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中美举行高级别对话,努力推动双边关系战略缓和

作者:丁咚   来源:亚欧视点  已有 29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委员会主任杨洁篪当地时间10月6日与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杰克·沙利文在瑞士苏黎世举行高级别磋商。

美国方面的会议纪要称,这次磋商是对9月10日最高级别通话的“后续跟进”。

磋商是在美方作出一系列积极表态和行动后进行的。

在孟晚舟事件、台湾问题及尊重中国发展道路等中方关切的三大关键问题上,拜登-贺锦丽政府进行了非常正面的回馈,在不久前的联合国大会上,拜登总统郑重宣示,不对中国发动“新冷战”。

这些表态和举措为落实元首共识、举行“杨沙会”创造了良好氛围。

在经过除夕最高级别通话及其后的若干次高级对话后,中美关系始终迟滞不前。在此情况下,拜登于华盛顿时间9月9日再次与中方进行最高级别的通话,以求打破其上任以来双边关系长达8个月的僵局,并使其作为施政最重要领域之一的气候变化国际合作取得进展。

在全球疫情打击下,多数地区经济都面临疲弱不振的局面,更需要国际合作,稳定并扩大国际贸易。谁能在后疫情时代抢占先机,谁就能快点走出危机,推进经济的新发展。世界上头二号经济体彼此敌对,无疑不利于全球经济复苏和发展。

在这场对话进行之时,美国务卿布林肯敦促中国对恒大债务危机采取“负责任的”行动,称中国的经济行动将对整个世界产生深远的影响,全球所有的经济体都是相互交织的。

经济发展是硬道理,民生搞不上去,谁都玩不转。

全球经济的战略现实期待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停止对抗,寻求合作,共度危机。

另一方面,从国际形势看,拜登-贺锦丽政府持续推进构建最广泛的盟友及伙伴体系,跨大西洋盟友和跨印度-太平洋盟友及伙伴是其工作的重点。

欧盟在道义上呼应了拜登的诉求,但其主权和战略自主意识并未松动,跨大西洋联盟的坚韧性面临挑战。

令华盛顿略感安慰的是,退欧的英国和在印度-太平洋地区颇感憋气的澳大利亚表现得很铁杆,经过秘密协商,三方达成“AUKUS”新联盟协定。

同时,看到华盛顿抛出诱饵的莫斯科,不愿放弃千载难逢的机遇,与美方密切合作,积极磋商,不断推进双边关系正常化,双方朝着“心照不宣”的结盟方向越走越近。

“AUKUS”事件刺激了巴黎的战略危机感,保持跨大西洋盟友的忠诚和坚定,正在成为从全球性大国快速下滑的法国需要紧紧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印度-太平洋地区,澳大利亚和日本表现出了强烈的追随意识,四方安全对话(QUAD)分别举行了视频和面对面两次首脑峰会,中间还举行了局长级工作对话,印太自由联盟迈出关键步伐。

作为拜登首年外交的“压轴”之作,“全球民主峰会”视频会议,势必要将其以价值观划线的联盟战略推到一个新高度,并寻求实质性的结果。

美国军方在西太平洋日益活跃的军事行动,特别是航行与飞越自由行动,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所谓“志同道合者”的参与,包括万里之遥的欧洲国家也来“凑热闹”,是英国、法国和德国分别制定了自己的“印太战略”,将军事力量投注到这一地区,特别是英国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战斗集群在敏感区域与美国、日本部队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强化了该地区的军事和战略存在,并导致这一地区发生战略误判和军事冲突的风险,不断提高。

从内外两大现实来看,在现阶段,中美两大国关系保持稳定和可预测,改变从特朗普时期顺延到拜登任期第一年的双边关系高度紧张和对抗的局面,实现双边关系的战略缓和,更多地强调合作,将竞争维持在可控轨道上,降低对抗因素,迫在眉睫。

拜登作为华盛顿建制派的领袖,理性务实是其执政的基本底色。无论是除夕还是9月10日的最高级别对话,其基本意图都未改变,就是强调美国利益,寻求保持接触,以建设性方式处理分歧,管控冲突和危机,但方式方法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除夕对话后的安克雷奇高级对话,双方剑拔弩张、针锋相对、炮火连天,就是拜登第一次通话的结果。

苏黎世对话显著不同于安克雷奇对话,从形式上看,也少了些2+2形式主义的问题,直接由双方可以直达天听的人物面对面谈判,更有效。

所以中国人有句俚语,“一句话让人跳,一句话让人笑”,有的时候语言艺术能发挥关键作用。特朗普的大炮作风将两国关系越弄越僵,拜登当局在9月10日通话后的外交画风陡然一变。

一个具体的例子是,在台海问题上,它除了重申一个中国政策外,还通过私下渠道表达了美方关切,而不是像特朗普政府那样不管三七二十一,面对话筒大声嚷嚷。

美国即将面临中期选举,拜登必须依赖选票,但他竞选期间的不少承诺都进展不顺,尤其是其最重要的政策课题之一——气候变化全球合作,往远处看,美国经济在后疫情时代也需要持续改善。

所以白宫对于苏黎世会谈的落脚点是,“保持开放的沟通渠道以负责任地管控美中之间的竞争”,“在合作应对重大跨国挑战方面美中有共同利益的领域”。这是核心。

对人权、新疆、香港、南海和台湾问题的关切,建立在前述问题得到解决的基础之上。

为了实现其目标,沙利文强调了既要继续对美国自己的国家力量进行投入并与其盟友和伙伴合作,又要继续与中国开展高级别交往,以确保负责任地竞争。

透彻点说,拜登-贺锦丽政府的使者沙利文所要表达的核心意思,是要将美国的长期目标——以中国为对手的战略竞争,与拜登的任期目标——合作应对重大跨国挑战等拥有共同利益的领域,紧密地统一到有效管控冲突、达成双方利益最大公约数的务实原则上来。

这就为中美关系在拜登任期实现“战略缓和”创造了前提。“战略”之意主要在于拜登暂时扭转了美国对华政策滑向全面冷战的风险,“缓和”是一时而非永久的,有缓和就必然有紧张,因此不能对拜登当局的政策产生错觉,以为他不搞冷战,竞争也可以谈了。将来两国还会有关系紧张的时候,双方的竞争和对抗将呈现螺旋上升的势头。

从这个意义上讲,拜登-贺锦丽政府在对华政策方面的举措是根据现实需要在战略上的一次“微调”,但它不会改变长期趋势,不会改变两国关系的根本性质,对此必须有正确的认识。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07日 来源时间:2021年10月0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