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WEIBO
当前位置:首页>微博

庄飙:我的父亲庄则栋

作者:冯翔   来源:南方周末  已有 45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45岁的庄飙不停地奔走在医院大门口和太平间之间,去接一拨又一拨来参加遗体告别仪式的客人。2013年2月28日的早上,北京城先是大雾,然后大风。
    接受告别的是他父亲,享年73岁的庄则栋,曾经连续获得三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男子单打冠军的运动员。来的名人不少:濮存昕、陈鲁豫、陈喆……但唯独不见体育系统的人,甚至包括庄则栋的队友和学生……有人私下表示接到了通知:不得参加庄则栋遗体告别会。

    2013年2月28日,庄则栋遗体告别仪式上,庄飙捧着父亲的遗像
    没有人愿意公开证实这条通知是真是假,但他们都因为“种种原因”缺席了告别会,包括那些已经订好了机票的人。
    “他的人生,这一辈子‘辉煌壮丽’,肯定不辜负这四个字。”庄飙告诉记者。
1980年,庄则栋在家中与儿子庄飚、女儿庄娴合影
“第一个信号”背后
    庄飙原先叫“庄彪”,父亲给取的名字。他3岁时林彪出事,中国很多带“彪”的名字都纷纷改名,他也不例外。
    他出生时,父亲庄则栋已经是万众瞩目的冠军。1960年代,新中国没有多少在国际上拿得出手的体育成绩,也没有几个国际体育组织承认这个国家——除了乒乓球和国际乒联。庄则栋的“三连冠”,被抬到与民族自信心同等的高度。


1964年春,庄则栋与鲍蕙荞在北京郊外
    “我母亲家这边对政治有着比较明晰的判断:整人的人,你跟着他走?”庄飙对记者回忆。青云直上的父亲成为江青的宠臣,卷入政治斗争;母亲坚决反对但无济于事。关于父亲的八卦开始在全国流传:“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江青半夜打电话。”
    关于庄则栋和江青的关系,原人民日报社记者、郭小川的女儿郭小林在《郭小川与王猛、庄则栋》一文的“后话”中提到过:
庄则栋与鲍蕙荞
    我在2008年3月10日采访庄则栋时……他顺便提到了对江青的印象:“江青其实是挺有威严的,她对于我们来说就像长辈。”有人当面问过庄则栋与江青的传闻。庄一口否认,只说有一次在江青办公室抓麻雀,被她打了一下屁股,说:“冠军,给我抓住它!”
    1974年12月,34岁就坐上国家体委主任高位的庄则栋,迅速提出了“不要专业,要为工农兵服务”等口号,他和他的手下借机整了不少人,这笔账自然都要算到他头上。尽管他始终对周恩来感恩有加,但无法改变人们将他看成“四人帮”的一党。梁戈亮在电视上看见:在周恩来的葬礼上,庄则栋和江青并肩站在一起,“他在那儿笑呢”。
庄则栋(左)与周恩来打球
    “你说我爸整人,你说整了吗?那种年代下肯定整过,但肯定不是大规模的,不是血淋淋的。”庄飙对记者回忆。
    鲍蕙荞在医院生第二个孩子时,庄则栋“像个大领导”,踱着步,带着一个随从进病房看了一眼就出去了,“说是要去接见外宾”。庄飙现在还记得,唐山大地震后,母亲拉扯着两个孩子,和三个七旬上下的老人,在王府井大街的红绿灯下搭了一个地震棚,住了两个多月。在庄飙的记忆里,父亲没有去看过一眼。
庄则栋和鲍惠荞
     庄飙自小随母学习钢琴,后加入ADO乐队,成为崔健的键盘手。他对乒乓球没有什么兴趣。
    “文革”结束,庄则栋应声落马,被关押审查了四年。四年间,鲍蕙荞帮他写了无数的申诉。结果终于下来了,“犯有严重政治错误,但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庄则栋、鲍蕙荞与女儿
    尘埃落定后,两人离婚了。大部分报道说是鲍蕙荞提出离婚,而庄飙告诉记者,离婚是庄则栋提出的。
    当初鲍蕙荞决定嫁给他,正是在“文革”初期,庄则栋每天挨斗、挨揍的时候,结婚后,四拨造反派轮番上门抄家。
    对庄飙来说,父亲的“余荫”持续到“文革”结束好多年后。1987年,庄飙接到中央音乐学院电话通知:你没考上,把自己的档案取回去吧。他拿着档案突然很想知道:这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拆开一看,街道办写了一张条子:“该生的父亲在文革中 犯有严重政治错误,望你校在录取时予以认真考虑。”
“必须得赢”
    庄飙和父亲在体育运动上的惟一交集是围棋。
    1998年,庄则栋的第二任妻子佐佐木敦子的弟弟从日本来看姐姐、姐夫。说好晚上七点到,出去吃饭。庄飙五点就到了父亲家,父亲就提议下盘棋。“你小时候总看你下棋,也不知道你到底下成什么样,父亲说。好啊,来吧。我爸的棋风属于还没摆开就扭杀在一块了。”
    第一盘庄飙下得认真,很快就赢了。他发现父亲脸色不对。第二盘他又赢了。
    第三盘没走几步,敦子的弟弟已经到了。这是庄飙和他第一次见面,该去吃饭了,可父亲不依不饶:不行,棋还没下完呢!庄飙赶紧输了他一盘。父亲教训他:你要好好下,胡下可不行!
    “我说,咱们吃饭去吧。不行,我还输着呢,再来。我就赶紧再输他一盘,还不走——没分出胜负来,走什么,必须得给我赢。”
    第五盘下完,父亲赢了,大家总算出去吃饭。庄飙一看表,九点多了。
    “必须得赢了你,极端好胜,我就这么跟他下过一盘棋,我就再也不跟他下了。”庄飙说,过了一段时间,父亲终于对他说:你比我下得好。
    “我爸那人,一辈子不知道什么叫害怕,心理素质极好。就适合当一个优秀的运动员。”庄飙有时也和父亲侃乒乓球。父亲的球路从来不求好看,只要结果。“理想就是啪啪两下,(对手)就捡球去了。败在他手下,非常憋屈。”
    这种局面,到2002年方得以改变。不甘寂寞的庄则栋与商家合作,成立一家以他命名的乒乓球俱乐部。庄飙问他:爸,你不觉得开张仪式上应该请当年的战友来吗,徐伯伯、李叔叔他们?庄则栋沉默了许久。
   几个月后,庄则栋在中国新闻社一位朋友的帮助下,写了一封信:
   “中国乒协徐寅生、李富荣等领导:借北京庄则栋乒乓球国际俱乐部成立之际,我诚恳地邀请并期待你们的光临……过去我们是战友,在‘文革’中由于我犯了错误,造成了隔阂,伤害了我们的感情。经过这么多年风风雨雨,回想起来深感遗憾。我希望把我们的隔阂结束在上一世纪,这样对历史也是积极的交待。”当年12月20日,徐寅生、李富荣都应邀出席庄则栋乒乓球俱乐部的成立典礼,三人握手。媒体报道为“相逢一笑泯恩仇”。“那一次,是我这么多年惟一一次参与的。去看了看就走了,没跟任何人打招呼。”庄飙笑笑说,“除此之外,他所有的公开活动我都不参加。”
站队和站错队
    “我爸爸这人在政治上来说比较幼稚。最后觉得应该跟着毛主席走。于是……”庄飙对记者说。
   晚年的庄则栋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谈到了自己在“文革”中站错队的问题。“(我想)主席的夫人那是最稳的。因为当时我一上来的时候,首先学的就是毛主席致江青的信,毛主席说:‘我有些什么事情,我都不能跟别人说,只能跟你说。’”他当时把江青看作一个永不会倒台的靠山。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10日 来源时间:2013年03月0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