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评论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读者评论

李因才:权力洗牌引爆埃塞俄比亚冲突,“非洲之角”安全基石或动摇

作者:李因才   来源:澎湃新闻网  已有 18015人浏览 放大  缩小

11月14日,埃塞俄比亚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以下简称“提人阵”)武装部队至少发射三枚火箭弹,袭击邻国厄立特里亚首都阿斯马拉。这是埃塞俄比亚联邦政府军与“提人阵”地方武装冲突的重大升级。这个被视为“非洲经济模范生”的非洲地区大国为何突然爆发冲突,战事如何发展,不仅牵动非洲国家的神经,也广受国际社会关注。

冲突为何爆发?

埃塞俄比亚联邦政府与“提人阵”之间的关系从总理阿比上台开始走向恶化。“提人阵”是主要生活在埃塞北部提格雷州的提格雷人于1975年组建的地方民族主义政党,在1980年代中期反对埃塞前领导人门格斯图独裁统治的斗争中,“提人阵”迅速崛起为全国性政党。1991年5月,门格斯图政权倒台,“提人阵”领导人梅莱斯·泽纳维(Meles Zenawi)开始执掌政权,直到2012年去世。

接任的海尔马里亚姆·德萨莱尼总理继续推行梅莱斯时期的政治路线,“提人阵”仍手握实权。2018年,因长期积累的民族、社会矛盾集中爆发,奥罗米亚州和阿姆哈拉州等地连续爆发示威游行和骚乱,海尔马里亚姆被迫辞职。1976年出生的阿比·艾哈迈德·阿里被推举上台,在内政外交上大刀阔斧,施展广泛改革。由于一手推动与厄立特里亚的和平和解,结束长达20年的军事僵局,阿比还被授予2019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

但大规模改革触及“提人阵”的既得权力和利益。“提人阵”和提格雷人在埃塞的权力地位是历史形成的,特别是政治强人梅莱斯在长期革命和执政过程中逐步构建的。提格雷人只占埃塞总人口的8%,奥罗莫人占40%,阿姆哈拉人占30%,但后两者在政治上的地位远低于提格雷人。随着“梅莱斯时代”的淡去,这种明显不平衡的权力分配格局必然面临重组。不过对于“提人阵”和提格雷人来说,这种权力和利益的调整则需要慢慢适应,而年轻的阿比总理上台之后,就试图快刀斩乱麻,改革快刀直指“提人阵”和提格雷人,这激起后者的激烈反应。

“提人阵”和阿比政府关系破裂的公开表征是去年12月“提人阵”退出了执政联盟。1988年,“提人阵”联合其他两个地方民族主义政党阿姆哈拉民族民主运动、南埃塞俄比亚人民民主阵线,共同组建了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以下简称“埃革阵”),另一地方民族主义政党奥罗莫人民民主组织随后加入这一联盟。埃革阵自1991一直是埃塞的执政联盟, “提人阵”一直执掌联盟之牛耳。梅莱斯去世后,“提人阵”在联盟中的地位开始下降,海尔马里亚姆总理来自南埃塞俄比亚人民民主阵线,现任总理阿比则来自奥罗莫人民民主组织。

2019年12月,阿比总理将埃革阵这一执政联盟改组合并为一个政党——繁荣党,取代埃革阵成为执政党,阿比任党主席。除了埃革阵原来的3个成员党,还包括5个附随盟党,即阿法尔民族民主党、本尚古勒-古马兹人民民主团结阵线、埃塞俄比亚索马里人民民主党、甘贝拉人民民主运动和哈勒尔民族联盟。繁荣党削弱和边缘化了“提人阵”势力,“提人阵”拒绝加入。随着一些政治人物退出执政联盟或被解除职务,“提人阵”退回到提格雷州,并谋求地方独立。

矛盾激化在9月份提格雷州的选举。按照宪政安排,联邦和地方五年一次大选,鉴于新冠疫情发展,阿比政府两次推迟定于今年进行的选举,明年大选的时间至今未明确公布。提格雷州则不顾联邦政府的安排,于9月份举行了地方选举。联邦政府不承认地方选举和“提人阵”的地方政府,切断联邦拨款,并指定另一套地方政府班子。提格雷州政府则宣布取消对联邦政府的承认,指责阿比政府非法延长任期。两者的冲突一触即发。

10月20日,联邦政府宣布调整一些军队领导人,位于提格雷地区的国防军北部基地领导层也在调整之列。北部基地是埃塞四大军事基地之一,驻有大量的装甲车和重型武器,在与厄立特里亚长达二十年边界冲突中发挥重大作用。基地从领导层到普通士兵有大批“提人阵”成员和支持者,而新调整削弱了“提人阵”对基地的控制,“提人阵”随即阻止了基地新任领导人赴任。联邦政府严厉斥责,11月4日凌晨,“提人阵”先发制人,发动突然袭击,试图武力控制北部基地,抢夺火炮等军事装备。双方军事冲突由此爆发。

冲突如何发展?

军事冲突的爆发使埃塞基于民族自治自决基础上的民族联邦制面临重大冲击,也对阿比政府未来的执政和明年的大选构成严峻挑战。“后梅莱斯时代”威权政治后遗症在此次冲突中集中爆发。埃塞可能走向持续动荡冲突,也可能开启重大政治重构的新征程。

军事冲突以来,阿比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宣布提格雷地区进入为期6个月的紧急状态,切断所有固定和移动通讯以及电力、食物和油料供应。由于消息渠道被封锁,提格雷州的战事到底如何,外界很难准确评估。

尽管联邦政府宣称冲突将很快结束,并称已取得重大军事进展,但11月13日晚阿姆哈拉州和14日厄尔特里亚首都阿斯马拉机场接连遭受火箭弹袭击,说明了“提人阵”武装还具备较强的军事反击能力。“提人阵”长期在军政部门深耕,其掌握的正规军和民兵数量庞大,有报道称近25万,加上在长期革命和对厄作战中经受战火考验,军事实力不容小觑。

战事发展的关键在于,阿比政府能否有效区隔提格雷人和“提人阵”武装。“提人阵”一直是提格雷人的主要政治代表,并长期在地方执政。提格雷地区领导人德布雷齐翁·格布雷迈克尔,现年不满60岁,1978年加入“提人阵”的武装斗争。2010年,被任命为新成立的信息通信技术发展部部长。2012年梅莱斯去世后,德布雷齐翁成为“提人阵”主席,任提格雷州副州长并实际执掌提格雷州,在提格雷地区享有较高威望。

军事冲突爆发后,阿比政府宣称针对的是“危险集团”的军事目标,而不是平民。但随后的断网停电和空袭行动,已经导致大批当地居民逃往苏丹等邻国或其他地区。“提人阵”和提格雷政府也积极争取舆论和当地民众支持,力图将当前的冲突叙述为一种民族种族间的冲突。随着冲突区域的扩大和时间的延长,阿比政府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如果冲突能在联邦政府军的强力弹压下,很快取得军事胜利,阿比政府不仅可以巩固自己的权位,还可以借机重构联邦与民族州之间的关系,强化联邦政府职权,从而消除目前存在的地方分离化倾向。如果冲突持久化,阿比政府不仅可能倒台,地方权力也将进一步坐实,加剧政局动荡。更可能的结局是,冲突在控制在有限范围,通过有效的小范围打击,迫使“提人阵”领导层屈服,双方通过谈判重构权力关系。目前看来,多数提格雷人并不愿意对抗联邦政府,这对阿比政府是有利的。但这种局面取决于当前的冲突能否控制在较小范围,并尽快取得战果。

“提人阵”对厄立特里亚发动火箭弹袭击后,厄立特里亚可能会公开卷入这场冲突。“提人阵”声称,袭击是对厄立特里亚部队在边境地区发动攻击的回应。在过去二十多年里,提格雷州一直是对厄作战和军事对峙的前沿阵地,如果阿比政府与握手言和的厄立特里亚政府联合夹击“提人阵”,冲突可能更快解决,但也可能导致冲突在更大的地区范围蔓延。

不管怎样,作为非洲人口第二大国和在过去十年里该地区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埃塞的内部冲突已经对地区的安全格局构成重大挑战。埃塞长期是“非洲之角”的安全奠基石,为苏丹、南苏丹、索马里的内部冲突的缓和与解决发挥重要作用。

在索马里,埃塞为派驻该国的非盟维和特派团贡献了4000多名维和人员,受疫情、维和经费特别是国内冲突的影响,埃塞士兵开始回撤。由于明年索马里大选,政局发展面临重要节点,非盟维和特派团一直担负维持安全局势、军事打击索马里青年党(编注:与“基地”组织有关联的极端组织,近年来在索马里及其邻国多次发动恐怖袭击)的重任,特派团实力的削弱叠加大选综合症,很可能导致索马里局势趋紧。

“非洲之角”正经历艰难转型,苏丹处于政权过渡期,南苏丹和平进程的推动刚刚露出曙光。一旦埃塞的局势发生变化,都可能对这两个国家的局势造成冲击。

(作者系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24日 来源时间:2020年11月17日
分享到:

留 言

读者评论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