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中国娱乐界与世界分道扬镳 谁更受伤?

作者:   来源:VOA  已有 37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近日,知名艺人谢霆锋透露已申请退掉其加拿大国籍,人气男星鹿晗发声明终止与瑞士名表的代言合作,以“捍卫国家主权”。而在美国,喜剧演员、制片人亚当·桑德勒却迫于压力将自己的电影背景从中国搬到西班牙。浅看之下,中国娱乐圈和美国及世界似有脱钩之势。专家表示,美国娱乐界避开中国市场,利润损失或许没那么大。

中国艺人与别国“划清界限”表忠心

据微博网友爆料,瑞士名表爱彼(“Audemars Piguet”)的总裁近日在接受采访时声称台湾为“国家”。

鹿晗工作室官方微博9月5日发布声明,谴责爱彼品牌公开发表的不当言论严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宣布终止与该品牌的合作关系。

爱彼官方微博随后发表声明为此前的言论道歉,并宣称“始终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坚定维护中国的国家主权和领土的完整性。”

香港知名艺人谢霆锋最近在参加《蓝羽会客室》访谈节目时表示,他已经申请放弃加拿大国籍,并强调自己是香港出生的中国人。

这两名艺人的行为是中国政府近年来不断加紧对娱乐业管控的结果。

中共当局对行业的整肃扩延到娱乐界的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要求坚决抵制失德人员、政治立场不正确、与党和国家离心离德、高价片酬的艺人等,要求娱乐界旗帜鲜明树立爱党爱国、崇德尚艺的行业风气。

中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星期四(9月2日)发布通知,要求从严整治艺人违法失德,坚决不用政治立场不正确、与党和国家离心离德的人员、违反法律法规、冲击社会公平正义底线、违背公序良俗、言行失德失范的人员。

通知进一步要求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树立节目正确审美导向,严格把握演员和嘉宾选用、表演风格、服饰妆容等,坚决杜绝“娘炮”等畸形审美。坚决抵制炒作炫富享乐、绯闻隐私、负面热点、低俗“网红”、无底线审丑等泛娱乐化倾向。

美国艺人迫于压力将电影“转场”

美国喜剧演员、编剧、制片人亚当·桑德勒近日在一档网络节目上披露,在创作电影《飞身救球》(又译《喧嚣》,英文名“Hustle”)时受到网飞(Netflix)的压力,不得不将背景从中国搬到西班牙,因为网飞在中国没有业务。

这部电影讲述的是桑德勒饰演的篮球球探在海外发掘到一名国际篮球明星,并试图说服他来NBA打球的故事。

桑德勒在节目中说:“最初写的是我在中国找到了一个球员,但是正巧,网飞没进入中国。所以他们就说,‘你们能不能让我们在拉丁美洲或欧洲找到一个人?'所以接下来你懂的,我就改成了马略卡岛。”

南加州大学美中学院教授杜克雷(Clayton Dube)告诉美国之音:“由于网飞在西班牙和其他欧洲国家或西班牙语市场,它要求亚当·桑德勒改变他的电影的发生地,希望能够利用地理位置来激发潜在的订户兴趣。”

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媒体研究助理教授孔安怡(Aynne Kokas)认为,美国和中国的娱乐界都会面对压力,但中国艺人面对的压力来自政府,美国则来自市场。

孔安怡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美中娱乐界)有不同类型的压力。所以我认为,从财务的角度来看,美国公司肯定会审视他们在中国的曝光度。它们需要考虑到投资多少,对中国市场的依赖程度,但美国政府没有要求,甚至没有委婉地要求他们停止在(中国)娱乐领域经营。相比之下,(中国)有很多法律让中国艺人遵守同样的民族价值观,这给中国艺人带来了不同类型的压力,造成了困难。”

美国流媒体巨头网飞2017年曾与中国的爱奇艺达成内容许可协议,试图以此挺进中国市场,但后来由于效果不佳而以中断合作告终。

网飞联合首席执行官里德·黑斯廷斯在接受 CNBC采访时说,该公司近年来并未试图进入中国市场,而是专注于全球其他地方的增长机会。

他对CNBC说:“几年前,我们被中国政府拒绝了。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没有在中国花任何时间。我们在亚洲其他地区——尤其是印度、韩国、日本、印度尼西亚,然后是整个欧洲和拉丁美洲——有很多机会。”

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媒体与文化研究学院副教授温蒂·苏(Wendy Su)告诉美国之音,中国政府有着最严格的审查和监管制度,使美国流媒体很难进入中国市场。

她说:“中国政府不允许像网飞这样的美国流媒体公司在中国经营。如果网飞在中国运营,中国就没有办法控制内容的来源。”

加州州立大学多明格斯山分校政治与亚太研究学院的朱杰灵博士(Katherine Chu)认为,美中两国关系不断恶化也给美国娱乐公司进入中国市场造成了影响。她告诉美国之音:“当前,我认为前总统特朗普的贸易战也激化了美中之间的矛盾,将矛盾提升到了思想意识的层面。而中国还是希望能在特别是国内观众面前树立自己是强国的形象。它不希望被看作是失败者,所以它维持自己强硬的形象,捍卫国际和国内市场。”

温蒂·苏说:“随着双边关系恶化,美国民众对中国的负面印象越来越多,或许越来越多的好莱坞电影人不愿意冒犯美国和西方观众,不得不考虑美国主流意识形态。”

美国娱乐界如果不跟中国玩了,到底受伤的是谁?

温蒂·苏说,避开中国市场,这些公司将不得不放弃一些利润。虽然没人能估计这方面的利润损失会有多大,但南加州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教授和中国电影业专家骆思典(Stanley Rosen)告诉美国之音,或许情况并不那么糟。

他说,首先在电影业,中国每年给其它国家进口电影配额30多部,所以美国能进入中国市场的电影数量本来就非常有限。而电视剧方面,中国自2014年以来不断加紧管控,使中国的流媒体不再能自由的播放外国电视剧。

“他们现在在播放外国电视剧方面受到非常严格的限制,如果他们允许你播放,你必须提前提交整季节目的字幕给他们审查。因此,网飞并没有失去他们当初在市场更加开放时尝试进入中国时可能会失去的。”

但是温蒂·苏说,一些美国电影人因拒绝中国审查制度而拒绝将自己的电影推广到中国,他们相信自己的电影不需要中国市场也能叫座。

她说:“例如,昆汀·塔伦蒂诺拒绝遵守中国的审查要求,并认为他的电影《好莱坞往事》可以在没有中国市场的情况下赚取足够的利润。”

但她也说,中国市场确实帮助另一些在美国本土市场表现欠佳的美国电影赚取了更多的利润。例如道恩强森2018年的《横冲直撞(Rampage)》在美国票房为 1.01 亿美元,在中国票房为 1.56 亿美元。

她说,美中娱乐界的关系是一种相互依赖的关系。好莱坞依赖中国市场获取利润,但好莱坞对中国电影市场和产业的繁荣也具有重要意义。

另一方面,朱杰灵说,中国需要美国娱乐公司的技术和人才来搭建自己的平台。

她说:“中国(娱乐界),特别是中国电影人需要在好莱坞的美国公司,因为他们需要平台。他们想要好莱坞已经建好的工作室,想要人才,想要技术,甚至是非常小的方面,比如编剧,如何写出满足全球观众胃口的剧本。因为中国非常努力地复制好莱坞模式然后销售中国电影。……他们需要美国的人才、技术。他们想用美国的知识来搭建基础,甚至帮他们迅速发展一个计划以便他们在2035年能主导整个电影市场。”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10日 来源时间:2021年09月0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热点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