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浪潮与城堡——2022年美国中期选举

作者:杨大巍 薛倩   来源:经济观察报观察家  已有 65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022年的美国中期选举在当地时间11月8日结束投票,最终结果还需要一定时日才能知晓。

这是和总统大选相隔两年的选举,也是每隔四年进行一次的选举。根据各种民调,大约87%的人认为共和党能夺回众议院,60%的人认为共和党能夺回参议院。当拜登和奥巴马在竞选前的最后一周不断奔走于各个关键州,当民主党向他们的选民疾呼“共和党执政之时也就是民主将亡之际”的时候,人们似乎看到了一种红色浪潮向那些蓝色城堡奔涌而至的情景。

中选概要与议题民调

中期选举发生在总统任期的中途,主要选举州长、议员和其他的地方官员。选举结果往往为总统的执政业绩所投射,所以中期选举也是对现任总统执政业绩所进行的公投。

由于众议员的任期只有两年,众议院的435个席位全部需要重新选举。但是民主党和共和党在许多地区各自拥有稳定的选票,因而大部分的席位在党派方面不会发生变化。今次选举,435个席位中,只有30个席位将由两党激烈争夺。

参议院共100个席位,议员任期为六年,所以并不是所有席位都需要重选。2022年,由于议员的到期或退出,100个席位中,有34席需要重新选举。民主党人对守住参议院,相对来说更有信心,因为在34个席位中,民主党只需捍卫14个,而共和党却须捍卫20个,并且由于目前两党参议员的人数比是50:50,而民主党的副总统同时是参议院的主席,共和党必须再多夺一席才能在参议院中成为多数。由于两党固有的势力范围,在34个席位中,只有4个席位会出现激烈竞争,关键的争夺将出现在内华达州、亚利桑那、乔治亚州和宾夕法尼亚州。

但民主党大概率会失去众议院。2022年,是美国民众感到极度不满的一年根据11月初的盖洛普民意调查,只有17%的美国人对国家的发展方向感到满意。这是自1982年首次进行的盖洛普中选调查以来,民众满意度最差的一次。如前所指,这种对国家方向的满意度与众议院的中期成果高度相关。在以往的中期选举中,当多数美国人对国家的方向感到不满意时,控制白宫的政党平均会失去33个席位;而在总统任上的第一次中期选举中,这一数字高达46个席位。

从议席总数来看,在总统的第一次中期选举中,如果感到不满的美国人超过满意的人数,把持白宫的政党平均只能获得186个议席,而总统的政党从未获得过超过204个席位。如此来看,在2022年中期选举中,民主党可能将失去超过35个席位。

拜登作为总统,他在盖洛普民意调查中的支持率为40%,是自1974年以来在任总统中期选举中的第二差,也是最差的第一个任期的总统。而自1974年以来,从来没有一位总统在其第一任期的中期,当他的支持率低于不支持率时,他的政党能够在众议院获得200多个席位。在历史上,在任总统的政党几乎总是在中期选举中失去众议院席位。而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总统的政党平均会失去29个席位。

在很大程度上,两党的议题是关乎选举结果的关键。

今日来看,共和党更多关注民生,民主党则倾向于理念。通常在和平年代或经济繁荣时期,民主党的议题对于民众具有强大的吸引力,但在经济衰退的时候,共和党的议题则更能唤起人们的关注。2022年初,经济下滑对人们生活造成的影响如此之大,它立刻成为共和党竞选的主要议题。

除此以外,共和党的重要议题还包括移民和犯罪问题。由于边境大量移民的涌入,大城市犯罪率的上升,共和党在这些议题上皆呈优势。不过今年6月,美国最高法院推翻了1973年的罗伊诉韦德案的裁决,民主党也获得了一个重要的议题。民主党人支持女性有选择权,并将这一点作为竞选活动的核心,一时赢得许多选民尤其是女性的支持。但随着经济和通胀问题日益严重,堕胎问题不再是竞选的焦点。《纽约时报》联合锡耶纳学院近期进行了一项民调,要求选民选择国家面临的最重要问题。受访者将经济排名第一,为26%;其次是19%的通货膨胀,也就是有45%的选民选择空钱包作为他们的首要关注点;认为民主状况是这个国家面临的严重问题的人占7%;而关于堕胎,只有4%。

经济衰退与通货膨胀

拜登政府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实施各种纾困和经济刺激计划,计划总额高达6.1万亿美元。2020年,美联储一直将利率维持在零,同时由于疫情的原因,民众无法出行,资金大量流入股市。2022年疫情减缓,美联储开始加息,资金涌进市场,通货膨胀开始出现。

正如克林顿在竞选时曾经说过 “傻瓜,一切都是经济”,现在选民们最关注的仍然是经济。近几个月美国的通胀率高达8.3%左右,为40年来的最高值。事实上人们所感到的通胀,远高于8.3这个数值给人产生的感觉。尤其是食品和油价,价格升高了一倍甚至更多,不仅底层民众唉声叹气,中产阶级也觉捉襟见肘。

美联储在努力抑制通胀肆虐影响的过程中,一年里加息4个百分点。一年以前,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政府不断印钱发钱、股市堆积了无数泡沫之时,仍然坚持经济没有问题,通胀只是暂时的(transitory),拒绝加息。一直等到2022年,人们手中的货币潮水一般涌进市场,鲍威尔才开始慌忙加息,可是已经为时过晚。

曾是奥巴马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的拉里·萨默斯,早在2021年2月就撰文表示,拜登1.9万亿美元的疫情缓解方案,其规模史上罕见,如此庞大的宏观经济的刺激,更接近于二战过后的方案,而非一般的经济衰退,会引发我们这一代人从未见过的通胀压力。文章发表时,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为2%。如今,这一数值上升为8.3%。在他的最新文章中,萨默斯再一次宣称,“美联储目前的政策轨迹很可能导致滞胀……并最终导致严重衰退。”

鲍威尔在2021年时,也许预见了今日的经济困境,然而屈于各种压力,他不自觉地扮演了美国政治经济决策者的角色,偏离了美联储当初为自己所设立的原则。民主党过度发放救济固然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今日的通胀,鲍威尔按息迟迟不动,则加剧了通胀的程度。

社会治安与边界安全

加州在2014年颁布47号提案,将950美元以下的偷窃定为轻罪,2020年又通过SB-82号法案,将950美元以下不造成致命伤害的抢劫也改为轻罪,引得民怨一片。虽然47号提案和SB-82号法案是否促使了犯罪率增长,人们对此看法不一,但犯罪率的增长却使许多人开始逃离加州。

在纽约州,2020年1月开始实行取消大部分轻罪的保释金规定,原因是出于对宪法的尊重和平等人权的考虑(富人有钱支付保释金,而穷人却往往付不起)。两个州的初衷都是尊重人权,对穷人施予更多的帮助和同情,但在事实上,却会因为降低了人们的守法意识(因为违法的代价几乎变成了 “零成本” )而无助于降低犯罪率。

2020年5月的乔治·弗洛伊德事件之后,警察肖文被判20多年监禁,减少警察经费和取消警察的运动席卷全美。此后,各地发生了一系列对大商店的抢劫事件,警察和警卫慑于舆论而不加干涉,任由抢劫在一段时间里愈演愈烈。

福克斯电台不久前对萨尔瓦多总统纳伊布·巴克莱进行了采访。作为一个第三世界国家的年轻领袖,巴克莱在上任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大幅度减少了枪杀案,并且成功遏止了黑帮,成为萨尔瓦多历史上最受欢迎的总统。他在采访中的讲话坦率而又犀利,几乎可以成为目前美国社会治安问题和症结的注脚:

“美国的问题产生于美国内部,只有来自内部的力量,才能对这个国家造成如此之大的毁坏。那些曾经美丽的城市如芝加哥,现在已变得恍如废墟。甚至来自萨尔瓦多这样的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比如我,也不会愿意住在那里。这真是荒唐,萨尔瓦多人不愿意住在美国的主要城市,比如洛杉矶、纽约、费城、巴尔的摩,而这在30年前是不可思议的。30年,这些美丽的城市败坏得如此严重,如此之快,只能是人为造成的。

有许多愚蠢的决定,比如你想吸毒,就给你钱吸毒;你不想工作,就发钱给你;犯罪率高,则减少警察的经费;偷窃,哦,那是轻罪。这些措施本身,就是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现在再用同样的措施,只能是激发更多这样的犯罪,如此而不断的循环往复。这些后果是什么呢,后果就是摧毁了城市、社会和经济。”

巴克莱也许失之偏颇,但是他向人们揭示了目前在美国存在的一种倾向:错误和犯罪不是受到制止和惩罚,而是会得到宽容和放纵。

巴克莱也谈到美国南部开放边境的问题,萨尔瓦多700多万人口,移居或从边境进入美国的有100万人之多。除此而外,更有洪都拉斯、委内瑞拉等国的民众纷纷涌入。不仅会造成美国的不稳定,给民众增加税务负担,也同样会给中美洲各国带来劳动力流失的问题。

9月,德州州长格莱格·阿伯托(Greg Abbott)将两辆大巴的边境移民送至了副总统哈里斯所在的社区;10月,佛州州长德桑蒂斯紧随其后,将两架飞机的难民运送至美国最富裕的小岛之一玛莎葡萄园岛。两位州长此举诚然是为了抗议边境的不堪重负,也难免不是出于政治上的考量。而那些富裕地区的民主党人,一方面谴责共和党的州长们以难民作为政治筹码,一方面又惊慌失措地抱怨没有足够的资源来处置这些难民。

能源问题之争

如果说经济和通胀问题,美联储和拜登政府皆需承担一定的责任,美国的能源危机,却是拜登政府一手造成。

2021年上任之际,为履行民主党的环保理念,拜登就着手推行新能源政策。他上任的第一天,取消了与加拿大之间的Keystone石油管道的建设,同时对油田限制许可证的发放和银行贷款,导致美国油田的投资从2012年的165亿美元,降至2021年的39亿美元。

美国是生活在汽车上的国家,汽油价格直接影响经济和民生。特朗普时期,美国丰富的页岩油得以开采,不仅做到自给自足,而且还能出口,2020年,全美的平均油价大约在1.85美元左右。拜登在开放新能源的同时,限制页岩油的开采,而转向中东和俄罗斯进口石油,导致汽油价涨至历史最高的每加仑4.87美元。2022年的2月和3月,白宫两度恳请沙特王储开采更多石油,以帮助世界经济,均被沙特拒绝。10月,OPEC拟将降低石油开采,拜登政府试图说服沙特在中选以后再进行减产,遭到沙特的再次拒绝并将白宫意图公布与众。

作为重要的消费参考指数,油价如同食品,给人切身感受,并且直接影响选民情绪。为降低油价,拜登开始动用战略储备用油(SPR)。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的数据显示,SPR原先存储有超过6.38亿桶石油。在拜登实施了11个月的各种动用计划后,7月底的数量约为4.68亿桶。到了10月,这个数字刚刚超过4亿,并且还在持续下降。油价确实因此举而降。实际上,投入的战略用油使得油价下降了大约40美分。然而一般民众对此并不知觉,而拜登在助选之际,却仅仅告知民众油价已经下降。

《华尔街日报》在最近的一篇专栏文章中指出,奥巴马在2011-2014年担任总统期间,只选择了一次使用SPR,是在2011年利比亚石油供应严重中断后,而这一举动是一次有限的3060万桶石油。

新能源是人类发展的方向,然而世界今日仍然在靠石化燃料运转,而不是靠太阳能电池板,也不是靠风电场,这是一个可悲的事实。为能源制定一个可行的B计划是值得称赞的,新能源替代传统能源是一个逐渐的过程,在此期间,应该二者并行。传统能源的全面弃用,代价昂贵,对民生和经济所造成的影响难以为时代所承受。

文化教育与外交事务

过去的几年里,取消文化、警醒运动、批判性种族理论,开始越来越主导美国的意识形态。2021年间,许多雕像被毁坏了,许多电影和书籍被下架,许多有名和无名的教授被迫离开教学岗位。而所发生的这一切,都是由于和左翼主流所宣称的理念不相符合。

对此感到荒唐的大有人在,但是很少有人发声质疑,尤其是在取消文化运动轰轰烈烈的常青藤校。不过勇敢的学生还是出现了。2022年5月,哈佛女学生朱莉·哈特曼,在她的毕业讲话中勇敢地反思并谴责了这些年的文化思潮。

成千上万的人在她的视频下留言,校友、大屠杀幸存者、老兵、南美学生,纷纷赞叹她的勇气和对这个国家状况的深刻认识,更有人写道:只有具备坚强人格的人,才能凭借尊严在藤校中生存下来。

文化的转折点实际出现得更早。2021年的11月2日,政治素人格兰·杨金(Glenn Youngkin)击败了曾任州长民主党人特里·麦考利夫(Terry McAuliffe),以共和党人的身份赢得了弗吉尼亚州州长的位置。不仅如此,共和党在那次选举中还赢得了副州长和州司法部长的职位,并且重新夺回了州的参众两院。这个长久以来的蓝州,杨金和共和党的胜利是一种前兆,预示着全国范围内民主党选民结构将会要出现的改变,而这一改变的主要原因,则在于郊区白人妇女的重新选择。

大部分情况下,郊区的白人妇女属于民主党的票仓。这群人受教育程度高且生活条件优裕,优越环境下的善良和同情心往往使得她们倾向于同情弱势群体。她们在许多场合下为弱势群体发声,更倾向于将手中的选票投给她们所认为的、代表弱势群体的民主党候选人。

这种情形在当年11月发生了转变,原因在于民主党州长候选人麦考利夫坚持认为,家长在孩子的教育上没有发言权。

郊区的白人女性对此感到不满,认为她们被剥夺了对子女的权力和责任。在此之前,批判性种族歧视理论进入了中小学,以至于有些小学生在铺天盖地的宣传之下,生出了作为白人的罪恶感。而出于整个社会对LGBT群体的理解和宽容,中小学同时开始向学生们灌输性别觉醒的概念。然而在家长们的心里,性别选择方面的内容,对于幼童显然是不合适的。家长们开始替子女感到惊慌甚至愤怒。

这种感受具有普遍性,当弗吉尼亚的家长们出现在校董会上进行抗议的时候,人们看到纽约和加州的家长在学校董事会的会议上陈述着同样的惊慌和愤怒。今年11月初《纽约邮报》刊登了黑人作家亚当·科曼的文章 “我第一次投票给共和党” ,显示了非洲裔选民和其他少数族裔的选民已经不再作为坚实的整体而归附于民主党。科曼自述一生都是民主党,从未投过共和党的票,但是今年他做出了转向的抉择。科曼的转向,同样也是出于不认可民主党所推行的儿童性教育。他更不能容忍的,是民主党人尽一切可能,给那些在校董会上提出抗议的家长们贴上偏执狂的标签。他认为民主党已经荒唐到,把对儿童进行色情教育的看法当成为了一种政治立场。

科曼代表了相当一部分的黑人,他们总体来说比较开明,在传统上追随民主党,但同时,又具有坚固的宗教信仰和家庭观念,在有些观念上并不认可民主党。6月,最高院推翻罗伊诉韦德案裁决,民主党开始将此作为竞选议题而大肆渲染。科曼感到被冒犯,他坦言:当我还是民主党人的时候,我们知道堕胎是生命的终结,堕胎是一个让人不舒服的选择,但也不希望政府进行干预。但我们并没有使用像“一堆细胞” 那样的语言;我们确切地知道那是生命。而今天,左翼已从 “pro-choice” (支持选择)变成了极端的“pro-abortion”(支持堕胎) 的地步。Stacey Abrams(乔治亚州州长竞选人)等主流民主党人谈论堕胎的时候如此轻率,以至于让人感到厌恶。我完全不能支持这种世界观。

确实,民主党对于最高院的决定与其说是愤怒,不如说是兴奋和鼓舞。这一传统议题,在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永远引起激烈的争论,并且始终帮助两党在人群中争取选民。民主党人支持女性有选择权,并将这一点作为许多竞选活动的核心。但是在通胀的时代,将堕胎作为首要问题的人数远不及关注经济和犯罪议题。

最高院6月的决议,并没有制定法律禁止堕胎,而是将是否可以堕胎的决定权下放到州一级,各州根据各自的律法,决定可否在本州进行堕胎。最高院此项决定是因为,根据其解释,最高院并不是立法部门。立法属于国会,所以首先必须由国会立法,最高院方可根据法律来做出裁决。对于那些有此需要的妇女,即使在本州无法进行堕胎,也完全能够去到另一个州进行。而事实上,在美国历史中,无论堕胎是否合法,并没有一人以此获罪而入狱。

郊区白人妇女占投票选民的20%,失去这个群体,对民主党来说会是致命。2022年的中选,假如结果显示郊区白人女性在政党立场上发生转变,那么,我们大概可以推测取消文化已经接近尾声。如果黑人和少数族裔也开始转向共和党,则意味着民主党在许多议题上失去了民意,民主党到了亟须反思的时候。

2021年的8月对于美国也许是一个标志性的时刻,是这个军事、政治、外交大国风范不再的时刻,而美国在世上所建立起的信誉和威严,也许要再经过很长的时间才能恢复。2021年拜登上任后进行的撤离阿富汗的行动,是拜登政府和美国外交史上的一个污点。拜登政府不仅未能在撤离中向曾经帮助过美军的阿富汗人提供救援和帮助,还由于匆忙,将大量先进的军事设备留给了塔利班,给阿富汗人留下了一个乱摊子。美军自身的撤离,混乱而毫无计划,更毫无尊严。

时间治愈人的创伤,也治愈国家的创伤。当美国人正在渐渐忘却那场令人蒙羞的撤军,却又进入了俄乌冲突。虽然战争没有美国将士的参与,但是武器、装备、后勤资源、资金,几乎样样离不开美国。从战争初始至今,美国向乌克兰提供了超过180亿美元的援助,并且还将继续下去。然而正如俄罗斯人没有预料到战争会持续如此之久,美国人也同样没有预料到。将近十个月过去了,战争的结尾仍然不可视见,而民众最初的正义感也慢慢地变成了焦灼。

中期选举之后

在分析选举的重要议题中我们越来越发现,民主党所犯的战略错误,不仅仅是选错了竞选议题,更是由于拒绝倾听民众的声音。《今日波士顿大学》在11月1日刊登文章“什么议题将决定2022年中选”,6位被采访的教授竟然没有一人认为会是经济,而更倾向于堕胎、民主受到威胁、纳粹主义的再现等等,实在是令人吃惊。2022年是这样一个特殊的年代,8.3%的通胀率是40年之最,民众最直接感受到的是食品价格和油价翻了一番。年轻的美国人从来就没有经历过这种巨幅涨价,年长的人也在无甚焦虑的年代生活得太久。而另一方面,从2020年政府发放救济以来,民众仿佛更加习惯接受救济而非工作,懒惰散漫的民风大有蔓延之势。

波士顿大学的教授们是民主党精英的代表,他们似乎只是对于民主这个词语感觉灵敏,以至于无知无觉于芝加哥市区每个周末令人悲哀的枪杀事件,以及那些关注餐桌的主妇们日益空荡的钱袋。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罗娜·麦克丹尼尔周日在CNN的”国情咨文”节目中嘲讽到:“民主党人的状况是:他们否认通货膨胀,否认犯罪,否认教育。”

国家出现经济上的危机,其实不能完全地归罪于现任政府,经济有起有伏是一种不可抗拒的规律。对于民众来说,政府面对危机的处理和态度无比重要。政治家可以对许多问题轻描淡写而转移人们的关注,然而,我们每日看得见、摸得着的食品和油价,不可能也不应该轻描淡写。尽管选举在我们搁笔之时还未结束,但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民主党会保住参议院,共和党以微弱多数夺回众议院。

2022年的美国,通胀达到40年最高,物价正在飞涨,治安令人不安,红蓝阵营依然如此鲜明,只能意味着这个国家的分裂比我们所能感知的还要严重。

选民们仍旧更多地追随着他们的政党和理念,而非现实。要改变选民们的政治立场,也许需要更加深重的经济压力。

在民调、选举议题都偏向于共和党之时,共和党仍然未能充分把握,虽有其它的客观因素,更在于缺乏强有力的候选人。佛罗里达应该成为共和党的方向和希望。疫情两年,德桑蒂斯为州长的佛罗里达,没有关闭校园,没有种种的强制,魄力和能力令人赞叹。他在社会及文化议题上偏于保守,在学校教育中禁止批判性种族理论,出色地将共和党的传统理念付诸其执政管理。

德桑蒂斯这次以将近70%的选票成功连任,佛州彻底翻红。曾经是民主党人的票仓、人口最多的迈阿密-戴德县也同样出现红潮。这一切意味着共和党的理念,在左倾意识形态高蹈的美国,依然能够蓬勃生长。

在民调、经济、治安等一系列参考系数都不利于民主党的时候,民主党依然有可能守住参议院,拜登政府应该为此感到庆幸。不过民主党应该从今获取教益,在那些蓝色堡垒,红色浪潮清晰可见,这是选民们对民主党所做的一种警示。民主党应该回到烟火的人间,关注餐桌,关注钱粮,关注人们可以安全往返的街道。如果能够以此为开端,2024年的民主党,仍然拥有获胜的希望。

选举制度的诚实公正性值得我们的高度关注。2022年的中选,经济与社会问题如此突出,民调如此分明,历史清晰可鉴,结果却与现实相差甚远。当人们情不自禁地对这一过程和系统产生了怀疑和不信任的时候,这一制度其实已经离崩溃不远。而民主在这一时刻,已经受到了真正的威胁。

当然,如果最终是共和党只赢得了众议院,而民主党保住了参议院,那结果也不坏。毕竟,两党的权力将因此得到制衡,无论哪一方都无法肆意妄为。股市和金融界可以稍稍舒缓一下,民主党严厉的税收政策至少暂时将无法得以推行。

中选行将结束,2024年的大选已经拉开了帷幕。德桑蒂斯很有可能成为共和党在2024年最强有力的候选人,我们很快会看到特朗普和德桑蒂斯的竞争,也许还会看到拜登的恋战,因为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超过预期的成果,大概会让拜登重又看到希望。美国政坛还将会是精彩纷呈。

撰写本文之时,选举尚未结束,我们只是根据美国的现状进行分析,援用各种现行数据和历史史料作为参考,如果一切与今日的分析背道而驰,我们只能向历史道歉,并对民调及各种数据表示怀疑;我们也将对民众表示同情,在这个世界上,有时民众的意愿并不能如愿以偿,不过在人组成的世界里,民生永远应该排在第一位。我们祝这个世界安好。(作者为美国财税专家,现居美国亚特兰大市)

发布时间:2022年11月10日 来源时间:2022年11月1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