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治
当前位置:首页>美国政治

2024美国总统候选人预测(下):亟需扭转乾坤的共和党

作者:   来源:民智国际研究院  已有 37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以下七位共和党潜在候选人,谁将是最终赢家?

2022中期选举,共和党所期待的“红色浪潮”并未到来,这也意味着特朗普的“影响力神话”基本破灭。尽管特朗普的基本盘仍然存在,但他一方面要承受德桑蒂斯的强势冲击,另一方面又要面对曾经的左膀右臂彭斯、蓬佩奥等人渐行渐远甚至自立门户的局面。这些变数无疑使共和党2024年总统大选候选人的战局变得更加扑朔迷离。风头正盛的德桑蒂斯会将特朗普的重返白宫之路彻底堵死吗?共和党阵营内又有哪些其它势力在对两年后的总统大选蠢蠢欲动?

德桑蒂斯:半路杀出的黑马

罗恩·德桑蒂斯(Ronald Dion DeSantis)

美国东部时间 2022 年11月8日,共和党人罗恩·德桑蒂斯(Ronald Dion DeSantis)在中期选举中轻松击败对手查理·克里斯特,赢得了其佛罗里达州州长的第二个任期。德桑蒂斯曾是特朗普最坚定的支持者之一,他曾大力支持特朗普的大规模税收改革法案以及推动新方案以取代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在特朗普的支持下,德桑蒂斯于2018年宣布竞选佛罗里达州州长。尽管最初不被外界看好,但其轻松赢得了共和党初选。而现在,德桑蒂斯被却视为特朗普在2024年总统选举中的最大挑战者。近日,犹他州的86名当选官员发布了一封信,鼓励德桑蒂斯竞选总统。亲共和党的媒体近期也一直在鼓吹德桑蒂斯是该党的未来。同时,共和党背后的富商捐助者们也开始把目光放在德桑蒂斯身上。

此外,根据预测市场的数据,特朗普现在只有35%的机率赢得2024年的大选,低于之前的预测水平,而德桑蒂斯的胜率则高达40%。上周公布的YouGov民意调查发现,德桑蒂斯(42%)在共和党中领先于特朗普(35%)。加拿大公司Leger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德桑蒂斯在共和党中以45-43的优势领先。不过,虽然德桑蒂斯的名字知名度很高,但他不像特朗普那么出名,公众对他的具体认知还比较模糊。例如,昆尼皮亚克大学(Quinnipiac University)七月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35%的选民对德桑蒂斯的了解还不够多,无法形成对他的看法。

特朗普:前总统的瓶颈期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在今年8月联邦调查局对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海湖庄园的私人住所开展了突击搜查之后,特朗普虽然深陷政治风波,但还是凭借其影响力在“拯救美国政治行动委员会”在8月份筹集了1020万美元,这一数值创下了一个月内资金筹集的最高纪录。截至10月中旬,该委员会的手头现金已将近1亿美元。本以为他会就此重新飞黄腾达,但他的竞选“钱路”很快也遭遇祸端。先是《竞选财务法》宣布将对其委员会资金的使用展开限制;再是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罗娜·麦克丹尼尔表示,如果特朗普宣布参选,该党将不再支付他的法律费用。而特朗普的第二大捐助者、黑石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斯蒂芬·苏世民以及特朗普的长期盟友、雅诗兰黛继承人罗纳德·兰黛都在这位前总统宣布2024参选之后纷纷离他而去,放弃了对他的竞选支持。

除了财力的问题,特朗普在十一月中期(距离总统大选还有整整两年之久时)宣布启动其竞选活动之举也存在诸多风险。他的多位盟友曾多次呼吁其将参选决定的宣布事宜推迟到12月6日佐治亚州参议院选举之后,以免对这场关乎参议院多数席位的争夺之战造成影响。从这个角度说,共和党在参议院的失利使得特朗普再次陷入了众矢之的的困境。尽管如此,特朗普仍有一批坚定的追随者,例如众议员马乔里·泰勒·格林、特洛伊·内尔斯、安迪·比格斯等人,但尚不确定的是,这些拥趸是否会对特朗普随后的选举产生“质变”的效果,甚至是否有可能在见风使舵后倒戈。

彭斯:离开特朗普之后

迈克·彭斯(Mike Pence)

迈克·彭斯(Mike Pence)尽管在就任副总统期间饱受诟病,但他一直坚定地支持并推进“大老板”特朗普的政策。然而,在拜登赢得大选之后,特朗普自国会大厦冲击事件起开始表现出对彭斯的不满,导致两人最终在政治道路上渐行渐远。彭斯曾不仅拒绝承诺支持特朗普竞选连任,还在特朗普的2024年白宫竞选宣言发布一天后与CNN主持人杰克·塔珀交谈时表示,共和党人在两年后的总统竞选中将会有比特朗普“更好的选择”。

现在,彭斯和他的团队正在悄悄地开展政治行动,推进保守主义事业。在过去一段时间内,彭斯前往早期总统初选和党团会议的重要州发表了一系列高调的演讲,比如在犹他州为其捐赠者和政治盟友举行了一次会议,甚至在俄乌冲突期间前往乌克兰和波兰边境。但现有数据显示,彭斯的支持率远落后于特朗普和德桑蒂斯。

切尼:被共和党抛弃?

利兹·切尼(Liz Cheney)

2018年,利兹·切尼(Liz Cheney)当选为众议院共和党会议主席,成为众议院排名第三的共和党人,一度是时任总统特朗普的忠实后盾。当众议院在2019年举行弹劾特朗普的投票时,她投票反对了弹劾的两项条款。然而,切尼对特朗普的支持在2020年11月大选后发生了巨大变化。她直言不讳地批评特朗普在国会骚乱事件中的表现以及他对选举的虚假主张。在随后的弹劾程序中,她转而投了赞成票。2021年7月,切尼被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选为该院调查1月6日袭击美国国会大厦事件特别委员会成员,并于9月被任命为委员会副主席。她对特朗普的批判导致怀俄明州共和党于同年11月宣布不再承认她是该党成员。此外,随着党内人士的压力逐渐加剧,切尼在今年5月失去了共和党会议主席一职。在2022年8月16日举行的共和党初选中,切尼被被哈里特·哈格曼狠狠地击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切尼表示,如果特朗普赢得2024年提名,她将离开共和党。这意味着,切尼很可能考虑以第三方总统候选人的身份参与2024年的竞选。

蓬佩奥:“对华强硬派”再出山

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

2018年4月26日,在特朗普的提名下,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获得参议院的通过后就任美国第70任国务卿。在任期间,蓬佩奥代表美国政府发表对华声明,展现其强硬态度。在卸任国务卿职务后,蓬佩奥成为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亦获聘为福克斯新闻的固定评论员。2022年3月2日(北京时间),蓬佩奥抵台窜访,会见蔡英文并获赠特种大绶景星勋章。同年9月26日,蓬佩奥二度窜台,主要行程为出席“全球台商经贸论坛”并进行专题演讲,期间曾会见赖清德、陈其迈等台湾政要。

最近几个月,蓬佩奥一直在前往关键州并在政治活动中发表讲话,他已成为了2024年共和党总统的潜在候选人。蓬佩奥还暗示,他的2024年计划并不会受制于特朗普的任何决定。对于特朗普宣布参加2024年总统竞选,蓬佩奥表示:“我们需要更严肃、更安静、够向前看的领导人,而不是那些只会盯着后视镜并声称自己是受害者的领导人。” 很明显,为了自己的利益,蓬佩奥已经选择了背信弃义,决定从此另立门户。

阿博特:来自德州的挑战者

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

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自2015年开始担任第48任德克萨斯州州长。在担任州长之前,阿博特曾是德克萨斯州最高法院法官,而后成为该州总检察长。这也是德州自重建时期以来第二位共和党籍的总检察长。阿博特于4月起便向华盛顿特区、纽约和芝加哥等地运输了一大批非法移民,此举引起了争议。他随后在今年11月8日的中期选举中以极大优势胜出,成功连任德克萨斯州州长。阿博特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及他是否正在考虑在 2024 年竞选总统,他表示自己正专注于赢得州长职位的连任。但在完成连任后,他仍旧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让我们拭目以待。”

扬金:追随特朗普还是自立门户?

格伦·扬金(Glenn Youngkin)

格伦·扬金(Glenn Youngkin)自今年年初起担任第74届弗吉尼亚州州长。他承诺在他执政的第一天就禁止在公立学校教授批判性种族理论,放宽某些关于新冠肺炎防疫的规定和限制,并在弗吉尼亚州倡导低税收和小政府。除此之外,他还成立了两个委员会,一个负责帮助打击联邦的反犹主义,另一个专门负责打击人口贩运。扬金上任后的一系列举措赢得了民众的支持,使其一跃成为明星州长。

上任仅七个月,扬金在《华盛顿邮报》发布的2024年共和党潜在总统候选人的报道中已经排在第5位。8月,据知情人士透露,扬金已经转向寻求前特朗普政府官员雷·沃什伯恩这一关键捐助者和政治战略家的帮助,表明他正在为可能的总统竞选做准备。但今年8月,在接受媒体采访并被问及2024年总统选举时,扬金却表示:“如果特朗普成为2024年的提名人,我会支持他。”至于在两年后的大选中扬金究竟是否会成为候选人之一,我们至今都难以明确。

呈现出“二元格局”的共和党

就目前来看,共和党2024总统大选候选人有很大可能会在德桑蒂斯和特朗普之间产生,两人势均力敌。而近期德桑蒂斯有后来居上之势,不仅分走了很多本应属于特朗普的选票,还收获了一众金主的青睐。他接下来需要做的可能就是提升自己在普通选民中的知名度。对特朗普来说,尽管他还有很多坚定的支持者,但不论是民主党对他的调查,金主和前下属的纷纷离去,还是共和党在本次中期选举中的失利都会对他施加巨大的压力,他能否凭借上一任期的积累战胜冉冉升起的德桑蒂斯还尚未可知。除了已经宣布参选的彭斯,切尼、蓬佩奥、阿伯特、扬金几位共和党人从近期活动来看也有竞选总统的可能。不过目前他们的支持率无法与德桑蒂斯和特朗普相比,未来能否对二人造成威胁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撰稿:民小智君

发布时间:2022年12月29日 来源时间:2022年12月2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美国政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