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ACADEMIC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美国优先与中美关系:冷战的反向类比

作者:   来源:国政学人  已有 155人浏览 放大  缩小

作者:Peter Harris ,美国科罗拉多州立大学政治科学系助理教授;Iren Marinova,美国科罗拉多州立大学政治科学系博士生。

来源:Peter Harris and Iren Marinova, “American Primacy and US–China Relations: The Cold War Analogy Reversed,” The Chinese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Vol. 15, No. 4, 2022, pp. 335–35.

导读

本文认为,当今的中美关系与过去的美苏竞争具有相似性,但若与冷战相类比,当代美国更适合扮演历史上苏联的角色。1991年以来的美国同1945-1991年的苏联的共同之处在于,这两个国家都在相对和平的欧亚地区长期占据近乎主导的地位。苏联在东欧的霸权赋予了冷战时代的两极国际体系一个决定性特征,即美国及其盟国所抵制的欧亚地区力量分布。如今,美国在欧亚地区的优先地位决定着当前的单极国际体系是一种否认除美国之外任何大国开拓其有效势力范围的地缘政治结构。美国的军队部署正塑造着中美关系的语境,正如冷战期间苏联对东欧的占领之于大国关系的影响。

部分美国人将中国视为主要的地缘政治竞争者,认为中国既是难以容忍的安全威胁,又带来直接的意识形态挑战。然而也有人认为,拿冷战时期同当前国际形势相类比并不恰当。比如,今天的中国并不像苏联那样对美国构成存在性的威胁,也没有试图输出对美国不利的意识形态;中国没有部署前沿的军事力量,且只有一个尚有争议的盟国;中国的经济模式依赖于开放的世界经济,国家领导人也宣称接受多数当前的国际秩序基本规则。本文认为当今中国不同于冷战时期的苏联,但与冷战的类比,对分析当前和未来的中美关系也有一定价值,区别在于需要将美国放入苏联当年的角色来看待。这不仅是因为今日美国在世界舞台上扮演的反面角色,更因为明显的地缘政治特征——美国在欧亚地区占据了近乎主导的地位,正如同苏联冷战期间在欧亚地区拥有的常规军事优势。如今美国在欧洲、东亚以及波斯湾的优势地位定义着单极的国际体系(如果表述恰当的话),即权力地理分布提供了使得身处其中的其他国家政府必须遵循的重要结构性语境。

1945年之后的苏联和1991年后的美国都不愿放弃前沿部署的军事部队。1945年,苏联领导人原本可以在纳粹被消灭后就结束对东欧的占领,然而却选择了巩固其力量。美国也没有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停止其在西欧、东亚和波斯湾的军事行动,尽管前沿军事部署的原始动机已不复存在,国家领导人却并未取消其在欧亚地区的军事与政治行动。

冷战类比与中美关系

当多国学者都已开始将当代中美关系和冷战相类比,美国学者大多将中国代入当年苏联的角色,认为中国同样是个有能力、有敌意、信奉共产主义且有扩张可能的力量,对国际秩序构成威胁,因此危害到美国的国家安全。于是美国学者将中国视为修正主义国家,认为中国领导人意在用中国中心的秩序取代现行国际秩序,有些学者甚至认为新的冷战已经开始,世界政治已经被一种类似冷战时期的“体系性霸权竞争”所塑造。也有学者对此强烈反对,比如Joshua Shifrinson就指出了当今中美正从良好的双边关系中共同获益、冷战时期的世界是两极世界、当今中美间的意识形态分歧并不像美苏对抗时期那样严重地影响国家双边关系等具体原因。

对于现有争议,需要明确的是三个相关问题:1.当年美苏关系的哪些特点让人们把它称为一场“冷战”?2.当代中美关系是否可以用相同的标准来衡量?3.相似性是否能够为当前和未来的世界政治提供有价值的观点。冷战的重心在权力配置的地理分布,因此即使本文将美国放在冷战时苏联的位置上看待,也指出了二者间的明显不同,但还是认为这种对比提供了大量信息,因为类似的军事前沿部署、实力投射以及欧亚地区的军事平衡都是用作解释世界政治基本问题的重要因素。

地缘政治框架的价值

有种观点认为,冷战是权力配置的特殊地理分布,并具有战略影响,当时的世界呈现出两极结构。冷战时期欧洲被划分为两个占领区,苏联在其中更有优势。当苏联解体后,其继承国俄罗斯在上世纪90年代早期便主动将军事力量从东欧地区撤出。因此,拿冷战与当代中美关系相类比会忽视意识形态、经济实力以及体制类型这些变量,而仅仅关注到地缘政治层面。

搁浅的超级大国

按照上文观点,今日中国与苏联没有相似性,中国在欧亚地区并未占据主导优势,海外驻军数量也不多。在尚有争议的朝鲜之外,中国也没有其他盟国。中国甚至没有在自己身处的欧亚地区次区域享有主导型军事力量,而是被美国的盟国包围,以免有追求扩张的行为。东亚的基本物质力量分布在发生变化,中国也的确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积累了较大能量,不管是潜在的还是可以变现的实力,但在可以看到的层面,权力配置的地理分布并没有一同变化。简而言之,不论在东亚还是全球层面,中国都并不是一个类霸权国。

相反,美国则在中国所处的欧亚地区是近乎霸权的存在,而这与美国相对中国的经济规模与军事潜力衰落无关。美国当今在许多国家部署军队,在海外拥有上百个军事基地与超过20万人的军队。美国的正式盟国与心照不宣的战略伙伴国覆盖了几乎欧洲全境,中东的大部分国家,以及东亚地区除中国以外所有的临海国家。世界上再没有哪个国家的足迹如此宽阔和深入。称美国是“搁浅的超级大国”,是因其在海外尤其是东亚地区有大量军事部署。冷战时美国的决策者以与苏联对抗为名,不断扩大自身实力与影响力,形成了这些遗产。当苏联的威胁逐渐褪去,美国仍在继续部署军事力量。正因如此,美国如今成为世界排名第一的超级大国。如果不这样做,美国仍会成为政治经济强国,但在军事领域只能是区域强国,当今的世界政治将会十分不同。

同理,经历纳粹入侵又在随后开展反击的苏联也是某种意义上的“搁浅的超级大国”。而如今美国在欧亚地区的势力已经超过了当年的苏联,其在东亚和印太地区战略的主导已成为稳固的地缘政治现实。尽管美国当今在欧亚的主导已远超冷战时的苏联,但二者的相似性在于这种主导的建立过程。

来自中国的观点

当今中国与冷战时期的美国面临同样的地缘政治环境,即难以容忍一个搁浅的超级大国在欧亚地区的决定性位置占据近乎霸权的地位。正如苏联不愿从东欧撤军构成了对美国的威胁,美国今天在欧亚地区的存在也让中国产生怀疑。至少美国看上去并不像只是出于防务考虑,而是有在欧亚地区维持主导权的野心。这构成了中国外部环境的主要特点。中国领导人也担心美国支持的“颜色革命”以及其他危害中国国家主权的行为。北京方面清楚美国战略主导造成的机会成本——如果美国不在全球行使权力,中国将拥有更大的外交影响和军事安全。

即使与冷战相类比,中国也不会完全像当年美国领导人回应苏联那样回应美国,但中国发展核武器和导弹、启动亚投行和“一带一路”倡议、与俄罗斯走近等主要行为都像是对美国主导欧亚的回应。

美国在欧亚地区的军事部署像冷战时苏联影响美国一样,影响着中国的对外政策,中美关系则由中国试图打破美国在欧亚(尤其是东亚海洋)地缘控制的意愿所决定。

冷战类比之争的重点

纵向历史

本文提出冷战的反向类比,关注中美关系在过去30年里的结构背景,即“美国优先”战略。中国很难默许美国在欧亚大陆广阔空间的持续军事占领,正如冷战时期美国难以容忍苏联对该地区的主导。但若要理解权力配置分布的根源,就需要去了解美国和中国关系的历史。史实说明,美国并不是因为中国崛起才在东亚致力于以军事手段维持地区稳定。当今美国的军事存在是在不同时期的多次浪潮的助推下才形成的,很多也是之前行为的延续,只在近年才开始单纯因为对抗中国的影响而行使其权力配置。美国在欧亚地区并非刚刚开始积蓄力量,中国的崛起也不是美国超过120年海外军事能力积累的原因。了解这些情况有助于学者和政策制定者帮助消除两国间的紧张和不满情绪。

横向历史

冷战的反向类比还提供了同一时期的国际比较视角:当前,其他的世界大国,比如俄罗斯,也不能容忍美国继承下来的军事部署。就像中国排斥美国在东亚的军事存在,俄罗斯想要颠覆美国在东欧、中东等地的主导地位。原因也是一样:冷战后美国不但维持其亚洲盟国,还扩大了在欧洲的地缘政治存在,主要体现在北约的扩张。俄罗斯对美国的不满甚至超过了中国。

由于“美国优先”战略在世界范围内产生的巨大影响,许多地区危机中,美国因素也发挥着作用。一些区域的发展若被视为美国军事优势全球影响的衍生问题,会变得更容易理解。但美国的搁浅存在也不是造成东亚或其他地区危机的单一或主要原因,只能说危机发生在“美国优先”的全球大环境下。这就如同冷战时期的地区危机也多受到美苏对抗的影响。当代的学者和决策者需要认识到:许多单独事件或区域特征也需要放在美国发挥积极作用的世界背景中来理解。

结论:类比的局限

讨论当今世界是否面临新的冷战取决于旧冷战被如何定性。如果把旧冷战视为大国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全球性竞争,当今的中美关系就不能算作冷战。但如果将旧冷战看作地缘政治竞争,那么冷战类比就对研究中美关系有一定价值。新旧冷战都是一个大国对另一个大国从之前的战争胜利中继承的权力配置分布感到不满,两国围绕权力配置分布展开竞争。

本文认为,当搁浅超级大国在欧亚的主导权从地理意义上结束,美国主导的单极时代就会像两极冷战时代一样结束。世界的单极结构不是由潜在物质能力而是由硬实力的分布决定,这在过去的30年都没有改变。而如果美国保持现状,中美在东亚地区将持续出现摩擦,战争风险仍然存在,防止争端升级对当今世界是一大挑战。

各种历史类比都有其局限性,我们通过历史可以窥见一些普遍的行为模式,但没有哪个案例或哪种类比可以准确回答未来。本研究也只是关注了地缘政治层面,而没有对冷战中其他至关重要的变量如意识形态、经济差异等展开分析。学者们不应过度从冷战来推断现状,也不应认为冷战与当今的中美两国关系不大。冷战的反向类比应当被视为国际关系研究中历史类比法的的重要尝试,对当前中美关系与世界政治的其他方面提供了重要启示。

发布时间:2023年01月17日 来源时间:2023年01月17日
分享到:

留 言

学术ACADEMIC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