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兰德公司:美国并未对乌克兰战争感到厌倦

作者:   来源:尚道战略  已有 30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随着乌克兰战争进入第二年,一个重大战略问题是,美国及其盟友是否对这场战争感到厌倦。乌克兰人也担心他们的西方支持者可能会厌倦这场战争。西方对乌克兰的支持是否正在减弱,这一问题让民意调查机构忙得不可开交,占据了舆论版面。这就是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本月早些时候前往华盛顿的主要原因,这是自战争开始以来第一次他离开乌克兰。

美国对这场战争的厌倦程度究竟如何?答案可能比看上去要少。

对美国人出现战争疲劳症的担忧主要源于一系列美国选民的民意调查,这些调查发现民众对乌克兰的支持在下滑。调查发现,尽管绝大多数美国人仍然支持乌克兰,但越来越多的少数人——尤其是共和党人——认为美国提供了太多的援助,战争让美国付出了太多的代价。

我们需要把这些数字放在大背景下看待。首先,就绝对值而言,美国人对乌克兰的支持仍然相对强劲,在57%或更高的水平徘徊。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特别是现在战争已经持续了将近一年。在一场战争上存在党派偏见是正常的。冲突——包括在越南、伊拉克和阿富汗——往往始于两党支持。但随着战争的临近,随着干预的最初动机开始从集体记忆中消失,党派分歧悄然出现。

然而,美国对乌克兰的政治支持仍然是两党一致的。国会今年多次以两党多数通过了对乌克兰的多项援助计划。尽管一些右翼人士呼吁对乌克兰援助进行更严格的审查,但泽伦斯基在国会联席会议上发表讲话时,受到了两党的热烈欢迎。

对乌克兰的政治支持大概率会继续。诚然,共和党在去年11月赢得了众议院的控制权,乌克兰一些最坚定的立法支持者将不会参加下届国会会议。但与此同时,共和党孤立主义阵营的一些候选人在11月的竞选中失败了。许多共和党领导人仍然支持向乌克兰提供更多军事援助,不过他们希望加强对资金使用的监督。

此外,美国的外交政策很少完全跟随民意。尽管历届总统政府都抱怨阻碍其外交政策议程的“黑团”或“深层势力”,但事实是,在大多数情况下,相比国内事务,美国人更允许他们的领导人在外交事务上自由行事。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美国人往往不太关心外交政策问题,而更关心国内问题,尤其是那些直接影响他们钱包的问题。

这并不是说美国人对外交政策没有看法。问美国人有关任何特定问题的问题——尤其是像乌克兰这样吸引了如此多媒体关注的问题——大多数人都会给出自己的看法。但民意调查只是时间的快照,经常随着事态发展而变化。如果俄罗斯做出一些令人震惊的事情,比如使用核武器或试图再次占领基辅,反对者对乌克兰的支持很可能会反弹。

另外,美国人讨厌失败。2011年,美国人以压倒性多数支持时任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从伊拉克撤出美国作战部队,但在2014年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几乎占领伊拉克时,却抨击了他对伊拉克的处理方式。乔·拜登(Joe Biden)总统也遵循了类似的路线:美国人支持从阿富汗撤军,但他们把随后的惨败归咎于拜登。在战争中,从纯粹的政治角度来看,政客们坚持到底通常更安全。

最后,美国人的“乌克兰疲劳”可能根本不存在。事实上,美国人并没有厌倦这场战争。除了少数直接参与美国对乌克兰政策的决策者,以及在欧洲其他地方提供安全援助和人道主义救援的美国军队之外,很少有美国人积极参与这场冲突。美国在战场上没有遭受损失,也没有发生能源短缺。美国人也没有因为战争而支付更高的税收。由于国会不需要平衡联邦预算,对乌克兰的援助不会以牺牲国内支出为代价,至少目前是这样。

许多美国舆论制造者都有自己的理由放大“乌克兰疲劳论”。一些“美国优先”的共和党人可能会发现战争分散了他们的注意力,他们更愿意谈论国内问题,比如移民和犯罪。某些自由派反战活动人士可能会对美国的任何军事介入做出下意识的反应,无论这种介入是多么间接。对于一些媒体评论员来说,“战争疲劳”叙事是一种简单的方法,可以将一个复杂的外国话题变成国内政治辩论。一些美国人可能真的认为他们为这场冲突付出的代价比实际要大,但这主要是基于看法,而不是事实。

换句话说,美国的“乌克兰疲劳”与其说是现实,不如说是传说。这对战争本身有着重要的影响。目前,俄罗斯的策略似乎主要基于拖延:让战争继续下去,最终美国及其盟友会失去兴趣,乌克兰人会屈服。这种策略很可能是行不通的。如果按照目前的趋势,由美国公众支持率下降而真正导致政策改变之前,可能需要数年时间。

转自:https://www.rand.org/blog/2023/01/the-myth-of-americas-ukraine-fatigue.html

发布时间:2023年01月11日 来源时间:2023年01月10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