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告诉了我们什么

李幺傻:美国历史书中的“长津湖”

作者:李幺傻   来源:酒鬼街1号  已有 269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以前我写过一本书《十万男儿血:中条山保卫战》,获得了“百部经典抗战图书”。

这本书写完后,编辑让我再写本《长津湖战役》,然而,我在图书馆查找资料后,感觉内容单薄,只写了一部分后,就放弃了。

现在到了美国,发现美国有很多记载长津湖战役的资料,当然,是从美军的角度来写的。

听说《长津湖》电影正在中国各大院线上映,我就趁这个机会,写一写美国历史书中的“长津湖”。

朝鲜战争于1950年6月25日凌晨四点爆发。

战争的头两个月,北边军队占尽优势。

到九月初,南朝鲜仅仅剩下釜山海边的一个角落。

南朝鲜危在旦夕。

朝鲜战争爆发后两周的7月7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由联合国成员国的16个国家的军队,组成“联合国军”,其中美国提供88%的战斗人员。

为什么是88%?没有解释,也不知道。

9月15日,就在南朝鲜仅剩的那个角落即将被攻克的时候,美军从朝鲜半岛的仁川港口登陆了。

仁川位于朝鲜中部,这样,登陆了的美军将北面军队拦腰截断。

南面和北面的分界线是38度线。

登陆了的美军继续向北进攻。

当时,解放军总参谋长聂荣臻和外交部长周恩来,多次向联合国发出警告:如果联合国军越过38度线,中国政府的中立立场可能会改变。

美军不听。

10月1日,南朝鲜军队越过38度线,进入北朝鲜境内。

10月3日凌晨1时,周恩来紧急约见印度驻华大使,请印度政府转告美国,如果美军越过38度线,中国可能会出兵。

然而,美军仍然置若罔闻,一意孤行。

10月7日,美军越过三八线。

10月8日,中国组织部队,以中国人民志愿军名义参战,并提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口号。

到了现在,战争就开始扩大了。战争不再仅仅是朝鲜半岛上两个小国家的事,而是世界上十几个国家的事情。

在西方国家,他们把朝鲜战争称为“第2.5次世界大战”。

10月19日,韩国陆军第一步兵师攻入平壤,联合国军逼近中朝边境。

在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面前,朝鲜根本就组织不起有效的抵抗,兵败如山倒,死伤惨重。

此时,绝大多数联合国首脑、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都认为,朝鲜战争快要结束了。

然而,他们都没有想到,就是在平壤被攻克的这一天晚上,第一批中国人民志愿军进入朝鲜。

战争开始进入白热化。

10月24日,中国人民志愿军(以下简称志愿军)第42军,与韩国陆战第三师发生战斗,将韩国军队击溃。

随后,志愿军42军124师,和美军陆战一师第7团,发生遭遇战。

经过两个星期的激战,将陆战一师第七团击退。

而美国资料写的是,“第七团撤退”。

陆战一师听闻第七团被击退,就组织其余军队,进入长津湖地区,准备在这里拦截志愿军。

和陆战一师一同来到长津湖地区的,还有陆战7师的部分兵力。

熟悉二战历史的人都知道,陆战一师是美国一等一的部队,战斗力和装备都极为强悍。

在太平洋瓜岛战役中,陆战一师仅仅以死亡650人的代价,就击毙日军14000余人。战斗力非常恐怖。

陆战一师想着,凭自己的实力,在长津湖可以聚歼志愿军第42军124师。

如果单凭人员配置和装备,124师肯定和陆战一师不能等量齐观。

但是,陆战一师没有想到的是,这时候,他们正面的对手已经不是志愿军42军124师了。

124师已经撤走了,具体撤走的原因不知道,也许是换防,也许是去后方补充。

而代替124师来的,是志愿军第九兵团。

九兵团隶属于华东野战军,陈毅粟裕的三野部队,战斗力非常强,是华东精锐。

此前,九兵团是留在福建,准备解放台湾的。

既然是作为解放台湾的主力部队,那战斗力绝对生猛强悍。

九兵团下设四个军,军下设三个师。

也就是说,陆战一师以为对面的志愿军是一个师,其实是12个师,共计15万人。

这下,陆战一师就啃不动了。

陆战一师本来想聚歼志愿军124师,现在成了志愿军九兵团聚歼陆战一师。

当时,联合国军拥有空中优势,美军飞机很快发现长津湖地区有大量中国军队在集结,比陆战一师的人数多得多。

联合国军司令麦克阿瑟就赶紧让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撤退,不要被志愿军围歼了。

然而,史密斯是一个很桀骜不驯的人,他说:“Retreat, hell! We're not retreating, we're just advancing in a different direction.”

翻译成中文就是:撤退个鬼!我们不是撤退,只不过是从不同的方向进攻。

斯密斯在美军中有“教授”的称号,他读书很多,性格倔强。

有人问:麦克阿瑟为什么不派增援部队?

陆战一师隶属于美国第十军,第十军当时其余的部队,距离长津湖都很远,鞭长莫及。

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陆战一师被志愿军九兵团吃掉。

志愿军发起了多起进攻,将陆战一师分割包围在四个地方:柳潭里、新兴里、下碣隅里、古土里。

当时,气温已达零下40度,又下大雪。

这样的天气,对攻守双方都极为不利。

美军占领了制空权,白天,飞机对志愿军阵地狂轰滥炸。

除了飞机,还有停泊在港口的五艘航空母舰上的密集炮火。

志愿军白天不能进攻,只能等晚上。

11月30日,志愿军27军向新兴里发起猛攻,突破了美军用坦克和卡车组成的防线,与美军展开巷战。

志愿军攻入了一座营房,缴获了一面旗帜。

后来才知道,这是美军第七师31团的指挥所。

这面旗帜,至今还保存在军事博物馆。

美国资料记载,当时参战的美军第七师31团,分别有:陆军第7师31团第3营、第57野战炮兵营A连B连、第15防空炮营D连、陆军第7师31团团部和坦克连(22辆坦克)。

上面是新兴里,再看看下隅里。

当时,谁都知道长津湖的美军凶多吉少,他们被歼灭是早晚的事。

可是,大约300名隶属于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的士兵,却在海军中校道格拉斯的指挥下,来到了长津湖,和陆战一师并肩作战。

在连续作战无法奏效的情况下,陆战一师开始突围。

一座小高岭挡住了去路,坚守的是志愿军20军58师172团三连。连长叫杨根思。

当时,全连阵亡,杨根思抱着炸药包,与冲上来的美军同归于尽。

美军资料中,也记载了杨根思的事迹。

与杨根思齐名的英雄,还有黄继光。黄继光牺牲在上甘岭战役中,不是长津湖战役。

11月29日,美军突破了小高岭后,志愿军准备在当晚集结拦截。但在行动之前,美军陆战队第542夜间战斗机中队,对着集结的志愿军疯狂轰炸,志愿军拦截失败。

美方资料中还记载了这样一件事。

在突围中,有一支500人的美军,在一个名叫吕超然的华裔中尉带领下,这支美军死里逃生。

吕超然是陆战一师中唯一的一名华裔军官。

他也因为这次行动,被破格提升为少校。

查找美国资料,能找到吕超然的详细记录。

吕超然的父母都是广东人,他1926年出生在美国加州旧金山市。

1944年,吕超然加入海军陆战队,部队指派他学习日文,充当翻译,并获得少尉军衔。

1950年,吕超然加入陆战一师7团一营B连,担任排长,参与仁川登陆战,随后参加长津湖战役。

因为他的华裔长相,美军担心他会被误击,总是让他穿着红衣服,以跟对面的志愿军和朝鲜军队区别开来。

11月2日,吕超然所属的第一营,遭到志愿军伏击。

吕超然用汉语大喊:“别开火,我是中国人。”

对面停止了开火,而美军趁机开火,打退了志愿军的进攻。

不久,第二营的500人遭到志愿军包围,吕超然带领手下,前往救援,与第二营汇合,成功突围。

美国两份资料都记载了这件事情。

11月8日,吕超然在一次战斗中负伤,被送往日本疗伤。伤愈后,再没有返回陆战一师,而是回到美国。

越南战争中,吕超然还参加了。

后来,他在陆战一师退役。

在突围的道路上,有一条河流挡住了去路。

美国第314军事运输队出动了8架大型运输机,空投便携桥组件。

陆战一师迅速用这些木质组件搭建了一座桥,赶到志愿军来临前,迅速通过。

而在河流的那边,美军资料记载,志愿军第58师和第60师,经过连续几周的高强度作战,仅剩200人,然而,这200人仍然发动突袭和伏击,试图迟滞陆战一师的推进。

志愿军的战斗意志,连美军最强悍的陆战一师都为之震撼。

陆战一师撤出了包围圈,来到一个叫兴南的地方,韩国第一军、美军第三步兵师、美军第七步兵师,在兴南港口布置了防御阵地。

然而,志愿军冲在最前面的27军,根本无法靠近兴南防御阵地。

美国海军第90特遣舰队,对着27军不断轰炸。

同时,兴南港口集结了193艘船只,昼夜不息地载运联合国军士兵和当地百姓撤离。

据记载,仅仅一艘叫“梅雷迪思号胜利轮”的军舰,就撤走了14000名百姓。

12月24日,最后一名联合国军士兵离开了兴南港口,美军立即对港口进行了摧毁。

据美军资料记载,当时,98000名百姓,17500辆车辆,350000吨补给,都从兴南港口乘船运到了釜山,后来,又有一万多名百姓被运到了韩国巨济岛。

而当时坐船去往巨济岛的,就包括一对夫妻,他们后来在巨济岛生了一个男孩。

这个男孩后来成为韩国总统,他的名字叫文在寅。

长津湖战役中,因为缺少防寒设备,志愿军付出了极大的牺牲。

因为美国没有志愿军的伤亡记录,我只能参照中方资料。

据党史出版社《开国第一战》第295页记载:9兵团战斗伤亡19202人,冻伤28954人(其中救治无效死亡的约3000人),冻死约1000人,累计减员48156人。减员数量占总数的32.1%。

在战场上甚至有部分阻击阵地中的志愿兵士兵全员冻死的事例。第27军80师242团第五连,除一名掉队者和一个通信员之外,全连干部战士呈战斗队形全部冻死在阵地上。

而陆战一师在战后的报告中统计,整个朝鲜战争中,陆战一师因为寒冷天气而引起7338人次非战斗伤亡。至于在长津湖战役中,陆战一师因为寒冷而减员的,没有记载。

可见,朝鲜这个地方,实在不适合打仗。

九兵团司令宋时轮称,此次战役的艰苦程度超过了长征。

1996年,曾参加此次战役的中国国防部长迟浩田访问美国时,对美国海军陆战队司令查尔斯说:“如果有现在的武器装备,那你父亲就当了俘虏了。”

查尔斯的父亲维克多在长津湖战役中任陆战一师参谋长。

长津湖战役期间,因为战事匆忙,联合国军将阵亡者掩埋在公路沿线的临时墓地。

1954年7月,联合国军发起了代号“光荣行动”的行动,寻找阵亡者遗骸。

此年7月到11月,以交换的形式,换回了4167名陆战队员和陆军士兵的遗骸。

1990年到1994年,朝鲜通过挖掘并送还了208具遗骸。

1996年到2006年,又找到了220具遗骸。

我以前采访过好几个参加过长津湖血战的抗美援朝老兵。

他们说起长津湖,就泪流满面,浑身颤抖。

“太惨烈了,太惨烈了!”他们说。

我们反对战争,我们热爱和平。

愿战争永远远离人类。向中华民族英雄致敬。

(李幺傻,著名暗访记者,畅销书作家,出版书籍30部,代表作《暗访十年》)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03日 来源时间:2021年10月0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长津湖”告诉了我们什么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