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博尔顿:中俄已经在利用阿富汗撤军获取对美优势

作者:约翰·博尔顿   来源:观察者网  已有 42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导读】 美国著名鹰派人物约翰·博尔顿近日在美国《华尔街日报》撰文,猛烈抨击拜登的撤军决策并妄自忖度中俄等国的决策动机。在文中,他对美国外交政策提出了一些激烈的建议,但这只代表其个人观点。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美国的阿富汗撤军以悲剧收场。这一悲剧具有深远的战略意义。“结束永久战争”这一口号隐含着一个重大的误判,即美国撤军只会影响到阿富汗。而实际上却正相反,这次撤军可被看成是一次重大的、令人深感遗憾的美国战略调整。我们的主要全球性竞争对手中国和俄罗斯已经在借机获取优势。

它们和其他许多国家在评估美国放弃阿富汗这一事件时,并不只是简单地考虑它对抗击全球恐怖主义威胁产生了怎样的直接影响,还会借此评估美国的全球目标、能力和决心。

在短期内,为了应对来自阿富汗的威胁并抓住相关机遇,中国会谋求增强其在巴基斯坦本已相当大的影响力,而俄罗斯也会积极影响中亚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两国都将拓展其中东计划,并通常是与伊朗一道。现在还没有证据表明白宫已准备好应对这些威胁。

从长期来看,北京和莫斯科在威胁美国及其盟友方面有着天然的分工,可分为以下三个不同“战区”:中国关注其周边从日本到东南亚再到印度和巴基斯坦的长弧地区;俄罗斯关注东欧和中欧;在中东地区,俄罗斯、伊朗和中国则结成三国同盟。美国在制定计划时必须考虑到众多威胁同时出现在上述地区以及其它地区。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拜登总统日前还提出了前所未有的国内开支计划,这凸显出在保护美国的众多利益时,我们的国防能力是捉襟见肘的。因此,华盛顿现在最紧要的任务是确保国防预算能大幅增加,做好准备应对从恐怖主义到网络战争的各种威胁。单靠外交手段是无法应对这些威胁的。

拜登声称美国需要结束其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以便更有效地对抗中国,而中国却并不在意这种说法。北京在意的是新出现的机会:巩固其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利益;防止伊斯兰恐怖主义蔓延到中国;努力控制本国周边地区,主要是台湾地区、南海和印度。

这些举措正与中国对西方的致命威胁完美契合,使我们面临着比阿富汗溃败更严重的威胁。相比之下,华盛顿却难以随机应变地做出战术动作以应对中国的具体招式。阿富汗问题迫使我们进行更深入的概念式思考(译注:conceptual thinking概念式思考是指借由拼凑片段和着眼大格局来了解一个状况或问题)和战略性思考。在这样做的同时,我们可以立即抓住几项政策要点。例如,为了明确我们对台湾地区的防卫承诺,我们应该驻军台湾。在整个战区范围内,我们需要增加预算以增强我们在东海和南海的海军力量,从而建立威慑以对抗中国的主权主张。

我们必须加强与印度、越南和其他国家的防务关系。“四国机制”(印度、日本、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合作范围应该急剧扩大,要把集体防御议题纳入进来,而四方机制本身也应该考虑扩大组织规模。中国还向巴基斯坦和朝鲜等国扩散了弹道导弹和核技术,我们必须加大压力迫使中国为自己的这一危险政策负责。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在6月份的美俄峰会上见到了一位虚弱、萎靡的美国总统,这无疑令普京备受鼓舞,使人想起了赫鲁晓夫在1961年与肯尼迪总统会面后的样子。拜登随后在北溪2号项目和阿富汗问题上的示弱表现也肯定使普京先生笑的更加开心。他将在中亚积极行动以遏制任何有可能死灰复燃的伊斯兰恐怖主义,但他的长期关注重点仍是俄罗斯的欧洲邻国。

普京看到了欧洲的手足无措,这个欧洲正担心本地区重新出现冲突,这主要是因为它担心美国会畏惧退缩,甚至干脆退出国际事务。尽管特朗普总统和拜登总统上台并不代表某种趋势出现(特朗普当选只是一种反常现象,而拜登不过是一个典型的民主党人),但拜登在没有警告北约盟国的情况下做出了撤军决定,已使本就脆弱的美欧互信彻底破碎。美国不可避免地会要求欧洲发挥更大的政治-军事作用,但这一呼吁会和之前美国的呼吁一样毫无作用。欧盟永远不可能成为全球地缘战略玩家,因为它习惯性地动口不动手。

这就使得北约(拜登先生此前已使它滑向了自满状态)只能在阿富汗问题上抛弃了盟友。欧洲不应像此前那样先责怪华盛顿干涉过多,后又责怪华盛顿管的太少,而是要做出决断它是真的重视北约集体自卫权还是仅仅在叶公好龙浅尝辄止。当德国和其他国家的国防能力与其经济实力相匹配时,他们的意见才会有人听。在等待的过程中,美国应该与“亚北约联盟”(主要是中欧和东欧国家)和其他受到威胁的非北约国家合作,去对抗普京的帝国本性。我们在欧洲的兵力部署也可以做出相应调整。

在中东,伊朗是中国首选的石油供应国,也是与俄罗斯一道支持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俄罗斯伙伴国。对北京和莫斯科来说,德黑兰既是为它们做颠覆工作的打手也是衬托它们地区影响力的帮手。最近,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展开军事合作就是明证。鉴于美沙矛盾和美国可能与伊朗政府展开奥巴马式接触,沙特政府与俄罗斯合作就是在预防这些风险。海湾地区的阿拉伯人担心,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可能预示着美军也会撤出伊拉克,甚至美军会从位于他们国土的重要海空军基地撤出。那么,谁不未雨绸缪呢?

华盛顿绝不应重返2015年伊朗核协议。原因很简单,然而拜登政府却还是不明白。拜登政府关键是要认识到伊朗的目标与美国、以色列和大部分阿拉伯世界的目标根本对立。只有换掉德黑兰政权才有可能减轻整个地区受到的威胁,而这却是中国和俄罗斯最不希望看到的。

可悲的是有些人,他们以为从阿富汗撤军是一劳永逸的决定,不会产生太大的负面影响,但世界却远比他们想的复杂。撤军的后果已经非常严重,中俄正在加大努力以使后果变得更糟。现在,轮到我们行动了。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04日 来源时间:2021年09月0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