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CSIS:G7推出全球基础建设计划与中国竞争

作者:   来源:IPP评论  已有 65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作者

马修·古德曼(Matthew Goodman),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International Studies,CSIS)经济项目组组长,研究方向为国际经济政策与全球经济治理。

乔纳森·希尔曼(Jonathan Hillman),CSIS资深研究员,研究方向为经济、国家安全、外交政策问题。



译者按


在美国的推动下,七国集团(G7)在今年6月11—13日举行的峰会上,推出了一项名为“重建更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B3W)的全球性基建计划。拜登称这项“由民主国家主导、高标准、价值导向透明的基础设施伙伴投资计划,将帮助改善发展中国家总价值超过40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

G7发布的一份声明也表示,将谋求建立“以价值观为导向,高标准且透明的”伙伴关系。B3W将以民间企业融资等方式推进,规模预计将达到数千亿美元,其重点投资领域为气候变化、卫生安全、数字技术、性别平等。


《纽约时报》称:“其规模和野心大大超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为重建欧洲而推行的“马歇尔计划”。G7将B3W的核心原则定义为:(1)价值驱动;(2)善政和高标准;(3)气候友好;(4)强有力的战略伙伴关系;(5)通过发展融资调动私人资本;(6)增强多边公共融资的影响。

B3W的政治意图是什么?

在B3W提出之前,西方国家一直无法形成可以替代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方案。拜登政府将B3W作为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回应,可谓是史无前例。白宫发布的声明称,美国将与其他G7成员国共同商讨对抗中国的策略,并资助中低收入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

近年来,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面临着一系列严峻挑战,如图1所示。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虽然进一步增加了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需求,但同时降低了它们的借贷能力。随着“一带一路”参与国的不断增多,中国提供给参与国的资金和资源将面临大幅度削减的可能。此外,个别参与国因为项目缺乏透明度及官方标准而退出“一带一路”倡议。


图1 2008—2019年中国对“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的投入总额(以十亿美元计)

在此背景下,不同的替代方案应运而出,相互竞争。2017年,印度和日本联合推出了“亚非增长走廊”计划,旨在以发展为导向、以人为中心,大力宣扬国际规范与高质量基础设施建设,促进南亚、东南亚与非洲的互联互通,加强两国在印太地区的战略存在与协调。2019年,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批准了日本倡议的《G20高质量基础设施投资原则》,它强调将反腐、公开透明、资金可持续性、受援国偿债能力等作为基础设施援助的主要原则。2019年,日本与欧盟签署了《可持续互联互通和优质基础设施伙伴关系协定》。同年,美国与日本和澳大利亚一道,启动了“蓝点网络”计划,该计划与B3W的目标重合,旨在制定全球基础设施规则及评估认证标准。因此,G7未来很可能会加速该计划的落实,甚至扩大参与国的数量。

B3W的良好包容性可以让参与国根据自身的地理位置、经济实力、利益取向而选择任务。本文认为,美国应在适当的情况下介入印太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这将有助于消除特朗普时代的遗留影响,维护美国在国际贸易领域中的领导地位。

B3W为何强调私人资本对基础设施的投资?

毫无疑问,单纯依靠公共资本是无法满足该计划需求的。2015—2019年,G7在全球范围内提供了近113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援助,如图2所示。但是,这种援助方式与中国的“一带一路”援助存在本质上的区别,因为后者比前者的利率更高,且不完全符合十国集团(G10)的原则。虽然G7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的发展援助庞大,但仍杯水车薪。据亚洲开发银行(ADB)称,到2030年,亚洲发展中国家需要大约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


图2 2015—2019年G7成员国的基础设施援助总额(以十亿美元计)

私人资本是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力量。如今,越来越多的私人资本开始关注养老基金、共同基金、主权财富基金、保险公司的长期投资回报。全球理财机构今年掌控的资金总额高达1.1万亿美元,是2020年美国联邦预算的16倍,但只有极少的一部分是用于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投资。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G7的私人资本在2015—2019年期间向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项目投入了约220亿美元。本文认为,若G7能够动员全球80%的私人资本投资基础设施项目,则G7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的发展援助将在未来5年内可以上升至2000多亿美元,如图3所示。


图3 G7公共资本和私人资本对新兴市场基础设施项目的投资总额(以十亿美元计)及假设情景

要实现上述目标,需要设计一个能够改变风险/回报率的激励机制。2019年,CSIS发布的一份题为《制定美国应对全球基础设施挑战的战略》(Forging a U.S. Strategy for theGlobal Infrastructure Challenge)的报告指出,新兴市场的挑战在于潜在回报往往与感知风险不相称。

总体风险持续时间长且多样化,其中包括:环境、社会、卫生及安全风险,通货膨胀、外汇及其他宏观经济风险,决策失误、合同纠纷、法治薄弱等法律和政治风险。此外,基础设施项目可能还存在多种施工和运营风险。上述挑战导致了可融资项目的缺乏,以致难以产生可观的经济效益。鼓励私人资本加大对基础设施项目的投入,需要向私人资本提供多边或直接投资担保。

如何运用B3W抗衡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其一,改善公共资本和私人资本之间的信息共享和协调合作。此举可能不足以有效地激励更多的私人资本流向基础设施领域,美国及其合作伙伴应为可持续融资项目开通专门渠道,并通过投入公共资本承担用于项目准备的资金,可以借鉴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的“基础设施项目准备基金”。

其二,美国及其合作伙伴应通过双边或多边机构帮助发展中国家评估项目风险(如项目的寿命周期成本评估)。此举不仅有助于保护发展中国家免受不公平条款、虚列成本费用或其他风险的危害,而且有助于推动发展中国家的项目遵守国际金融和法律规范。

其三,美国及其合作伙伴应设法打消发展中国家对B3W的疑虑。B3W的实施初期可能会存在项目初期成本高、交付时间长等问题。

本文认为,美国应指定一个机构或部门来负责上述目标的协调与实施,可以承担这一任务的机构有美国国务院、美国财政部、美国商务部、美国国际开发署、美国国防部、美国国土安全部、美国运输部、美国开发金融公司、美国进出口银行、美国贸易和发展署等。

本文系IPP独家译著。译者:曾辉,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助理。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13日 来源时间:2021年07月13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