美方无意改变一个中国政策,愿同中方展开更多坦诚交流和建设性对话,确定双方可以开展合作的重点领域,避免误解误判和意外冲突,推动中美关系重回正轨”。

此后美国处理中美关系基调和行动开始发生积极转变。9月21日,拜登在第76届联大一般性辩论时的演讲时表示:“美国不寻求新冷战,也不是在寻求一个被僵化地划分成集团的世界”,这既是对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担忧中美关系失调和中美“新冷战”的一种回应,也是对美国国内对华强硬派持续鼓吹“中美新冷战”的“政治敲打”,对华再次传递了希望加强合作的信号。

9月25日晚,孟晚舟女士在被加拿大方面非法拘押1000多天后,乘坐中国政府的包机回国,上届美国政府给中美关系、中加关系安插的一根“毒刺”被拔除,同时表明拜登政府正在按照“两张清单、三条底线”的内容管控中美关系,为中美合作提供了契机。

10月1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例行的对中国国庆祝贺声明中特意增加了一句“美国正寻求中美合作,以便解决中美共同面临的挑战”。10月5日,美国贸易代表戴琦在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发表对华政策演讲时特意提到中美经贸不应“脱钩”(Decoupling)而是要“再挂钩”(Recouping),中美两国关系不仅事关中美两国,而且影响到全世界,美国应当寻求同中国“持久共存”(Durable coexistence),这些表述对下个阶段中美关系的发展都具有积极意义。美方上述一系列调整和变化给此次中美苏黎世会晤营造了一个相对有利的氛围,同时,此次会晤本身也是美方对华持续释放积极信号的一个组成部分。

凤凰网《风向》: 您提到,此次会晤是美方对华持续释放积极信号的一个组成部分,请问为何美国会开始对华持续释放积极信号?

董春岭: 美国近段时间以来态度的转变是中美上一阶段激烈博弈的产物,同时也受拜登政府近段时间以来的内外困局影响。根据观察者们以往的经验,每一个美国新总统上台后在外交上都有一个“学习周期”,只不过对“以谙熟外交事务自居的拜登”而言,外界和他本人都对其缩短甚至“不需要”这个“学习周期”信心满满。拜登政府看待世界的方式、处理外交的方式都停留在很多年前,然而时过境迁,美国的外交信誉和软实力早已特朗普政府一系列倒行逆施的举措下变了样子,这个世界已经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的世界,中美之间的实力差距早已今非昔比。因此,当安克雷奇会晤上美方继续带着“从实力的地位出发”的优越感居高临下地干涉中国的主权和内政时,突然发现中国已经“不吃这一套”了。

拜登政府在系统性清除“特朗普遗毒”时,有意地在外交上忽略了最需要纠偏的中美关系部分,并迫不及待地通过《国家安全战略临时指南》继续将中国定位为最严峻的战略竞争对手,希望能够通过渲染中国威胁,继续转嫁持续增长的国内政治压力、弥合极化和分裂的美国政治与社会,同时,拜登政府希望拿特朗普时期“倒行逆施”的政策当筹码,把理应自我调整政策当成对华交易和施压的手段。而在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指导下,中国对拜登政府继续对华遏制打压的一系列做法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

面对美国肆意向中国身上“泼脏水”,我们有理有利有节地展开了舆论斗争;面对美国打着“对抗、竞争、合作”三分法的幌子,试图“好处占尽、坏事做绝”,我们有针对性地调动自身的政策工具坚决地予以抵制。

阿富汗狼狈撤军所带来的美国内政外交危机让拜登政府的“迷之自信”化为泡影,9.11二十周年所带来的战略上的反思让拜登政府有了一个重新认识非传统安全威胁、全球治理危机的机会。“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这一时期的斗争不仅有效地捍卫了我们的国家安全,还为拜登政府提供了新的看世界、看中国的视角,成为新政府外交“学习周期”的重要内容。

此次对话反应的不仅是美国战术层面上的调整,也有战略层面上的反思和“纠偏”。当前,拜登政府已经意识到了两个重要的事实:一是拿中国当借口推动国内政治议程的实际作用已经越来越小了。 随着中期选举日益临近,拜登政府的工作重心也更多地聚焦国内事务,受疫情加剧、通货膨胀严重、债务上限到期等因素影响,美国的经济正面临越来越严峻的挑战,美国工商界亟需新的利好消息提振经济,而解决中美经贸摩擦的遗留问题成为呼声最高的当务之急。

拜登团队想要力推的1.2万亿美元基建法案和3.5万亿美元的预算框架法案在国会都遭遇了巨大阻力,这一回,任凭拜登再如何炒作“中国威胁”两党都不再买账了,虽然共和党内仍然被反华仇华情绪所左右,但在中期选举这件关乎本党切身政治利益的大事上共和党“寸土必争、心明眼亮”。再其看来,拜登这会儿再拿“中国威胁论”“中国竞争论”说事不过是忽悠,是共和党已经“玩剩下来的戏码”。而特朗普的政治力量在美国国内依然活跃,对2020年大选拜登胜选合法性的质疑在美国国内仍然广泛存在,随着内政诸多议题占据美国舆论的焦点,“中国因素”开始部分淡化。

二是没有中国的参与、支持与合作,美国成功推动全球性议程的几率几乎为零。 美国这位昔日“一呼百应”的所谓“全球治理领导者”已尴尬地发现:虽然自己卖力地建新群、拉小圈子,但主要国家普遍对其中“新冷战”风险高度警惕,选择站在自己身边的依然是先前的几个盟友伙伴。在气候变化等议题上,如果没有中国的支持,自己在议程设置等方面的能力还不如德国、法国。在阿富汗、伊朗核问题、朝鲜半岛等问题上,如果缺失了中国的帮助,自己很难再成功推动任何地区安全议程。在反恐、全球应对疫情的问题上,少了中国的参与和支持,美国想要解决这些问题亦是举步维艰。

凤凰网《风向》: 拜登在上台后,一直强调中美之间是“竞争而非冲突”,但是中国却不以“竞争”来定义中美关系,能否请您详细解读背后原因?

董春岭: 中国不以竞争来定义中美关系的原因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中美关系的重要性早已超越中美关系本身,影响着大国关系的性质和走向。“竞争”定义了中美关系作为“对手”的一种状态,这种关系状态直接影响着世界各国对国际秩序和大国关系的看法,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的担忧正说明这一点,这是一个大国竞争的时代,还是大国合作应对全球风险的时代?中国用人类命运共同体、全球共同安全的理论回答了这一问题,很显然,美国所谓的“战略竞争”不是符合历史潮流和人类发展大势的答案。

二是中国的发展主要目的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是和其他国家竞争,不是为和他国一争高下,分个输赢;中美两国都应专注于自身发展,更好地关注本国民众的幸福感和安全感,而不应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的思维当中出不来,认为“对方所得”必然是“己方所失”,中美所处的世界是一个多极化的世界,选择两极对抗的后果只能是“两败俱伤”,中断自身发展进程,使彼此陷入安全困境,最终在全球发展进程中败下阵来。

三是“竞争”一词虽然中性,但特朗普执政时期打着竞争的幌子给中美关系制造了诸多负面遗产,已经让这个词汇彻底变了味道。美国新政府的当务之急是清理这些前任遗留下来的“雷”,而不是延续上届政府的口号,这一口号不仅无法给中美关系的未来定性,同时也会给拜登政府重新思考对华战略带来困难,还会给美国国内的反华力量继续炒作“中国威胁”鼓吹遏制打压中国提供最核心的“理论基点”。

中美要回答“如何处理好中美关系这道必答题”,就需要重新回到合作的轨道上,通过发挥元首外交的引领作用,发挥战略对话机制的推动作用,管控危机、明确底线,减少误解误判,在经贸、人文、科技等领域重启交流、务实合作,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全面修复中美关系的民意基础,共同推动全球气候变化治理、弘扬奥林匹克精神,共同推动中美关系的健康和安全发展。

3、美方虽然对华态度缓和,却依旧“小动作不断”

凤凰网《风向》: 这些天有美国媒体爆料美国秘密协助台军训练,同时美国中情局高调宣布成立“中国任务中心”。请问您认为怎么看这些美方的最新动作?判断中美关系走向的关键点又在哪里?

董春岭: 在美国,政府部门尤其是“深层国家”遏制打压中国的政策惯性很强,把中国当做唯一竞争对手的思想基础很强,美国战略精英要求遏制中国的新冷战思维很强。这些小动作也提醒中国,虽然美国现在对华态度有了一定转变,但是总体而言,美国对华大战略没变。而且,美国政府“嘴上说一套,实际做一套”的行为我们早已屡见不鲜,中国处理对美关系上也一贯坚持“听其言,更观其行”。上一个阶段我们处理中美关系的一条基本经验是“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下个阶段,这条经验依然需要我们重视和遵循。判断拜登政府时期中美关系走向的最重要“风向标”是美国即将出台的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大战略框定了美国处理对华关系的基本方向,这份报告对中国如何定位最值得关注,美国是否继续以“头号战略竞争对手”的定位和视角看中国?决定了未来三年中美关系的性质和基本走向。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12日 来源时间:2021年10月1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