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一位华裔女性也许将要改变波士顿200年的历史,以及美国的历史

作者:Colala   来源:纽约时间  已有 121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吴弭照片,来自 Michellewuforboston.com

波士顿市长竞选9/14号初选结果已经出来, 从7位候选人中选出2位进入11/2号的决赛圈, 36岁的华裔女性, 吴弭 (Michelle Wu), 以33%的选票率高举榜首,第二名候选人Essaibi George 则以22%的选票率低空飞过进入决赛圈 (Essaibi 领先第三第四名约3%)。前面四位候选人都是女性, 垫底的是几位男性候选人,选票率惨不忍睹,从0%到3%不等,这次波士顿市长竞选,谁是最后人选还有变数,但是大家非要选个女市长出来是肯定的,波士顿正在跟上欧洲的步伐,女性在政界的地位也越来越重要。

波士顿市长这次竞选,有很多突破历史性的地方,譬如说这次竞选的前面四名候选人全是女性有色人种,吴弭是华人二代,第二名的Essaibi是阿拉伯二代, 第三名的Campell和第四名的Janey都是黑人女性。波士顿的市议会,一共13名议员,现在是八名女性。这个也反应了波士顿最近这些年的人口变化,白人下降到人口的45%, 有色人种正在市政府里担任职务的越来越多。从波士顿1822年设立市长以来,一直到2020年,都是白人男性担任市长, 2021年因为现任市长Marty Walsh出任拜登政府的劳动部长,担任代理市长的是黑人女性Janey。如果吴弭被选上,那么就是波士顿200年来第一位女性市长,第一位有色人种市长。

吴弭代表了波士顿受过高等教育的一代年轻人,但她这次的选举胜利,却是靠她非常传统的亲民方式,她经常出现在农贸市场,小饭店开业典礼,各种街头的节日庆祝,她认真聆听大家的问题,为他们想解决方案。

对还不了解吴弭的读者来说,且让我们来看看吴弭的成长经历。

吴弭出生于芝加哥南区(黑人区),父母是第一代台湾来的移民,不懂英文,做小生意谋生,吴弭是家中四个孩子的老大, 以全优成绩高中毕业,荣获总统奖学金, 在2003年进入哈佛大学本科就读,2007年本科毕业,2012年哈佛法学院毕业,师从哈佛法学院教授, 美国国会参议员,伊丽萨白·沃伦 (Elizabeth Warren)。

2007年本科毕业后,吴弭在著名的波士顿咨询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工作, 但是不久其父母离婚,母亲出现精神病前兆, 两个妹妹尚为年幼,一个10岁,一个16岁,吴弭辞去波士顿咨询公司的工作,回芝加哥照顾母亲和妹妹们,同时开茶餐厅谋生。2009年,吴弭带着病重的母亲和幼小的妹妹们返回波士顿,进入哈佛法学院学习。在照料母亲和妹妹们的艰辛生活中,吴弭深刻领会到穷人生活的不易,为了改善穷人的处境,吴弭决定全力以赴做社区工作。在法学院期间,她为当时的波士顿市长业余工作,起草出在波士顿开办餐馆的法规指南,并推出移动餐车(food truck), 让一些大的办公社区中午吃饭难问题得到缓解,后来吴弭又在波士顿医疗中心(Boston Medical Center)为穷人提供法律帮助。

吴弭在2013年首次成功竞选为波士顿市议员,此后三次竞选连任成功, 2016年她被全票通过成为波士顿议会的议长。在这次出来竞选市长之前,她已经担任了7年的议员,议长 , 平日里 深入社区群众,倾听群众的想法,她的立法不是高高在上的乌托邦,而是扎扎实实为了解决群众的现实困难,尤其对波士顿的中小企业发展方面的立法,更是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所以这几年波士顿中小企业的发展是比较蓬勃兴旺的,而且在疫情之后也恢复的比较快。

吴弭的这份金光闪闪的简历背后,是怎样的艰辛和汗水凝聚而成。吴弭的父母希望她做什么?和我们大多数第一代移民一样,当然是希望自己女儿做大律师做咨询公司赚高薪。有一次接受采访的时候,吴弭说她妈妈和她住在一起,因为这样老人家享受天伦之乐,更有利于她的精神康复,然后老人家早上起来经常叮嘱她说,你不要再去忙政治阿,好好赚钱,吴弭就答应说好的好的, 然后让两孩子围上去叫婆婆, 转移走老人家的注意力。

那么在接下来11/2的竞选中,谁将会是最后的胜利者?笔者自己也去参加过吴弭的助选活动,体会到了波士顿年轻人和底层劳动人民对吴弭的殷切期望,且让我们来对比一下这两位候选人的关键政策。


图片来自Boston.com

第一:住房发展计划改革[1]

吴弭发誓要对波士顿的住房进行大的整改,呼吁对波士顿区的住房建筑准许(zoning code)进行全面的重新审查。这几年,波士顿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导致对住房的需求增加,房价和租金都涨的很快。有一次我去市区支持吴弭的竞选活动(Canvass),和我一起去居民区敲门的是一对年轻夫妻,30岁出头的年轻人, 刚刚结婚,他们在波士顿的大学毕业后,因为热爱波士顿的文化而留下来定居,但是面对波士顿飞涨的房价,他们可能会被迫要离开波士顿, 而回到老家德克萨斯州去。那天竞选活动正好是女孩的生日,我笑问你老公给你准备了什么礼物?她说我要的礼物就是让他花一天时间陪我做我想做的事情,支持Michelle Wu的竞选。而和来应门的选民们聊天的,大多数人都有对日益高涨的房价的担忧,一个老人说我很抱歉你们年轻人会因为房价飞涨而不能留在波士顿发展,不像我们在80年代,买下这个联排公寓不是个难事。 波士顿的Zoning code还是上世纪的60年代制定下的,早已经跟不上现在人口增长的需要,60年过去了,很多区还都是不能超过三层的多居民住房区,(3 floors Multi-family) , 建筑发展商因为zoning code的问题,没有兴趣来开发,很多老房子的屋主也没有钱装修, 导致市场上房子供应不足,而且很多房子又老又破。

吴弭支持暂时的Rental control (房租增长控制),但是她也说这不是长久的解决方法,同意长久的房租增长控制会对经济有反向作用,但是她说这是目前来说稳定大家生活的权且之计, 从根本上的方法是对住房的计划和发展做出根本性的改变,增加经济适用房的供应(affordablehousing)。就在9/18号早上,麻州首个拉丁裔参议员 Chang-Diaz也背书吴弭,主要就是赞成她的住房改革政策,她说,吴弭不但是有这个视野的人,而且她是有这个团结社区的能力去做到这个事情的人选[2]。

Essaibi George则反对房租增长控制,但是她也同意要从别的方面进行改革,她更愿意保留现有的相关机构和法规,做出改良,而吴弭呼吁更深刻步子更大的改革。

第二:教育改革

教育上吴弭大胆提出的就是要在波士顿普及3-4岁孩子的Pre-K 教育(affordable early child careeducation)。在波士顿,现在平均幼托所费用每个孩子每年是2万美元,排名全美第一高[3], 而幼托老师的平均收入是$2.4万美元,收入是相当低,很多费用去了房租水电管理费用等,吴弭提出政府要贴补低收入家庭幼儿教育费,并且提高幼儿园老师收入。现在市区其实有不少办公区或者商业区有空房闲置出来,吴弭提出市政府应该利用起来这些闲置资源给幼托所。高昂的幼托费用也是年轻家庭的一个巨大负担。笔者在市区助选的时候,一个50多岁的幼儿园老师也在走街串巷敲门,为吴弭竞选,她希望新任市长能够看到大批幼儿园老师收入很低,而家庭的幼托费用又过于昂贵的现实问题。

对波士顿的年轻学生,吴弭提出要加强对波士顿的麦迪孙职业高中(Madison Park Technical Vocational Highschool)的资金和师资投入,从而为波士顿地区培养更多的实用性技术人才。

吴弭的教育方针非常具体而深入,譬如增加学校的心理健康咨询服务,提供更多对贫困孩子的运动机会,更新学校的设施等等,现在很多公立学校的老师看到一些贫困破碎家庭的孩子的需求,但是她们没有资源去做这些事情。吴弭是切切实实倾听了老师和学生的需求,并致力于提供解决方案。

在华人社区中比较有争议的就是,波士顿有三个需要通过考试录取的高中,现在学区委员会在进行入学考试改革,这个入学规则其实是全部由学区委员会投票决定的,从2020年秋季入学开始,说是要增加学生多样性,除了考试之外,也考虑了其他因素。这个入学规则(admission policy)连续两年获得了七名学区委员会的全票支持通过。

这个争议热点话题上,Essaibi支持以前的入学标准,而吴弭支持现在的入学政策。客观地说,市长支持不支持这个事情,只是个观点而已,并不影响学区委员会的投票决定。亚裔家长如果觉得利益受损,去争取进入学区委员会,直接改变投票结果是最有效的方式。目前来说应该是很难,因为7名学区委员是全票支持入学政策改革的。这个改革并不是取消考试,按种族配额入学,而是有点像美国的私立大学,考虑了AA的因素在里面,但是考试和综合素质也是要紧的。再退一步说,Essaibi虽然支持以前的入学标准,但是她也说了要通过其他方式增加学生的多样性,所以,本质上没啥区别。

第三:交通改革和绿色能源工业计划

如果你住在郊区的话,每月进程的通勤月票,在波士顿是300多美元/月, 吴弭提议大规模取消MBTA (地铁和通勤火车)票费。笔者看了2020年的波士顿MBTA年度预算[4], 总年度支出约20亿美元,其中票价收入是7亿美元左右, 还有广告收入约1亿多美元,剩下全靠州和联邦拨款。这个计划非常大胆,如果从好的角度来讲,可能会降低居民生活成本,增加人员流动刺激消费,并会促使人们向远一点的低房价区搬迁。从差的角度来说,当然是纳税人又要多交税或者从别的项目里节省下来费用。

吴弭对新能源计划是让波士顿地区2040年达到碳排放中性化,比现在的计划提前10年, 如果学校和公共交通设施这期间需要维修或重新建设的,都要按照绿色能源标准来,预计这样的绿色能源新政能给波士顿带来大量新的产业和就业机会。

Essaibi和吴弭在交通改革和绿色能源计划上是有很多类似的地方的,区别就是Essaibi认为小范围取消公共汽车票价现实,而大范围取消MBTA票价不现实。

第四:削减警察经费

这个事情上,9月14号之前的七个市长候选人,其实六个都支持削减警察经费,只有Essaibi说要增加增加警察经费,目前波士顿有2000名警察,Essaibi提议再增加300个。是不是真理就掌握在Essaibi一个人手里?我们且来看看吴弭的削减警察经费计划。

首先波士顿有1/4的警察年收入超过20万美元,(对比一下幼儿园老师的年收入2.4万), 吴弭呼吁对警察的加班工资设立最高限制, 取消现在有的警察每出庭一次,自动算加班四小时的规定。推进办公自动化和使用更多的普通工作人员来做文职工作,而不是让警察来做, 因为警察有特殊使命,所以哪怕做同样的文案工作,警察的薪水是要高很多的。吴弭说要让警察的加班工资花在真正的不可预测的公民的安全突发事情上,并且要增强警察的纪律性,犯了严重错误的警察,要允许被开除。

节省下来的经费,吴弭建议成立精神健康的医生和社工队伍,专门用来响应各个社区的无家可归者, 酒精毒品成瘾者,成立治疗中心(treatment center), 对他们提供帮助。最近9/7号波士顿环球报专门报道了Roxbury的Clifford park公园,本来是孩子们的橄榄球,棒球,网球,足球场地,最近由于太多吸毒者乱扔用过的针头,教练们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公园的使用。一个教练说,每次练习前,我都能在场地里捡掉15-20根针头,这是个孩子们的公园,这种行为是我们城市的耻辱。[5]

我们不少华人朋友总是认为理念不同就指控对方出卖华人利益,但是这是个多元化的社会,不是每个人认为的华人利益都一样,你可以不认同吴弭的执政理念,但是你不能指控吴弭出卖华人利益,我的一个朋友在波士顿市中心公园(Boston Common)那里,在今年三月,四月,五月,六月组织了四次抗议亚裔被歧视 (Stop Asian Hate) 活动,吴弭每次都来出席发表演讲,你能说吴弭不在意亚裔的利益?吴弭在波士顿的中国城也有很高的声望,因为她帮助那里的小商业主,她倾听他们的困难,争取市政府对社区的资源。

华人朋友们,如果我们都加把力,把吴弭送上一程,在今年的11月,她或许就会成为一个美国很有影响力的大城市的市长,在未来,她也许会成为部长,成为总统候选人。肤色政治真的对我们毫不重要吗?我看到我们的华二代高中孩子,在给吴弭做竞选的时候,他们是自豪的,亲近的。大家可能都有感受,说孩子阿,从小和哪个族裔都玩的好,上了高中大学后,就开始以族裔聚堆了,肤色对孩子们是起作用的,有一个华二代的波士顿市长,对孩子们来说,就是很正面的人生榜样。

祝吴弭和我们的华二代们,在美国,枝繁叶茂,顶天立地。

作者简介:Colala,旅居麻州艾克顿小镇、家庭工作生活之余喜欢观察人文政治,偶然码码字。

参考资料:[1]https://www.boston.com/news/politics/2021/09/15/michelle-wu-annissa-essaibi-george-differences-boston-mayor/[2]https://www.bostonglobe.com/2021/09/18/metro/chang-daz-endorses-wu-boston-mayoral-race-saturday/[3] https://patch.com/massachusetts/boston/ma-child-care-costs-are-most-expensive-country-report[4] https://www.mbta.com/financials/mbta-budget[5]https://www.bostonglobe.com/2021/09/07/metro/dirty-needles-practice-field-force-boston-bengals-pop-warner-football-program-make-move/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20日 来源时间:2021年09月2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