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布鲁金斯学会:代际因素对美国政治格局具有重要影响

作者:   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已有 166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布鲁金斯学会States of Change项目2018年的报告分析了未来总统选举(从2020年到2036年)的一系列情景。这些情景可能会因美国及其50个州的人口结构在未来几十年发生变化而出现。今年的报告从几个重要方面更新了这些选举情景。

首先,根据最新的人口普查数据,报告对全美、各州以及哥伦比亚特区的人口结构做出了全新的预测。这些预测描绘了全国人口结构变化的可能路径,包括所有人口和合格选民的变化。

其次,报告第一次明确地将性别纳入预测和假设情景中。这并非因为人口的性别分布可能会发生变化,而是因为无论是在总体上还是在特定群体中,性别都已经成为影响投票行为的重要分界线。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报告在划分选民时考虑了代际因素,并通过模拟选举分析不同世代群组在未来几十年可能发生的变化。

本报告和之前的报告都不是为了预测未来,而是为了描绘未来那些相对可知的要素的潜在影响。这样就能够设定严格的基准,思考一个给定的现象在几种可能的情景下会产生什么影响。虽然尚不得知2024年的大选是在经济衰退期间还是在经济繁荣期间举行,但仍可以为此描绘出一个相当准确的人口结构格局。

今年的报告中,探讨了一个不同的想法。模拟的情况是:如果根据出生年份确定的选民群体(如“千禧一代”或“婴儿潮一代”)在年龄增长后政治偏好保持不变,会发生什么?

年轻一代不同于老一辈

关于美国选民的一种常见说法是,他们年轻时偏向自由派和民主党,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变得更加保守、倾向于共和党。这种说法最常见的版本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生活中的某些事件(如拥有住房、结婚和养育孩子)会使人们变得更加保守和倾向于共和党。

这种观点导致一些人对现代政治中世代群组的重要性不屑一顾。在某种程度上,他们认为美国年轻一代的政治倾向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发生重大变化,进而重新构建当前的政治平衡,而不是改变政治格局。然而,这忽略了一个事实:当前年轻一代的成长经历在许多方面与他们的长辈有所不同。

首先,不同世代的人在年轻时偏向自由派和民主党的程度是不同的。值得注意的是,“千禧一代”和“Z世代”似乎比前几代人年轻时更偏向民主党。即使今天的年轻一代确实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得更加保守,也不清楚他们最终是否会像今天的老一代一样保守。

其次,很明显,对于一些让人变得保守的生活事件,如拥有住房、结婚和抚养孩子,年轻一代与老一代的经历并不相同。平均来说,今天的年轻一代经历这些里程碑事件的时间更晚,甚至可能不会经历这些事件。从理论上讲,这意味着在前几代人当中非常明显的“越老越保守”效应可能会减弱。到目前为止,这与本研究所掌握的数据是一致的。例如,“千禧一代”的政治偏好没有发生重大转变(这代人中年龄最大的已经快30岁了)。

最后,当今美国的年轻一代在种族和民族构成上比老一代更加多样化。这一点很重要,因为非白人美国人比美国白人更少受到群体效应的影响。因此,人们习惯于谈论的以白人为主的世代的变化和效应,可能并不完全适用于种族和民族更加多样化的世代。

如果上述任何一点适用(只有时间才能证明它们是否适用),那么世代交替的潜在影响可能远远大于“年轻时自由,年老时保守”这种传统模式所假定的影响。这意味着,本报告中的世代模拟可能提供了一些非常有用的见解,有助于了解美国政治格局如何随着世代格局的变化而变化。

本报告表明,在分析中纳入世代群组,将对未来选举的政治格局产生实质性影响。报告考虑了四种情景:

情景一:世代交替没有产生影响。该情景假设,在未来的选举中,各人口群体(由种族、年龄、受教育程度、性别和州界定)的投票和投票率模式与2016年相同。唯一不同的是这些群体在合格选民中的规模。该情景没有考虑选民的世代结构变化是判断世代偏好影响的基准。

情景二:世代交替产生全面影响。该情景假设在未来的选举中,各世代的政治偏好将保持不变。简单地说,这个情景不是假设年轻选民变老后的投票方式会和年长选民完全一样,而是假设每一代人在未来的选举中都会像2016年一样投票。与第一种情景一样,这种情景也考虑了选民基本结构的变化(包括种族、受教育程度、性别和各州的变化)。各群体的年龄相关投票率保持在基于年龄的模拟中假设的水平。

情景三:世代交替的影响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和第二种情景一样,该情景假设各世代的政治偏好将延续到未来的选举中,但也假设随着年龄的增长,各世代会变得更加保守。与前两种情景一样,该情景也考虑了选民基本结构的变化,并假设各群体的年龄相关投票率保持不变。

情景四:“千禧一代”之后的世代更加保守。这个情景假设,一代人的政治偏好将完全延续到未来的选举中,也假设“Z世代”和他们之后尚未命名的一代将比“千禧一代”更加保守。与其他情景一样,该情景也考虑了选民基本结构的变化,并假设各群体的年龄相关投票率在未来的选举中保持不变。

这些假设情景带来了两个关键的发现:

首先,在接下来的几次选举中,美国可能经历的人口结构变化总体上将有利于民主党。按种族、年龄、受教育程度、性别和州划分的群体的预计增长,在倾向于民主党的群体中往往更为强劲,给共和党制造了持续不断的阻力。这将要求共和党在一场又一场的选举中,提高他们在关键人口群体中的表现,正如第一个基于年龄的模拟情景(无世代交替影响)所展示的那样。模拟选举的结果显示,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将在2020年转向民主党,而在2020年之后的选举中,佛罗里达州、威斯康星州、佐治亚州和北卡罗来纳州将加入民主党阵营。

其次,将世代群组纳入分析(正如第二种情景所展示的那样)大大加快了美国政治版图的变化速度。在这种情景中,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辛州、佛罗里达州和亚利桑那州将在2020年转向民主党,而在接下来十年的选举中,佐治亚州、北卡罗来纳州、得克萨斯州和俄亥俄州也将加入民主党阵营。

即使在第三种情景(各世代随着年龄增长而变得更加保守)和第四种情景(年轻一代变得更加保守)中,政治格局的变化速度仍然远远快于只考虑年龄群体、忽略世代交替影响的模拟。

本文编译自布鲁金斯学会网站报告America’s electoral future: The coming generational transformation。译者:沈凯麒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28日 来源时间:2020年10月28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