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布鲁金斯学会专家展望拜登的欧洲之行

作者:   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已有 154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日前,美国总统拜登携夫人一起开启了欧洲之行。他将参加在英国、比利时和瑞士举行的七国集团(G7)、北约(NATO)、美国-欧盟(US-EU)和美俄峰会。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项目的专家们结合各自研究方向就拜登的欧洲之旅进行分析,包括潜在的政策结果,关键关系的发展,以及可能的机遇与挑战,主要观点摘要如下:

布鲁金斯学会美国和欧洲非常驻高级研究员保罗·贝弗(Pavel K. Baev)

对拜登总统来说,参加这些峰会的过程会令人疲惫但并不繁重。在这些会议上,盟国和伙伴国将乐于使用他的“聚到一起”(Come Together)的话语,不愿强调他们之间多重但可控的分歧。而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会晤将考验拜登的决心和耐心。这两位老牌政治家深知彼此,因此他们可以单刀直入,预计两国在准备充分的战略稳定问题上会有一个良好的开端,并就展开长期多轨会谈达成一致,这些会谈是否会在未来获得硕果仍是未知数。

拜登已非常明确地表示,他寻求与俄罗斯建立“稳定且可预测的”关系,普京可以承诺约束俄罗斯黑客,避免乌克兰再次遭受军事压力。为此,他可以要求不允许任何新的抗议浪潮推翻白俄罗斯的“独裁政权”。普京传递的主要信息将不可避免地围绕俄罗斯不接受西方“干涉”其内政,这意味着其“强力集团”(Siloviki)将继续镇压反对派。对此拜登不会明确表示同意,但可能会表达一种隐晦的“理解”。

布鲁金斯学会美国与欧洲研究中心访问研究员塞利亚·贝兰(Célia Belin)

时至今日,美国和欧洲(特别是申根地区、英国和爱尔兰)之间的旅行仍然受到严格限制,解封遥遥无期。然而,到6月底,所有27个欧盟成员国都将对美国游客重新开放边境——尽管各国的手续和安全标准各不相同。与此同时,拜登政府尚未计划做出回应,甚至也没有显露要解决美国驻欧洲领事馆签证积压问题的迹象。由于美欧都决心从拜登总统的欧洲之行中规划出一个积极的议程,美国目前的旅行禁令所造成的不对称将引起注意。拜登自称是一个“坚定的跨大西洋主义者”,放宽欧洲旅行的规定将会是信任和友善的体现。

在拜登此次外访中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贯穿其中:七国集团和跨大西洋伙伴能否重新在设计全球治理中发挥核心作用,并克服民族主义冲动?此次访问,实现可持续的复苏与新的企业税收规则方面的努力值得重点关注。此外,七国集团的合作伙伴应该展现对发展中世界的声援,在捐赠疫苗的数量上取得进展、在债务减免方面作出努力,并增加对气候资金的认捐。

布鲁金斯学会美国与欧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詹姆斯·戈德盖尔(James Goldgeier)

拜登总统将在北约峰会结束后以强硬姿态与普京总统举行峰会。虽然两国总统都曾谈及战略稳定和军备控制的重要性,但根本分歧仍然存在。拜登经常讨论民主的重要性,持续重申美国对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支持,而普京认为乌克兰是俄罗斯势力范围的一部分。预计普京会对美国表达不满,他会借此试图转移自己对俄罗斯经济持续停滞的责任。与此同时,拜登将做出特朗普时期所未做之事:表明俄罗斯继续“干涉美国选举”是不可接受的。

在美俄首脑会议上长篇累牍鼓吹各种协议和倡议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但两国可以口头上表示希望在北极、伊朗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上进行合作。拜登一再表示,他希望建立一个稳定和可预测的美俄关系,使美国能够将精力放在关注中国上,而这似乎正是拜登当初提出举行这次峰会的原因。普京面临的国内挑战使他采取了更加激进的外交政策立场,因此拜登希望在俄罗斯方面保持沉默的希望很可能无法实现。

布鲁金斯学会能源安全与气候倡议组织主任萨曼莎·格罗斯(Samantha Gross)

在英国主办的七国集团峰会和11月初将在格拉斯哥主办的第26次缔约方会议(COP26)是今年气候行动的两次关键会议。伦敦渴望前者为后者的成功定下基调。七国集团的环境部长们在5月份举行了会议,并就气候问题作出了重要承诺,包括制定将全球平均气温上升限制在1.5摄氏度的目标、 到2030年保留30%的土地用于自然用途以及到2021年底停止对外直接投资煤炭厂。在这次峰会上,七国集团成员国可能会呼吁二十国集团成员国在10月罗马峰会上作出类似承诺。

气候资金和贸易很可能是此次峰会的重要议题。许多发展中国家都有以财政援助为条件的气候目标,因此缔约方会议的成功取决于富裕国家的资金投入。气候和贸易的交叉点也适合在七国集团进行讨论。欧盟计划实施碳边界调整机制(CBAM),以保护支付欧洲高碳价格的行业,但其对贸易的影响是复杂且未经检验的。深入研究其影响并确保贸易不会成为绊脚石,是七国集团可能承担的一项重要任务。

布鲁金斯学会东亚政策研究中心非常驻高级研究员林夏如(Syaru Shirley Lin)

新冠疫情提醒我们,在整个世界都安全之前,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亚洲现在受到新冠病毒变种的影响,暴露出在筛检、疫苗生产和采购等方面的松懈,与之相对的是,中国通过大规模检测和严格封锁成功管控了疫情。此次疫情还突出表明,许多国家政府和国际组织没有迅速和有效地作出反应。幸运的是,COVAX、免疫联盟Gavi等创新性公私伙伴关系填补了不足。

拜登总统此行为美国和七国集团发展一个新机制提供了机遇,该机制将政府与研究机构和私营部门联合起来,以期结束此次疫情。这是对七国集团建设更健全医疗体系、弹性经济和可持续环境敲响警钟,所有这些都将为我们更好地迎接下一次大流行做好准备,而它的到来只是时间问题。

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项目副主任、前美国外交官苏珊娜·马洛尼(Suzanne Maloney)

在拜登总统开始其首次外访之际,他制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议程——重建美国与最亲密盟友的关系。在经历了特朗普时代外交政策造成的巨大破坏后,欧洲盟友将以怀疑的眼光欢迎这种“安抚”。拜登不仅要克服过去四年留下的“伤疤”,还要克服对美国自身民主健康状况的持续质疑,以及对任何华盛顿专横行为的传统抵制。尽管共同的价值观和利益奠定了美欧关系的基础,但彼此之间在如何推进这一关系上却长期存在分歧。

好消息是,本届政府十分契合当前需要。拜登本人的外交经验多于前几任总统,其政绩是“稳健而非过激”的。此外,他在总统任期的头五个月里,通过调动联邦政府的资源,扭转形势,应对新冠疫情的历史性挑战,展示了美国在内政方面的能力。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迈克尔·欧汉伦(Michael O'Hanlon)

6月16日,拜登总统在日内瓦会见普京总统时,他需要一个有关未来欧洲安全的大构想。具体而言,现在是时候反思北约推动东扩的长期愿望了——这项政策实际上保证了西方与俄罗斯之间继续催生更紧张的状态和更大的战争风险。一个新的安全架构应该寻求扭转俄罗斯对邻国的“侵略”,同时在那些不属于北约的东欧国家之间建立非结盟区。北约不是为了解决欧洲的所有政治或安全问题而建立的,现在也不应如此。其最初并无扩张意图,北约建立时拥有12个成员,在此后40年中只增加了4个成员国——德国、土耳其、希腊和西班牙。北约目标永远不会是单纯为了扩张,也并不会被主要视为促进民主的工具。此外,试图扩张的实际效果可以说是极大地阻碍了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

布鲁金斯学会安全、战略和技术中心非常驻研究员帕特里克·奎克(Patrick W. Quirk)

我们开始看到拜登政府的民主议程的轮廓突显,白宫将总统在外交政策中优先支持民主和人权的口头承诺转化为了行动。例如,近期美国发布了一份国家安全研究备忘录,将打击海外腐败列为国家安全的核心利益。七国集团会议的一个关键问题不是该集团是否会承诺支持国外民主(他们已经承诺了),而是他们将承诺共同做些什么来实现这一目标。预计七国集团成员国将制定全球最低企业税率。七国集团如何保护和促进民主的承诺将受到欢迎。本周的访问将进一步说明白宫打算如何将有关民主的承诺转化为切实行动。

布鲁金斯学会美国与欧洲研究中心非常驻高级研究员道格拉斯·雷迪克(Douglas Rediker)

对拜登总统来说,参加这些峰会的过程会令人疲惫但并不繁重。在这些会议上,盟国和伙伴国将乐于使用他的“聚到一起”(Come Together)的话语,不愿强调他们之间多重但可控的分歧。而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会晤将考验拜登的决心和耐心。这两位老牌政治家深知彼此,因此他们可以单刀直入,预计两国在准备充分的战略稳定问题上会有一个良好的开端,并就展开长期多轨会谈达成一致,这些会谈是否会在未来获得硕果仍是未知数。

拜登已非常明确地表示,他寻求与俄罗斯建立“稳定且可预测的”关系,普京可以承诺约束俄罗斯黑客,避免乌克兰再次遭受军事压力。为此,他可以要求不允许任何新的抗议浪潮推翻白俄罗斯的“独裁政权”。普京传递的主要信息将不可避免地围绕俄罗斯不接受西方“干涉”其内政,这意味着其“强力集团”(Siloviki)将继续镇压反对派。对此拜登不会明确表示同意,但可能会表达一种隐晦的“理解”。

布鲁金斯学会美国与欧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康斯坦泽·施泰尔(Constanze Stelzenmüller)

七国集团就全球企业税率达成的具有历史意义的协议,可能会改变跨大西洋贸易关系的游戏规则;德国财政部长、社民党总理候选人奥拉夫·斯科尔茨(Olaf Scholz)已经在庆祝这场胜利了。但美德关系到底回到正轨了吗?答案是:不完全是。值得注意的是,为了改善与德国的关系,拜登政府在5月份顶住了两党要求对北溪二号输油管道实施制裁的巨大压力。然而,拜登在欧洲近一周的访问却没有包括柏林。与此同时,普京总统随意推翻了德国总理默克尔政府为该项目辩护的一个关键论点。根据柏林与克里姆林宫谈判达成的一项协议,俄罗斯本应将其乌克兰天然气过境路线维持至2024年。然而,上周五普京在一次会议上表示,乌克兰如果想保留这条过境路线,就必须表现出“善意”:这对德国来说无疑是一记当众的耳光。此次峰会的成败对德国十分重要——尤其是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其任期将于2022年结束)的继任者是否可能是德国人。现在或许是柏林认真审视与美国和俄罗斯关系的相对战略价值的时候了。一个可能的结果是德国重新考虑此前对暂停输油管道的反对意见。

布鲁金斯学会美国和欧洲中心主任托马斯·赖特(Thomas Wright)

白宫认为,拜登总统对欧洲进行的访问表明了在特朗普总统执政四年后,“美国回来了”。但这一信息很有可能回响寥寥。美欧双方对恢复奥巴马政府时期的欧洲政策都几乎没有兴趣。关注美国政治的欧洲人士明白特朗普主义并未销声匿迹,并可能会在2022年或2024年的选举中卷土重来。与此同时,正如杰里米·夏皮罗(Jeremy Shapiro)近期所言,许多拜登政府官员怀疑欧洲能否在帮助美国与中国的竞争中大有作为。

拜登与大西洋联盟有长期的接触。他应该利用这次访问来阐述他对这种联盟未来几十年应该如何改变的设想。这必须包括认真考虑帮助欧盟提高独立自主能力、充实经济议程,展示美国如何帮助支持欧洲的自由民主,重新考虑北约占国内生产总值2%的国防开支指标,并鼓励英国和欧盟继续进行安全合作等。尽管这些不太可能在这次访问中实现,但可对此有所关注。

本文摘译自布鲁金斯学会网站,文章标题为Around the halls: What to watch in Biden’s week of summits in Europe。译者:张启平

发布时间:2021年06月13日 来源时间:2021年06月11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