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刁大明:美国是否将继续“裂变”

作者:刁大明   来源:《环球》2021年第4期  已有 80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虽然很多美国媒体称2020年大选为最具历史意义的一次选举,但拜登的当选及其实现的政党轮替,显然无法在短期内从根本上改变美国正面对的内外困顿,也更无力逆转已成为外界对美共识性认知的所谓“分裂”局面了。

综合媒体及专业人士的观点,白宫易主后美国的“分裂”问题虽然不会从根本上得到解决,但的确也会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其中的关键是,至少美国政治中堪称最具塑造力的总统,不会在主观层面故意制造“分裂”了。

过去4年中,特朗普为维持其执政的基本盘,几乎毫无顾忌地动用了包括制造、煽动乃至加剧“分裂”等各种手段。而至少从目前看来,拜登入主白宫后反复在强调“治愈”一词。当然,即便面对已经被彻底撕裂的美国,仍会有相当比例的共和党支持者或保守派选民不愿接受拜登的“治愈”,甚至会被拜登开出的“药方”激怒,从而在客观上使美国继续“分裂”,但美国至少有机会避免自由落体式的加速“裂变”。

对共和党而言,他们也需要保持在特朗普个人与所谓“特朗普主义”之间的平衡。过去4年的政治走向表明,共和党如果不能延续所谓“特朗普主义”,将难以维持住对其重返白宫至关重要的白人选民群体。换言之,被“特朗普化”了4年的共和党,如今不得不把特朗普留下的政治遗产充分“内化”,而是否继续接受特朗普个人,则正在成为一个重大抉择。

1月6日国会山暴力事件之后,共和党建制派显然摆出了与特朗普个人保持距离的姿态,甚至正在努力构建起一个能够同时容纳特朗普支持者与特朗普反对者的“大帐篷”。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只要特朗普个人仍可在保守派选民中维持相当的号召力,共和党并无多少选择。反而,共和党可能会随着二次弹劾的落幕,很快形成党内较为明确的共识,继续维持“特朗普主义”,并在一定程度上允许特朗普充分发挥政治动员力,从而将矛盾更多指向拜登及其所在的民主党,图谋在2022年的国会选举中反戈一击。

对几乎大获全胜的民主党而言,时隔12年后同时控制白宫与国会两院的几乎全面操盘,反而可能会放大党内不同派系的冲突。2020年大选中民主党虽然赢得大胜,但并非是在通过选举而有效整合党内派系的前提下得到国家权杖的,相反,更多的是拜特朗普的失败以及与其治下的美国疫情失控所赐。

在拜登当选之后,民主党内激进自由派、温和派、非洲裔力量乃至反特朗普势力,都分别在不同议题上以不同形式提出了政治诉求,要求拜登兑现承诺。一方面,在仅占据名义优势的参议院,民主党必须考虑少数几位温和派的利益诉求,以确保不会出现任何跑票失控(投票时未依允诺投给特定的人)的情况出现;另一方面,由于仍深陷疫情,经济恢复困难,伯尼·桑德斯等人所期待的政策议程并不具备被很快执行的条件,拜登如何安抚党内的这个关键派别及其背后的年轻群体也是一大考验。

可见,相比于共和党整体方向极端但至少明确这一点,民主党围绕不同政见与方向加紧内部磨合的任务更为迫切,拜登政府在决策过程中必须更多地去考虑不同派系的想法,这会让执行效果和效率大打折扣。

总体判断,美国的“分裂”将进入减速调试期。继续秉承“特朗普主义”的共和党可能不得不接受特朗普,或者需要等待下一个“特朗普升级版”政治人物的悄然出现;已入主白宫的拜登,因为并不代表很多人心中的未来而无法赋予民主党全新的方向,或只能担当为民主党创造一个加速寻求新方向的4年窗口期的角色。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24日 来源时间:2021年02月2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