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周农建:为什么美国在阿富汗会失败?

作者:周农建   来源:世界灵敏度  已有 64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争,其结局可以用一败涂地来形容。这场战争打了20年,耗费高达2万多亿美元,几千士兵阵亡,超过2万士兵受伤,最后一无所获,又回到原点。

美军撤离的最后日期8月31日到来之前,阿富汗局势已急转直下,首都喀布尔已落入塔利班之手。由美国和北约装备并训练了20年、号称有30万之众阿富汗政府军,在塔利班的进攻面前,没有表现出任何有军事意义的抵抗,基本上是望风披靡,非降即逃。

为什么像美国这样的世界头号军事强国,当年攻入伊拉克和阿富汗时,轻而易举击败其正规军队,却对塔利班这样近乎是“乌合之众”的民兵组织束手无策呢?

这实际上涉及一个现代战争规则问题。所谓阿富汗是“帝国坟场”的说法,固然有过去英国、苏联和今日美国等“帝国”在阿富汗失败的例证,但这不过是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一个文明冲突的现实和对战争规则的不同认知。这就是:一支遵循现代战争规则的军队,无论如何强大,在以平民为盾牌,隐身于平民之中的抵抗运动,包括所谓的“游击战”“人民战争”面前,都会束手无策。

当在一方的认知中,任何无辜平民都可以成为斩首和恐怖袭击的对象,而在另一方的认知中,对平民的任何伤害都有可能面临本国的军事审判时,则无论军事力量有多大的差距,实际上都会被这种道德规则的差距所抵消。

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当年成吉思汗西征,席卷欧亚大陆时,并没有遭遇所谓的“帝国坟场”。因为据历史记载,当年的蒙古铁骑在征服中采用的,是比今日恐怖主义更古老、更野蛮的战争规则。

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争最后以失败告终,具有一种历史的标杆意义,从文明冲突的层面看,它标志着现代西方文明在与古老的伊斯兰文明冲突中的一大挫败。这意味着,西方世界试图在古老的文明板块中,以直接的军事力量,按现代文明规则,来推行其文明模式的努力,是不可能成功的。

阿富汗的战争失败,从策略的层面看,也与西方世界的错误选择有关。在当今世界,实际上存在着三种文明形态的博弈:现代西方文明、前现代的世俗专制主义,和更古老的政教合一的伊斯兰主义。世俗专制主义是一种较为接近现代西方文明的文明形态,然而在三方的博弈中,西方人不是与较近的文明形态结盟,却反其道而行之。

阿富汗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当年苏联人在阿富汗扶植世俗政权,美国却来挖墙脚,不惜支持塔利班,提供武器、资金和人员训练。最后苏式威权主义政权被推翻,奉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塔利班上台,结果如何?一方面导致阿富汗文明倒退,进入更黑暗时代;另一方面,塔利班对美国并不感恩戴德,反而与卡伊达组织混在一起,导致九一一事件的发生,美国自食其果。

还有,在中东地区原本存在一连串的世俗专制政权,包括伊拉克的萨达姆、利比亚的卡达菲、叙利亚的阿萨德。尽管这些政权有非民主、非人权的一面,但与极端伊斯兰主义相比,其无论在社会自由度、妇女解放、对西方文明的接受等方面要好得多。其实,假以时日,这些国家是有可能逐渐西化的。

对西方世界来说,这些世俗政权如同一道阻止极端伊斯兰主义的堤坝和屏障。但西方人硬是亲手将这道堤坝摧毁,以直接的军事入侵,或鼓动所谓的“阿拉伯之春”,将这些政权一一推翻,最终又是自食其果,导致原本受这些世俗政权压制的极端伊斯兰主义卷土重来,泛滥成灾,人民死伤无数,颠沛流离,大批难民涌入西方,曾经被解放的妇女又回到担惊受怕的处境,中东地区百年来的文明熟化进程,几乎毁于一旦。

而那些被西方人从专制政权下“解放”出来的极端伊斯兰主义者,会感激西方人吗?非但没有感激,反而比那些被打倒的世俗专制者更仇视西方世界,更抵制西方文明。这就是文明的距离:一种更古老的文明对现代文明的排斥。这要远大于较为晚近的前现代文明对现代文明的排斥。

尽管一再遭遇挫败,西方人的这种认知和选择错误却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即便到了今天,当亚洲和其他地区的一些威权主义国家,以非西方的方式对付极端伊斯兰主义时,西方国家仍然是选择站在后者一边,甚至为此不惜祭出包括“种族灭绝”在内的种种极端指控。

为什么像萨达姆和卡达菲那样的,在西方军事力量面前不堪一击的世俗专制政权,却能毫不费力地压制住令西方人束手无策的极端伊斯兰主义?这实际上就涉及对不同文明规则的运用。西方人的那一套规则,在极端伊斯兰主义面前是无能为力的。

这样说,并不是说专制主义就不再邪恶,就不应当被取代,而是说,在这种新旧文明的三方博弈中,应当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而不是反向操作,远交近攻,先去打倒那个较轻的“害”,导致一种更古老、更落后的文明形态,取代一种较为晚近、较为进化了的文明形态。

文明的发展不能揠苗助长,不可能省略和跳过中间环节,一蹴而就、一步到位。一种古老的文明,只有经过某个中间阶段的文明熟化过程,才有可能进入下一个阶段。这是历史发展的规律。

人类文明发展的进程原本是从较古老的形态,进化到较现代的形态。从政教合一,到世俗专制,再到当代民主政治,这种政治文明的进化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西方人在阿富汗,在中东地区试图以直接的军事入侵,复制西方政治模式,实现文明的跳跃,最后都以失败黯然收场。美国在阿富汗战争的失败,就是一个最新的例证。

作者是中国旅美学者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07日 来源时间:2021年09月0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