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关于中国在非洲投资的五大谬论

作者:狄波拉·布罗蒂格姆   来源:观察者网  已有 212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对于南非人来说,圣诞老人今年来得格外早,不过他坐的不是雪橇,而是一架来自中国的飞机。12月4日、5日,非洲领导人相聚于第六届中非合作论坛峰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带去了多个商业大单,以及数十亿美元的新的拨款、贷款、出口信贷和投资基金。中非合作论坛这个三年一度的盛会,显示出中非领导人对于发展和安全议题的关注。

  毫不令人惊奇,习近平这次作为国家主席第二次访问非洲,其中还包括对津巴布韦的短暂访问,使世界的注意力重新聚集于中国在非洲大陆影响力的扩展。这样的报道已经占领了各大国际广播电视和报纸的大幅版面并且已经散播到世界各地。但是,就像对中国在非洲的报道中常常出现的那样,其中很大一部分都贴上了警告的标签:对中国在非洲的所作所为持怀疑态度。以下便是五条最危险的、执拗的、不停地被媒体重复提及的关于中国开发非洲的谬论。

  习近平主席参加中非合作论坛峰会时发表演讲

  第一条,也是最具破坏性的谬论是,中国只想攫取非洲的自然资源。毫无疑问,非洲大陆丰富的自然资源禀赋对中国企业有种巨大的吸引力 ,就像它们对西方国家的石油和矿产巨头如壳牌、埃克森美孚和嘉能可充满吸引力一样。然而,即使像在尼日利亚这种石油资源丰富的国家,资源远非故事的全部。仅在2014年,中国企业就同非洲签署了超过700亿美元的建筑合同,将促进非洲关键性基础设施的建设,提供就业机会,并提升当地劳动力技能。

  科技公司也为非洲当地发展作出了许多贡献。十多年以前,中国的电信公司华为就在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建立了西非培训学校。从那时起,它就开始磨练当地工程师的技能。这些工程师现在正在建设移动网络——非洲的电信革命的关键一环。其他行业也是如此:我们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中国非洲研究项目团队,力求映射中国在非洲的参与,并分析其影响。我们发现中国在尼日利亚的工厂雇用尼日利亚当地人,并利用废弃船只的材料生产建筑材料、灯泡、陶瓷和钢铁。正如一位尼日利亚官员在2009年的采访中告诉我的,“中国正试图涉足我国经济的每一个领域。”

  第二个谬论围绕着中国在非洲参与的程度。观察家们经常极大地夸大中国官方承诺给非洲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贷款和援助范围。当然,中国对于这些资金流向并不是非常透明。而作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的发达国家,每年会出台各国贷款和援助物资的年度报告,中国没有公开类似的报告。不过,北京方面每隔几年公布一份总体数据,并且这个数字低于那些持续跟进的报道中的预估值。2010年至2012年,中国对外官方援助增长迅速,但是这三年的总数额只有144亿美元。

  相比之下,2013年兰德公司也做了研究,它试图通过整合媒体的报道来估计中国的援助。该研究报告的作者认为,仅2011年中国官方的对外援助就已经达到1893亿美元。我很想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算的?他们的计算方法大有问题,例如把接下来这则媒体报道当作中国援助承诺的佐证:2010年,商业出版物Tendersinfo News 报道,一群中国商人在某个埃及商业论坛中签署了价值2.5亿美元的22个协议。且不说像这样的谅解备忘录只有很小的一部分能够成为实际的项目,更荒谬的是,他们居然把这样的协议算作中国的援助承诺。

  中非合作(资料图)

  日本国际合作研究院的研究员作出了更严格缜密的努力来估计中国的发展援助的量。不像兰德的研究人员,他们认为援助应只包括那些被中国、日本和其他援助国列为官方发展援助的类型,例如,补助和贴息贷款。他们估计,中国在2011年的援助是适度的45亿美元。

  另一个同样不现实的例子是来自香港某家报纸2013年离奇的报道。这家报纸说,中国已经承诺,截至2025年,将向非洲提供1万亿美元的融资,其中70%至80%的资金将来自于中国进出口银行。报道出现之后,中国进出口银行采取了不寻常的步骤,在网站上发布了辟谣声明,甚至声称将会采取法律手段。然而,报道还在流传。很显然这个数字极度不靠谱:想要实现这一目标,每年需要约830亿美元。尽管中国的银行在非洲日益活跃,我们的中国贷款数据库显示,其最近几年各银行每年约向非洲投入100亿美元。即使是这个程度的融资已经很难在那些担心债务上升的国家里实现了。例如,在2014年,对负债过多的担忧导致加纳降低了向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贷款的额度,从三年前签约时的30亿美元下降至15亿。

  第三个长久以来存在的谬论是,中国企业主要雇用的是自己的国民。7月份,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埃塞俄比亚会见部分非洲代表时讲到,“经济关系不能仅仅建立在用外国劳工建造本国的基础设施的基础上,”每个人都知道他这是在将矛头指向中国。但是,中国人在非洲是这么做的吗?在一小部分石油资源丰富的国家,包括阿尔及利亚、赤道几内亚、安哥拉,它们的建筑业成本非常昂贵,政府确实允许中国建筑公司引进中国工人。但是在非洲其他地区,情况是非常明朗的:中国企业所雇佣的绝大多数员工都是本地人。香港学者Barry Sautman和Yan Hairong调查了在40多个非洲国家的400家中国企业。他们发现,虽然管理人员和高级技术职位倾向于由中国人担任,超过80%的员工都是当地人。一些公司劳动力的本地化水平更是高达99%

  我们自己在埃塞俄比亚的研究发现,近4800名埃塞俄比亚人被中国公司雇佣来建设埃塞俄比亚的城市轻轨项目。另外,4000名埃塞俄比亚人在华坚工作,这是一家在亚的斯亚贝巴(埃塞俄比亚首都)附近的中国鞋业集团。在这两种情况下,一些当地的工人甚至被派到中国接受管理培训。这些做法符合中国企业的经济利益。如果要从中国派来工人,公司将不得不支付高得多的薪水,还要另外支付机票和食宿。当然,在非洲的许多中国工地都存在紧张局面,但纠纷往往是由于薪水和工作条件,而不是是否为当地人提供就业机会。

国际上存在的一些关于中非合作的谬论,怀疑中国对非洲实施殖民主义

  第四个不会消失的谬论是,中国对非洲援助和融资是为了确保自己在非洲石油开采权和采矿权的稳固。正如理查德·贝哈尔2008年发表在《Fast Company》的文章中所说,中国资助“医院、自来水管道、大坝、铁路、机场、酒店、足球场以及议会大厦,几乎所有的这些,在某种程度上,都和中国想要获得原材料联系在一起。”兰德公司的研究用了相似的表述:作为对援助的回报,中国如愿以偿得到了更多的资源商品。2009年一份美国国会研究处的报告总结道:“中国的对外援助主要受自然资源需求的驱动。”

  然而,今年早些时候,一组真正跟踪中国援助承诺的研究员报告说,对自然资源的收购不足以解释中国的这种援助模式。我们自己的数据库至今还没有发现中国的援助直接换取了矿产和石油开采权的情况。只有一个著名的交易接近于这种做法。 2007年,刚果民主共和国政府和两家中国建筑公司成立了一个合资公司,使一个非常不景气的铜矿起死回生。随后,他们与中国进出口银行谈判,争取到60亿美元的商业贷款,保证用矿山未来的利润偿还贷款。贷款最后被削减为30亿美元,并用于资助由两家中国公司所承担的基础设施建设。然而,即使在这个例子中,很明显中国企业的主要利益也不是得到矿产资源,而是找到一种方式来资助他们在有着不良信用记录的国家进行基础设施建设。

  在大多数其他情况下,中国的银行要求安全稳定的收入,以保证在非洲的大额贷款,而中国经营的矿山或油井没有被包括在内。例如,加纳用农作物可可作为部分偿还从中国进出口银行获得了5.62亿美元的贷款来建设布维水电站。与此类似,加纳还获得由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的提供的30亿美元的贷款(后来被减为一半),这笔贷款用石油出口进行偿还,但是石油特许权是由英国跨国公司图洛石油和其他非中国的合作伙伴所拥有的。在刚果共和国,中国提供了一个15亿美元的石油支持贷款,但是中国并没有石油资产。石油被欧洲公司道达尔和埃尼汲取。

  最后一个谬论是,中国对非洲的土地有贪得无厌的欲望,甚至计划派遣中国农民去非洲耕种粮食作物然后再把粮食运回国。2012年,非洲开发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称中国是非洲“最大的土地掠夺者”。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称,中国购买了刚果(金)一半的农田。其他则声称,中国正在整个非洲建立农村。但是在一本11月出版的书中,我和我的研究团队调查了60则有关中国农业投资的报道,其中有一则就是在刚果(金)。我们花了三年时间做实地考察,并在十几个国家进行了访谈来核查实际情况。中国企业据报道得到了将近1500万英亩的土地,但是我们只找到了少于70万英亩的购地证据。现存规模最大的中国农场是橡胶,糖和剑麻的种植园。没有一个种植园是用来种植粮食作物并出口到中国。虽然像赞比亚这样的国家现在有多达数十个中国企业家拥有农场来种植农作物、养鸡,来满足当地的市场,我们没有发现任何中国农民的村庄。

  制造这样的谬论,使得人们更难把重点放在中非关系中存在的一些实际问题,比如资源的透明度,可持续的木材认证,以及濒危物种的保护。由于被诸如上文所提及的那些虚构的问题干扰,中美在非洲的合作裹足不前。超越这些荒谬的想法可能导致新闻报道缺乏亮点,但它有助于增进西方和中国的互相了解,为双方在非洲以及其他地方的接触打下基础。

  (青年观察者林梦婷译)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09日 来源时间:2015年12月0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