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美国2020年国会选区重新划分对选举政治的影响

作者:张业亮   来源:《世界知识》2021年 第13期  已有 71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4月26日,美国2020年人口普查数据出炉。由于新冠疫情大流行,这一数据比计划公布的时间晚了四个月。此次公布的数据中,只有各州总人口数量的基本数据,各州人口的种族族裔、年龄性别等具体数据要到9月左右才能公布。美国此次人口普查是在两党选民人数大体相当而政治极化进一步加剧的环境下进行的。根据此次人口普查结果,国会选区将会进行重新划分和调整,这对今后十年美国的选举政治将产生重大影响。

人口从东北部和中西部继续向南部和西部流动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公布的数据,美国人口总数为3.31亿人(331,449,281人),与2010年人口普查的3.09亿人相比,增长了7.4%,仅略高于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后十年7.3%的人口增长率。其中,犹他州是过去十年里人口增长最快的州,增加了18.4%;而西弗吉尼亚州是人口下降最多的州,下降了3.2%。加利福尼亚州人口最多,高达3900多万人;怀俄明州人口最少,仅有57万多人。

虽然人口增速放缓,但自上世纪40年代以来的持续80年里,美国人口从东北部和中西部向南部和西部流动的趋向没有改变。1920年,美国东北部和中西部人口占总人口的60%,西部和南部只占40%。到1980年,南部和西部的人口超过东北部和中西部,此后持续增加。在过去的十年里,南部和西部人口分别增长10.2%和9.2%,远远超过了中西部的3.1%和东北部的4.1%。目前,南部和西部的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62%,东北部和中西部仅占38%。在人口增加最多的17个州里,有14个州在南部和西部,包括6个人口增加最多的州,其中得克萨斯州增加了400万人,佛罗里达州增加了270万人,而位于中西部和东北部的伊利诺伊州、密西西比州和西弗吉尼亚州三州的居民呈净流失状态。在这一人口流动趋势下,位于“阳光地带”的一些州人口数量排名前移:佛罗里达州超过纽约州成为美国人口第三大州;乔治亚州和北卡罗来纳州超过密歇根州成为美国人口第八大州和第九大州;亚利桑那州超过马萨诸塞州和印第安纳州成为美国人口第14大州。

权力将随人口变动趋势而重新调整

美国2020年人口普查数据的公布开启了国会选区重新分配和划分的进程。美国宪法第一条第二款规定:“众议员人数……应按联邦所辖各州的人口数目比例分配。”根据这一规定,美国人口普查局每十年的年头都要进行一次全国人口普查,根据普查的结果对各州的国会众议员人数进行调整。美国众议院有435个众议员席位,这一席位数量自1913年以来一直未变。人口普查后,人口增加的州将增加在众议院议席,人口减少的州则会减少。

根据2020年人口普查的数据,有六个州将增加在众议院的议席,其中得克萨斯州将增加两个议席,科罗拉多州、佛罗里达州、蒙大拿州、北卡罗来纳州和俄勒冈州各增加一个议席;加利福尼亚州、伊利诺伊州、密歇根州、纽约州、俄亥俄州、宾夕法尼亚州和西弗吉尼亚州等七个州各减少一个议席。

众议院议席的这一调整,再次反映了美国政治权力正进一步向西部和南部转移。自上世纪40年代以来,美国人口普查数据持续显示,众议院议席向南部和西部呈净转移状态。从本次人口普查来看,增加议席的所有六个州都在南部和西部;而减少议席的州,除了加利福尼亚州外,都在东北部和中西部。从1940年到2020年,国会众议院议席向南部和西部转移了总共84席,这两个地区选举人团票也增加了84张。其中,得克萨斯州仅2000年以来就增加了八个议席,佛罗里达州增加了五个议席,亚利桑那州和乔治亚州各增加三个议席,这些州所拥有的选举人票也相应增加。与之相比,自2000年以来,宾夕法尼亚州已失去了四个国会众议院议席,俄亥俄州和密歇根州各减少了三个议席,其所拥有的选举人票也相应减少。特别是,在过去30年里,纽约州失去了五个议席,是国会众议院议席最大的输家。这次人口普查,使得美国人口第一大州——加利福尼亚州,在其近170年历史里第一次减少了议席。随着南部州和西部州在众议院议席数和选举人团票的增多,它们在总统和国会选举中的影响也将随之扩大。

重构美国选举地图

美国2020年人口普查数据以及据此作出的众议院议席调整,将对下一个十年的美国两党政治和选举政治产生重大影响。

本次人口普查后进行的议席调整明显对共和党有利。增加议席的州除俄勒冈州和科罗拉多州在2020年大选中是稳固的蓝色州外,其他大多数都是共和党占主导的红色州,像得克萨斯州、佛罗里达州、蒙大拿州和北卡罗来纳州,在2020年总统选举中都是支持特朗普的州;减少议席的州大多是民主党主导的蓝色州和少数竞争激烈的战场州,其中,加利福尼亚州、伊利诺伊州和纽约州是稳固投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票的州,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则是摇摆州。在过去的数十年里,南部和西部地区除华盛顿州、俄勒冈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等西海岸诸州外,大多数州在总统选举中都可靠地投共和党候选人的票,此次人口普查后进行的国会议席调整将进一步巩固共和党的这一选举优势。尽管南部和西部增加的人口大都集中在大都市,并且这些增加的人口大多数属于上过大学的白人白领阶层、少数族裔和年轻人等民主党基础选民,使得在共和党主导的红色州形成一个个具有竞争性的选区,但就这两个地区整体而言,“红”转“蓝”的前景在下一个十年还看不到。

在人口普查数据公布后,各州将根据新的人口数据开启十年一度的重新划分国会和州议会选区的进程。共和党也会利用掌控国会选区重新划分的机会打造对本党有利的“安全选区”,从而夺取下一个十年的选举优势。国会选区的重新划分,大多数州是由州议会和州长控制,即由州议会划分并通过新的选区,再由州长批准;少数州(如密歇根州)则由独立的专门委员会来负责。因此,在一些一党控制州政府的州,就可能划分出本党候选人占优势的选举地图。

共和党目前控制着全国2/3的州议会,其中在22个州,共和党不仅控制州议会两院,而且还控制州长职位,这意味着共和党在这些州即将开始的国会选区划分过程中具有完全的控制权。2020年人口普查后,有13个增加或减少国会议席的州面临重新划分国会选区的任务。而在增加议席的六个州中,共和党将控制佛罗里达州、北卡罗来纳州和得克萨斯州的国会选区重新划分的进程,这三个州总共占七个新增加议席的四个。而增加议席的两个民主党州——科罗拉多州和俄勒冈州——将不会把这一权力交给民主党控制的州议会。这是因为,俄勒冈州州议会民主党议员已同意给予共和党议员在选区划分上同等的发言权,以换取后者不阻挠其他立法的承诺;而科罗拉多州选民在去年11月举行的创制投票中剥夺了州议会重新划分国会选区的权力,将其给予了一个无党派的委员会。因此,共和党在议席增加的州几乎掌控了选区的划分。如果共和党在议席划分中,把大都市区倾向投民主党候选人票的选民分散放在远郊和乡村地区的共和党选民中,共和党就可能划分出对本党候选人来说安全的选区,从而确保下一个十年在这些州的选举优势。

2022年中期选举在即,它将是选区重新划分后举行的第一次选举。在两党参议院议席相等的情况下,民主党能否保住在众议院的多数地位,对拜登政府推行其立法议程至关重要。目前,民主党以218比212的微弱多数控制众议院,还有五个议席目前空缺,这意味着民主党只要有少量议席丢失,共和党就将控制众议院。而目前2022年的中期选举形势,非常不利于民主党:有的民主党众议员将退休,有的或将竞选州长、参议员,留下的这些席位都将是开放性的。再加上新的国会选区划分也不利于民主党,这意味着共和党很可能在2022年中期选举中夺回众议院控制权。

注定引发新的政治和司法大战

共和党掌控此次国会选区重新划分的进程引发了民主党对“不公正划分选区” (gerrymandering)的担忧。所谓“不公正划分选区”,指的是以有利于一党而不利于另一党的方式来划分国会选区的做法。在美国,不公正划分选区已有200多年的历史,第一次不公正划分国会选区始于1810年的马萨诸塞州。近十多年来,两党围绕“不公正划分选区”而对薄公堂的事件屡见不鲜。2019年6月,最高法院就审理了两起选区划分的案件。对于此次国会选区重新划分,民主党明确提出选区划分要“公平而透明”,并成立了全国选区重新划分委员会(the National Democratic Redistricting Committee),由奥巴马政府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领导。民主党还提出《为了人民法案》(For the People Act),试图把选区划分的权力从州议会剥离出来,给予由两党或无党派组成的独立委员会,作为保护选民投票权的又一措施。可以断定,围绕此次选区重新划分,两党注定将展开一场政治和司法大战。

(作者为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08日 来源时间:2021年07月0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