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治
当前位置:首页>美国政治

华盛顿邮报:麦卡锡,分裂的共和党和1月6日诅咒

作者:   来源:尚道编译第523期  已有 26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没有人能写出比众议员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竞选众议院议长的最后几个小时更富有戏剧性的剧本了。最后一幕伴随着极度的失望、极度的得意,以及在背叛、无能和拳打脚踢之间闪现的威胁。在美国人民的众目睽睽之下,共和党陷入了内部分裂的僵局。

这个狗血剧情在2021年1月6日国会大厦遇袭两周年之际上演,似乎太具有讽刺意味了,在那次袭击中,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追随者试图阻止乔·拜登获得2020年大选胜利的认证。整整四天的投票,以及最终导致麦卡锡获胜的15次投票,突显出共和党完全没有吸取国会山暴乱的教训。

两个月前的中期选举,当时众议院共和党人的表现远远低于他们的预期。共和党在11月的表现不太好,因为太多美国人,尤其是独立选民,认为他们不愿意把太多权力交给导致1月6日国会山事件的政党,一个由否认选举的人组成的政党,一个由特朗普的追随者组成的政党。麦卡锡没有获得令人满意的多数席位,直到麦卡锡和他的盟友做出一次又一次的让步,使他所在政党激进派能够劫持议长一职。

可悲的是,在周五晚上和周六早上的电视节目中上演的这场激烈斗争,很可能在未来两年内重演,这不仅损害了共和党,也损害了整个国家。在僵持的一周中,共和党人似乎没有注意到让麦卡锡处于如此危险境地的力量。

然而,这只能怪他们自己。即使在国会大厦遇袭后,大多数众议院共和党人仍试图挑战选举人团的结果。特朗普关于选举舞弊的持续谎言感染了该党的普通成员。大多数自认为是共和党人的人仍然表示,他们不相信拜登总统是在2020年的当选是合法的。

在特朗普的领导下,否认选举的人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谋求各级职位。其中许多最引人注目的人都输掉了竞选,但据《华盛顿邮报》艾米·加德纳的统计,有175名众议院共和党人以某种方式或在某个时间接受了特朗普关于2020年的毫无根据的说法。众议院议长之争的一些核心人物正在努力推翻选举结果,众议院特别委员会调查2021年1月6日国会大厦遇袭事件的最终报告记录了这一点。

麦卡锡有机会让自己和他的政党与这位前总统造成的混乱保持距离。有那么一瞬间,他谴责了特朗普,但此后的两年他继续致敬特朗普。如果他试图让他的政党摆脱选举否定主义,共和党人可能会在11月的选举中表现得更好,他也可能会像上个世纪的其他议长那样,在一次投票中获胜。

众议院共和党人试图忽视和驳回1月6日委员会的工作。然而,许多美国人并没有把目光从委员会的工作上移开。当拜登给共和党的大部分人贴上“极端的MAGA共和党人”的标签时,这个标签把特朗普的“让美国再次伟大”口号颠倒了过来。许多美国人认为民主和特朗普的角色受到了严重威胁,这影响了他们对谁应该掌控华盛顿的看法。11月,最高法院推翻罗伊诉韦德案的决定无疑激励了许多支持民主党的人。但似乎不可否认的是,国会最终落到一个政党手中的威胁,也引发了一场反弹,在选举日那天,人们感受到了这种反弹。这个政党包括这么多相信特朗普试图兜售的虚假东西的人。在许多势均力敌的竞选中,弱势的民主党现任众议院议员能够获胜,使得共和党人在435名众议院议员中仅占222席。值得注意的是,共和党在参议院失去了优势。

本周的一系列投票还表明,共和党人忽视的不仅仅是1月6日的意义。他们没有完全理解违背历史的中期选举的意义。在经历了一系列变革选举之后,国会的组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总统职位易手,2022年的选举产生了更接近于现状的结果。

对于共和党人来说,未能赢得许多人预期的众议院多数席位,以及在参议院失去优势的痛苦,本应引起更多的内省和反思。但事实并非如此。众议院共和党人已经宣布,美国人民用他们的选票要求共和党提出一个全面的议程,并对总统、他的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其他领域展开全面调查。这就好像是红色浪潮席卷了海岸,将民主党人一扫而光。

毫无疑问,公众支持处理墨西哥边境的大量非法移民,或者采取措施减少芬太尼的流入,芬太尼已经导致许多美国人因吸毒过量而死亡,或者试图控制不断上涨的物价。选举结果并不意味着要求强硬转向右翼,也不意味着呼吁授权给共和党极端派。对于共和党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个明确的授权。美国人本质上似乎更喜欢分权政府,而不是一党专政。因此,此次中期选举对拜登政府的权力起到了牵制作用。除此之外,许多分析人士将整体结果描述为选民在动荡时期集体呼吁稳定。众议院共和党人在议长争斗中对这种情绪嗤之以鼻。

共和党中的反政府虚无主义者现在获得了权力。麦卡锡没有表现出反击的勇气。他赋予了佐治亚州众议员马乔里·泰勒·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权力。在民主党控制众议院时,格林因煽动性和反犹言论而失去了委员会的职位,她在整个星期都一直支持麦肯锡的议长候选人资格。

他不得不与佛罗里达州众议员马特·盖兹(Matt Gaetz)进行较量,据报道,盖兹曾向特朗普寻求先发制人的赦免。他的盟友不得不与宾夕法尼亚州众议员斯科特·佩里(Scott Perry)谈判,佩里在特朗普政府任期即将结束之际,推动任命有争议的杰弗里·克拉克(Jeffrey Clark)担任司法部长。他面临着来自科罗拉多州的众议员劳伦·博伯特(Lauren Boebert)的抵制,博伯特勉强赢得连任,处于她所在政党的极端边缘,直到她最终投票“出席”,为他的胜利铺平了道路。

在第13次投票失利后,但在第14次投票之前,麦卡锡表达了对胜利的信心,并表示漫长的一周教会了共和党人如何执政。6小时后,当他在第14次投票中再次失败时,这些话再次困扰着他,在众议院引发了前所未见的一幕。

麦卡锡无疑从这次发生的事情中学到了一些东西。它们是否是2021年1月6日和去年11月中期选举之后的正确教训,只有在未来几个月才能清楚。第118届国会开幕的几天里,人们很难对这种情况感到乐观。

发布时间:2023年01月09日 来源时间:2023年01月0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美国政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