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美学者建议美将基础设施纳入国内和外交政策

作者:   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已有 61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Wilson Center)发布纽约大学发展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前世界银行经济学家萨德克·沃赫拜(Sadek Wahba)执笔的报告称,美国应从中国的基础设施政策中汲取经验教训,在拜登基础设施计划的基础上,制定一项综合的国内基础设施政策,但同时也必须将基础设施作为其外交政策的一部分。报告摘要如下:

任何一项长期战略都需要一项国内基础设施政策,该政策不应依赖短期筹资机制,而应依靠不受拨款风险影响的长期解决方案。它不仅需要私人国内资本,还需要外国资本,后者在国际投资中积累的在基础设施方面的经验将是有价值的。该政策还应该避免为了纯粹凯恩斯式的财政刺激而投资基础设施,因为有其他更有效的手段来实现此类财政刺激。

报告认为,一项新的基础设施政策应包含以下关键项目:

资助国内基础设施

拜登政府提出的基础设施计划主要依赖提高企业税率和其他税收措施,但把税收作为唯一的解决方案是不够的。仅依靠政府支出也难以成功,除非是为了短期效益。拜登政府有一个难得的机会来开启美国生产力的新时代,并将基础设施建设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

创建一个实收资本为1000亿美元的美国基础设施银行,该银行可以以10:1的比率借贷,筹资一万亿美元的永久资本,而不用增税;

在州和地方层面提出能力建设倡议。作为基础设施银行的一部分,或通过美国市长会议等其他机制,为负责设计和实施美国各地数百万美元项目的州和地方机构提供技术帮助和支持;

鼓励发展公私伙伴关系(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s),这将允许私人部门——包括国内和外国资本——对已确定的项目进行投资;

鼓励发展公对公伙伴关系(Public-Public Partnerships)。美国的各养老基金管理的资产超过18万亿美元,能从基础设施投资中获得巨大利益。

该建议的第二个组成部分是制定一项连贯的外交政策战略,提高美国的全球地位,支持国内和国际基础设施投资。支持这一战略所需的行动包括:

邀请外国退休基金投资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邀请外国资本投资美国基础设施银行,邀请关键的外国盟友参与创建美国基础设施银行;取消阻碍外国资本投资美国基础设施的税收;拜登政府和国会或许可以考虑邀请中国公司投资美国的基础设施,但必须在与中国达成全面协议的背景下进行。

资助美国的国际存在

在外交政策方面,美国需要采取一系列关键措施来重建其全球地位。

重建美国的国际开发金融机构。立即采取行动巩固现有的机构,对这些机构进行强有力的治理,给它们清晰的授权和足以与中国竞争的资产负债表;

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中设立一个负责基础设施协调的职位,该职位将在美国不同部门之间进行协调,并制定一项综合的方法来实现美国的目标;

将基础设施特有的标准纳入美国国际气候融资计划(ICFP)。气候变化与基础设施投资有着复杂的联系,拜登政府可以制定基础设施项目标准或为基础设施制定独立的补充融资计划;

发起一项美国全球可持续城市技术和创新基金。美国应该将拟议的基础设施计划中的资金用于基础设施技术的开发,包括能效系统、新电池和新的公共交通运输系统;

在全球基础设施建设中与中国在合作的同时竞争,而不是冲突。美国需要认识到,除了在一些领域与中国合作,在另一些领域与中国竞争,它别无选择。美国应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合作,使其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积极贡献者;并应与日本一道加入亚投行(AIIB),在该机构内开展工作以确保其符合“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积极反对不符合国际标准的项目。

本文摘译自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网站报告Integrating Infrastructure in U. S. Domestic & Foreign Policy:Lessons from China。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17日 来源时间:2021年09月17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