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沈丁立:美国国务卿克里从俄罗斯来到中国

作者:   来源:观察者网  已有 82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本周末(5月16-17日),美国国务卿克里对中国进行访问。奥巴马任期临近,本届政府的外交最近也似乎有些“疲软”,制裁俄罗斯不成、阻挡亚投行未果,美国外交是否陷入困境?克里此次访华,是想拉拢中国还是警告中国?来华之前绕道俄罗斯又意在何为?观察者网专访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沈丁立教授,详解以上问题。】

  观察者网:3月底,美国财长雅各布·卢在亚投行亚投行创始成员国截止申请的关键时期来访,相比之下,克里这次访华显得要平静很多。您认为,克里此次访华,会就哪些问题和中国展开对话?

  沈丁立:克里这次到中国的任务还是挺繁重的。下个月,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以及第六轮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将在美国举行,双方对于议题对接的准备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今年9月,习近平主席将访问美国,双方的准备工作也已经进入合作筹备阶段,都需要克里来推动。此外,近期中美两国对海洋安全和地缘战略等问题分歧明显,这也为克里本次访华沟通的重点。

  观察者网:这次克里访华之前,先到了俄罗斯,还收到了俄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送的一筐土豆和西红柿。我们知道,乌克兰危机之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施制裁,沉重打击了俄罗斯经济,美俄关系降至冰点。那么,这次克里到俄罗斯,是意在打开美俄僵局吗?

  沈丁立:乌克兰危机后,美国对俄罗斯实行了全面封锁,但中俄很快就走到一起,美国对俄罗斯所有的制裁措施都多少被中国化解:俄罗斯买不到法国的驱逐舰,中国有可能来提供;俄罗斯无法在美欧融资,中国来提供;俄罗斯石油卖不出去,中国来买。这让美国感觉到战略上的严重失误,不能再这么把俄罗斯推向中国了。

  所以这次克里去俄罗斯,是想逆转战略失误,在乌克兰克里米亚问题上妥协,在美俄关系上止损,推动双边关系的再平衡。但目前来看,这还是第一步。美国还没有缓和它所施加的制裁,俄罗斯防范美国之心还将继续。两国关系怎么走还要看下一步发展。

  观察者网:在外界看来,美国对俄制裁,中俄关系更加紧密,一定程度上让美国感到“孤立”。那您觉得,中美双方之间该如何处理彼此的合作和博弈关系?

  沈丁立:中美关系之复杂是全方位的,在经贸和安全领域双方都在开展广泛的交流合作,但同时竞争博弈也在深化。在合作领域,中美对推动下月达成关于伊朗核问题的全面解决方案具有共识,对在伊拉克反恐、维护阿富汗稳定都存在共同利益,也都有意在可能的情况下促进两军交流,这些也将是克里推动的下轮两国战略对话的重要内容。

  奥巴马上台后,中美两国就推出了战略与经济对话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机制两大合作平台,经过过去六年的年度对话,双方已经在战略、经济和人文三大板块取得了显著合作。目前,中美正在积极推动诸多先前达成的合作协议,还将就双方重视的关于气候变化、贸易与投资、人民币汇率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等多项议题深化磋商。

  在气候变化方面的合作,中美两国在去年峰会上达成了新的联合声明,宣布了各自2020年后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美国计划于2025年实现在2005年基础上减排26%-28%的目标,中国则计划在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并争取提前达标。这是奥巴马总统任内最重要的几个执政目标之一,中美继续合作将对今年11月在巴黎举行的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取得成功意义重大,克里这次来,也是希望能够继续推动中美两国之间的合作。

  克里此行对华态度令人猜想

  在经贸方面,中美双方的博弈关系就显得有些复杂了。一方面,白宫正竭力达成关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的谈判,以更高的标准来重塑国际贸易。奥巴马将这项协议当作其“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核心,作为重振美国就业、出口和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并视之为其留下的总统遗产。显而易见,这一目前还是排他性的高标准国际贸易机制在短期内对正在致力于深化经济改革的中国将产生挑战。

  另一方面,中美正推动双边投资协定谈判。在全球经济不振的时代,中美都需要继续输入外资以推动各自经济,而中国对外投资能力日益提高,正受美国欢迎。今年中美将迎来关于此项协定负面清单谈判的历史性时刻。双方如何确保彼此开放的投资环境,给予对方投资以公平的国民待遇,可能也是克里此行将要推动的下轮战略与经济对话的要点之一。

  观察者网:中国正在推进“一带一路”战略,这将对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带来不小的挑战。您认为针对中国的挑战,美国会做出哪些战略调整?

  沈丁立:当前美国十分关注中国快速崛起所引起的战略后果。中国推出丝绸之路“一带一路”倡议,旨在将当前中国的发展动能同周边与亚欧国家基础设施发展的需求对接,由此也必然带来中国资本、技术和影响力的继续扩大,提升我国的国际竞争力尤其是在亚洲的领导地位。中国推出亚投行已取得超乎预想的阶段性成功,这一发展势头可能预示美日主导的本地区与世界金融秩序将更多面临中国资本和金融力量的平衡。这既是奥巴马政府的战略忧虑,也是克里访华所要沟通的中美间重大关切。美国今年是否支持把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将被视作美国应对的新指标。

  观察者网:最近南海异动频繁,据美国媒体报道,5月11日,美国“沃斯堡”号在南沙附近海域被我军“盐城”号导弹护卫舰近距离追踪。也有外媒预测称,克里此行将以强硬态度探讨南海问题。您认为中美两国在南海问题上还有哪些腾挪空间?

  沈丁立:确实最近中美关于海洋和信息安全方面的猜疑正在上升。针对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崛起以及对于维护主权和权益能力的日益增强,美国焦躁不安。受世界各地局势的牵制,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执行不力,华盛顿因此更多考虑扩大盟国和伙伴的作用,尤其推动日本军事力量的行动自由,以支持美国对地区安全事务的主导权。中国对此也十分警惕,要求美日安保关系的升级不应针对特定第三国。未来的中美安全对话,将有相当部分在这方面展开。

  在我国南海部分岛礁被蚕食的情况下,中方最近被迫加固和扩建部分由中方控制的岛屿,美方却扬言将派军机军舰进行挑衅,这就可能引爆两国关系的另一个脆弱点。显然,中方不会允许美国军机飞越我国岛屿的领空,也将限制美国军舰无端进入中国领海。中美海洋安全关系的消极发展,使得两国通过战略对话以达到增信释疑来得更有必要。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17日 来源时间:2015年05月1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