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美民主党是否变成了一个左翼政党?

作者:   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已有 78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布鲁金斯学会近期发文称,美民主党目前的状况是自相矛盾的:一方面,该党的意识形态成分日趋左翼化。在比尔·克林顿第一个任期以来的25年里,温和派在该党的比例从48%下降到35%,而自由派则由25%翻了一番达到51%。2020年,自由主义者有史以来第一次在党内占据了绝对多数。另一方面,温和派为乔·拜登的竞选胜利贡献了比自由派更多的选票,正如这几十年来历任赢得大选的民主党候选人一样。那么,民主党有可能变成一个左翼政党吗?现将其相关数据及分析摘要如下:


图一:美国民众整体意识形态观念的占比变化,绿色为保守派,深绿色为温和派,灰色为自由派

尽管自1980年吉米·卡特败选以来大体上呈现增幅的走势,自由主义者在选民中的比例仍少于保守派和温和派,如下表所示:


图二:1980—2016年历次美国大选年选民的意识形态构成,左侧从上到下分别为自由派、温和派与保守派

虽然大多数自由派是民主党人,但许多温和派不是共和党人就是独立派人士(2020年,近一半的无党派人士自称为温和派,相比之下,只有20%的人认为自己是自由派。)在2020年的美国总统选举中,拜登在自由派和民主党中的表现仅略好于2016年时竞选的希拉里,但他在温和派和无党派人士中的表现要比希拉里好得多。民主党在温和派选票中所占的比例从52%提高到64%,得票率则从12%提高到30%。拜登还将民主党在无党派人士中的比例从42%提高到54%,从而使民主党从2016年4%的劣势扭转为2020年13%的优势。

因此,在国家层面,民主党的胜利依赖于大批既非民主党也非自由派的选民。成功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必须赢得温和派选民的绝对多数,而不是狭隘多数,而且他们至少必须在无党派人士中保持这种优势。从下图中可以看出,近年来胜选的民主党候选人都依赖于温和派的投票。


图三:民主党历任胜选总统得票的意识形态构成,最左侧从上至下分别为卡特(1976)、克林顿(1992、1996)、奥巴马(2008、2012)和拜登(2020);三列数据分别为温和派选民比例、自由派选民比例以及温和派高于自由派的比例

民主党初选环节的选民们似乎认识到了这一现实。民主党最近一次出现最左翼的候选人是在1972年,而大选的结果使得他们放弃了这一走向。尽管该党在过去25年中逐步向左翼靠拢,但民主党人在选择总统候选人时不得不考虑现实情况。有人可能会认为,在具有巨大优势的地方,民主党的得票情况会大相径庭。但正如最近在纽约市举行的市长初选所表明的,情况未必如此。尽管此前纽约市长一职先后由朱利安尼(连任一次)和布隆伯格(连任两次)担任,许多观察家仍坚持认为纽约可能是除旧金山以外美国最为自由主义化的大城市。令他们惊讶的是,在最近的市长竞选中,获胜者和排名第二的候选人并非最左翼的候选人。获胜者埃里克·亚当斯以“法律与秩序”中间派和建制派政客的身份参选;排名第二的凯瑟琳·加西亚在市政厅拥有丰富的工作经验。排名第三的玛雅·威利受到了左翼选民的拥护和左翼众议员科尔特斯(AOC)的支持。另一位温和派候选人安德鲁·杨在竞选活动的最后几周与加西亚结盟,位列第四。无论是第一轮投票结果,还是该市采用的排名选择投票(Ranked Choice Voting)过程的动态,都展现出了类似的总体情况。


图四:纽约市长民主党初选结果,左侧从上至下分别为三位候选人:埃里克·亚当斯、凯瑟琳·加西亚和玛雅·威利。中间列和最右列分别为第一轮和最终轮得票率。

相关调查结果十分有趣。亚当斯在布鲁克林、皇后区和布朗克斯区三个较不富裕的非裔美国人区获胜。这是因为他明确拒绝了有关“解散警察”的呼吁,而这一呼吁来自于“许多年轻的富有白人”推动的对话。大多数少数族裔社区都希望有更多更好的警察以维持治安,而亚当斯作为一名具有改革思想的前警官,在这一点上赢得了特别的信任。像拜登之前一样,亚当斯似乎也明白,活跃的左翼流行观点并不总适合那些最有可能受到犯罪率上升影响的选民。

事实证明,即使在纽约,民主党人也需要平衡大部分白人进步派和工薪阶层选民的观点,后者中许多人是少数族裔,他们关注自己社区的状况,并将具体结果置于意识形态之前。当民主党人展望2022年中期选举和2024年大选,而社会和文化问题将引起激烈争论之时,这一教训不应被忘记。

本文摘译自布鲁金斯学会官网,文章标题为Have Democrats become a party of the left?。译者:张启平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05日 来源时间:2021年08月04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