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弱势的麦卡锡更值得中国警惕

作者:吾楼   来源:中美聚焦  已有 59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众议院共和党领导人麦卡锡(Kevin McCarthy)自11月15日被党内推举角逐议长职位之后,正加紧同党内极端右翼、温和派势力的幕后协商,确保能够明年1月2日的众议院议长选举中胜出。但连日来,已有5名共和党众议员明确反对麦卡锡担任议长,另有10多名党内议员对麦卡锡持质疑或观望态度,主要是因为共和党在今年中期选举表现不及预期,未能迎来麦卡锡所期望的“红色浪潮”,削弱了他在党内的权威。由于麦卡锡是美国保守派中知名对华鹰派,主张在军事、安全、经贸、科技、人文领域采取比拜登政府更强硬的对华措施,他此时为保权力在党内做出的各种承诺有可能在今后2年,促使他对拜登政府采取更多对抗性姿态,对中国采取更激进的立场,以缓解他在国会面临的政治压力。

在党内推选议长人选时,麦卡锡以188比31的得票结果击败自由党团(Freedom Caucus)前主席比格斯(Andy Biggs)。在新一届国会众议院,共和党占222席,民主党213席,麦卡锡要想赢得议长,需获得至少218票的支持。如果除去5名反对的议员,麦卡锡就无法获得218票。而且,比格斯和一些共和党议员近日强调,大概会有20名左右的共和党人站出来反对麦卡锡。还有其它一些议员也尚未表态是否支持麦卡锡。面对党内派系分裂,极端右翼施压,温和派倒戈的风险,11月28日,麦卡锡再次警告党内质疑和反对他的议员,称共和党需要统一发声,否则每个人都有可能失败,民主党人也有可能重夺议长职位。

麦卡锡主要指的是众议院共和党自由党团强硬派议员的反对。2015年,麦卡锡同当时的党内领袖博纳(John Boehner)竞选议长时就曾遭到该右翼党团的反对。此次麦卡锡竞选议长,最大障碍仍然是该党团。该党团极端右翼议员反对麦卡锡担任议长的原因包括:麦卡锡拒绝承诺削减预算开支、拒绝自由党团提出的修改国会规则的要求,以及他在弹劾拜登政府方面的态度不够果决。现在的众议院自由党团主席佩里(Scott Perry)多次提到,麦卡锡很难获得218名议员的支持。佩里施压麦卡锡和众议院共和党领导层全面改革议事规则,将国会领导层权力下放,给予委员会成员更多权力,包括挑选委员会主席以及设立罢免议长的动议程序。

现在已表态明确反对麦卡锡担任议长的众议院共和党议员有亚利桑那州众议员比格斯(Andy Biggs)、弗吉尼亚州众议员鲍勃‧古德(Bob Good)、南卡州众议员诺曼(Ralph Norman)、蒙塔纳州众议员罗森代尔(Matt Rosendale)以及佛罗里达州众议员盖茨(Matt Gaetz)。其中,盖茨是特朗普支持者,担心麦卡锡当选议长后倒向建制派;诺曼要求麦卡锡采纳“共和党研究委员会”起草的一份7年预算方案,其中包括10年内削减16.6万亿美元的开支;罗森代尔是新当选的众议员,他不支持只维持现状的麦卡锡,而是支持一位能够挑战民主党和白宫的新人当议长。

自由党团强硬派当中也有麦卡锡的支持者,比如俄亥俄州联邦众议员乔丹(Jim Jordan)和佐治亚州联邦众议员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乔丹曾在2018年挑战麦卡锡党内领导职位,也是此次议长人选的竞争者之一,但由于他在新一届国会将担任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所以放弃竞选议长,而是支持麦卡锡当选议长。如果将来麦卡锡因为内部压力辞职,乔丹将是最有竞争力的接替人选。格林曾质疑麦卡锡当议长的能力,但为了避免温和派共和党人倒戈让民主党坐收渔利,最后还是选择支持麦卡锡,同时麦卡锡也承诺让格林重新回到相关重要的委员会。

和多年来众议院多数党议员在全院角逐议长职位一样,麦卡锡最终可能会得到担任议长所需的218票。但是,他需要同右翼党团和温和派共和党人谈判,达成一些交易。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因为温和派共和党人要求麦卡锡打压或抛弃极端右翼势力。而极端右翼势力大多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坚持要求麦卡锡做出一些极端的承诺,包括推动对拜登及其幕僚的弹劾以及改变议事规则、同意修改国会关于罢免议长的规则。现在麦卡锡做出什么样的承诺或者交易,未来两年就有可能承担相应份量的政治包袱。

为了卸掉这种政治包袱,麦卡锡要么迎合党内极端右翼诉求,加大力度杯葛民主党政府议程,调查2021年阿富汗撤军乱局等问题,弹劾拜登及其阁僚和家人,要么将矛头对外对准中国、俄罗斯等国家,缓解在国会面临的压力。他已经承诺,担任议长后将成立涉华议题小组,就各种议题展开调查,甚至有可能窜访中国台湾地区。为了2024年大选,共和党领导层需要向选民证明共和党的温和立场和跨党派合作倾向,对中国采取极端的措施恰好迎合了这种两党共识。这一点值得中国警惕。一个健康稳定的中美关系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也是国际社会普遍期待。在新冠疫情持续影响和世界经济持续低迷的形势下,国际社会需要更多“稳定性”,而麦卡锡担任议长后,大概率会加大掣肘拜登对华政策,给大国地缘政治竞争增加不确定性、甚至有可能出于个人政治利益增加地区安全风险。

推演麦卡锡今后两年的政治生存策略:以党内弱势的姿态当选议长,麦卡锡首要做的就是想方设法巩固自己的议长地位。但从众议院现状和2024年大选的前景来看,在内政外交政策议题上,麦卡锡给拜登政府管控对华关系带来风险的同时,也要顾忌自己可能面临的政治代价。

麦卡锡和共和党领导层面临的主要挑战是和民主党的党争,即双方围绕联邦债务、预算谈判、税收、移民、气候变化和经济发展等议题的党争。这也是决胜2024年大选的关键所在,而麦卡锡应对这一挑战 最大的政治障碍依然在党内,即如何弥合极端右翼和温和派、建制派之间的分歧。由于众议院两党席位之差较少,麦卡锡未来两年难免需要民主党人在重大议题上的合作。如果麦卡锡在预算开支、税收等议题上向民主党让步过多,他就有可能和博纳、瑞恩两位前共和党籍议长一样,最终因无法弥合党内各派系分歧而被迫终结议长生涯。

发布时间:2022年12月02日 来源时间:2022年12月0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