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布鲁金斯学会学者们为下一任总统准备的一份具体的、即时可操作的外交政策举措清单

作者:李成、麦瑞安   来源:乙的晚间音乐  已有 179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恢复中国的和平队和富布赖特项目


李成, 约翰·桑顿中国中心高级研究员、主任

麦瑞安, 约翰·桑顿中国中心副主任

这一年美中关系风起云涌,贸易紧张局势起伏不定,记者被驱逐出境,外交领事馆关闭。特朗普政府努力消除教育和文化交流的举措只会恶化美国在其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的地位。使美国与中国脱钩而采取的措施不胜枚举,就美国而言,也许对民间关系最大的打击来自于和平队和富布赖特在中国的项目的相继取消,这些项目的核心是增进相互理解、促进和平。

1947年,富布赖特参议员与中国签署了全世界第一份富布赖特协定,这是富布赖特参议员在二战后希望维持和平的结果。中共政府接管后不久,该项目于1950年关闭,但在1979年又重新启动。在过去的40年里,美中富布赖特项目赞助了3000多名美国和中国的参与者,在两国进行教学或其他学术交流。

和平队是1961年约翰·肯尼迪总统为帮助改善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而成立的,于1993年扩大到中国,中国是第一个主办该项目的共产党执政的国家。自1993年以来,和平队派遣了1300名美国人到中国西南边远和欠发达地区的140所大学和技术学校担任英语教师。

取消这些项目将对美国利益造成自食其果的打击。这些举措在关键时刻切断了对一个复杂国家实地和深入了解的渠道。曾经这些项目的校友继续为美国服务,并在政府、媒体、非政府组织和学术界等多个领域分享他们对中国的专业知识。彼得·赫斯勒(和平队校友及获奖作家)指出,之前中国项目的志愿者已经出版了不少于11本非小说类书籍和大量有关中国的文章。

此外,这些努力正中中国强硬派下怀,中国的强硬派一直对美国的这些计划持怀疑态度。如果没有机会与美国人交谈、学习并成为朋友,中国人就更有可能拥抱日益增长的反美民族主义。

最后,美国在中国的影响力需要扩大到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关于民主和法治问题的跨文化对话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白宫应该立即改变方向,恢复和平队和富布赖特在中国的项目。放弃在这个崛起的世界超级大国的这些立足点,美国只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寻求与朝鲜达成临时协议

 

Michael E. O 'Hanlon,外交政策项目高级研究员和研究主任

尽管特朗普总统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接触最终失败了,但回到奥巴马总统对朝鲜“善意忽视”的态度上,那将是一个错误,因为一个国家每年制造大约6打核武器,同时还改进导弹运载技术,这并不是一件好事。最好大胆思考,例如,下一届政府应寻求一项临时协议,要求朝鲜以可核查的方式拆除所有核生产能力,同时暂停核试验和洲际弹道导弹试验,以换取部分(但不是完全)解除制裁。

加入全面和进步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

 

David Dollar, 约翰·桑顿中国中心高级研究员

Mireya Solís, 东亚政策中心高级研究员

我们建议美国重新加入全面和进步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特朗普总统退出最初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后,日本在其他11个亚太成员国之间维持一项雄心勃勃的贸易协定方面发挥了主导作用。其余成员国得以保留了TPP协议的绝大部分内容,只是取消了一些条款, 比如仅由美国推动的药品专利延期。

重新加入TPP有多种目的:

1)它将加强美国与其在亚洲最大的盟友日本的关系,并表明美国不会退出亚太地区,而是重新加入;

2)美国和日本加在一起,将处于有利地位,可以引领成员国进一步扩大,将韩国、印尼、泰国和其他亚太经济体包括进来,创建一个由志同道合的国家组成的强大集团;

3)因为CPTPP涵盖了跨境数据流动、知识产权保护、服务贸易、投资、补贴和国有企业等问题,它是消除美国与中国贸易分歧的理想工具,中国要么必须适应这些规则,要么被排除在这个地区最大的贸易协定之外;

4)加入CPTPP将为发展可信赖的供应商网络提供一个有效的平台;

5)这将是新一届国会决定哪些是美国可接受的新贸易协定的机会,新一届国会可能更愿意接受CPTPP在药品专利问题上的妥协,而不是推动美国原来的立场。和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一样,国会可能想要加强劳工和环境条款。

对于新一届国会来说,避开像贸易这样有争议的问题是很有诱惑力的,但这是错误的,因为美国在亚太地区和世界各地的伙伴期待着美国恢复其在建立开放、基于规则的经济秩序方面的领导地位。

加入中国倡议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

 

Jamie P. Horsley,约翰·桑顿中国中心访问学者

美国应该加入中国发起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作为一种建设性合作的途径,以帮助稳定紧张的美中关系和增强美国在亚洲的经济地位。亚投行有103个成员国,其中包括美国在亚洲和欧洲的盟友。亚投行采用并正在改进与传统多边开发银行(MDBs)所实行的国际公认准则基本一致的治理标准。两名前美国政府官员目前在该委员会的国际顾问小组任职。自2016年1月开业以来,亚投行正在帮助填补亚洲在2030年急需的基础设施方面26万亿美元的缺口。作为迄今规模不大的银行,随着经验的积累,该行正谨慎扩大其贷款组合,通常与其它多边开发银行合作。

AIIB成员资格将为美国与中国的合作提供额外的平台,加强基础设施治理标准,并提高AIIB资助项目的透明度,更广泛地包括其“一带一路倡议”(BRI)。迄今为止,BRI是一个分散化的、具有企业家精神的机构,其资金主要来自不透明的中国政策和商业银行,而不是亚投行,对金融、社会和环境可持续性的关注不够。

这两项由中国牵头的举措,都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解决基础设施融资缺口的国际努力和健康竞争。欧盟、日本等国际捐助者加强了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建设,许多国家虽然不是“一带一路”成员,但也在开展高质量的“一带一路”项目合作。为了对抗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美国于2019年成立了国际开发金融公司(DFC),目前拥有800多个项目,它宣布了“蓝点网络”(Blue Dot Network),与澳大利亚和日本一道,为高标准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认证,以促进融资。所有这些努力都带来了额外的资本和国际专业知识,帮助提供可持续的基础设施,促进全球经济发展和政治稳定。它们还为美国企业提供工程、设计和其他与项目相关的服务和设备提供了机会,也为美国非政府组织提供了机会,帮助项目所在国改善治理,更好地管理与外国有关的开发项目。美方与中方在亚投行或“一带一路”框架下开展有条件项目合作,将进一步扩大美方的商机。

中国领导人已承诺对“一带一路”进行升级和多边化,以应对国际和伙伴国在可持续性、透明度和治理方面的投诉,并欢迎更多私营部门资金和项目参与。随着中国经济放缓,重点控制国内外的财政风险,以及对国际社会甚至“一带一路”合作伙伴的怀疑态度和敏感,美国提出通过加入亚投行与中国开展合作,并可能加强“一带一路”优质项目升级合作,这将有助于稳定美中关系,并向亚洲和其他国家发出信号,它们不需要在与美国或中国合作的有利项目中做出选择,同时帮助解决全球基础设施缺口,改善全球基础设施治理,并为美国私人参与创造更多机会。

求加深与台湾的贸易关系

 

Ricard C. Bush,东亚政策中心和约翰·桑顿中国中心非常驻高级研究员

下届政府应立即与台湾就双边贸易协定展开探索性谈判,或者应开始就一系列贸易和投资协定展开谈判,这些协定累加起来将在功能上相当于双边贸易协定。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30日 来源时间:2020年10月29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