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王希:他为什么能赢得美国大选

作者:王希   来源:历史之岛  已有 537人浏览 放大  缩小

作者: 王希 / 赵梅

出版社: 江苏人民出版社

副标题: 来自当代的反思

出版年: 2022-6-1

页数: 368

定价: 68.00元

装帧: 平装

ISBN: 9787214271709

内容简介 

本书是一部跨学科学者合作进行的国别研究创新之作,来自历史学、政治学、社会学、法学、国际关系学、行政学等不同学科的学者,围绕当代美国政治中的“特朗普现象”进行深入讨论,探究隐藏在价值冲突极端化、新民粹主义、政治部落化、媒体党派化、都市右翼崛起等一系列现象背后的历史与现实因素,分析“奥巴马现象”与“特朗普现象”之间的复杂关系,在此基础上剖析特朗普政府内外政策的内涵。作者认为,所谓“特朗普现象”正在演变成为21世纪美国的一种新政治符号和政治生态,并将影响未来美国政治的运作和走向。

作者简介 

王希,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印第安纳大学历史系教授,北京大学历史学系特聘教授(2008—2020)。研究领域包括19世纪美国史、美国内战与重建、非裔美国人史、美国宪法与政治史。著有The Trialof Democracy:Black Suffrage and Northern Republicans,1860—1910(1997年)和《原则与妥协:美国宪法的精神与实践(增订版)》(2014年)。赵梅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美国研究》副主编。主要研究领域为美国社会文化与历史,发表相关学术论文多篇,主编《美国公民社会的治理:美国非营利组织研究》(2016年)。

目录

引子 特朗普如何赢得了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 王希 1

第一部分 “特朗普现象”:表象与基础 43

后现代化与乡愁:“特朗普现象”背后的美国政治文化冲突 刘瑜 45

另一个美国:(白人)民族主义与“特朗普现象” 张大鹏 78

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媒体 赵梅 114

特朗普时代美国激进右翼的谱系:观察与分析 赵蒙旸 156

第二部分 特朗普时代:政治与政策 201

独特的特朗普 张毅 203

“特朗普现象”与新自由主义政策范式的重构和变异 达巍、张翔 243

“解构行政国”:特朗普保守主义国内政策的目标 张业亮 268

共和党的“特朗普化”与美国政党政治走向 刁大明 324

政治僵局:风暴前夜

历史总会埋下伏笔。2016年美国大选结果所预示的美国政治之变,在2008年的大选结果中就埋下了伏笔。那一年,奥巴马成了首位成功问鼎白宫的非洲裔总统候选人。对于那次大选,当时人们关注的焦点,不是民主党如何做到了把执掌白宫8年的共和党人拉下马,而是“黑人总统”成为现实如何诠释了“美国梦”。

梦想照进了现实,但并没有预示未来。后来的历史表明,美国历史上首位“非白人”总统的出现,已经在酝酿美国政治的巨变。事实上以“Change”(变革)为竞选口号的奥巴马,人主白宫后一直在延续后冷战时代的美国战略,对其前任内政外交战略的“矫正”,总体来说只能算政策上的微调。换句话说,奥巴马是美国最后一位“后冷战时代总统”。他执政的8年,美国政治就处在“风暴前夜”。

从美国政治角度看,奥巴马政策上的是非功过已经不重要,更值得关注的动向在于,他两届任期内美国政府功能失调、政治极化趋势达到了历史上罕见的程度。美国著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称其为“政治衰败”,在《衰败的美利坚——政治制度失灵的根源》中对此做了精辟的分析。①而且,美国出现肤色上“另类”的奥巴马总统,与“内核”上另类的特朗普人主白宫,很难说没有联系。

“美国梦"绝唱

“以前当我的孩子们问我说:我们是不是真的可能成为我们想成为的人?我总是告诉他们,是的,当然可以,但是其实我的心里并不是真的这样想。现在我看到有着黑色皮肤的奥巴马也能够当选为总统,我在回答孩子们的时候就底气很足了,因为我确实相信,只要你努力,你能做成任何你想做的事情,不管你是什么样的肤色。”

上述这段话,是美国非洲裔选民特雷弗·克鲁克斯对2008年美国大选奥巴马胜选的感慨。这样的感慨,在2008年11月4日那个夜晚(选举结果大势已定)之后,甚至成了美国的一种“社会情绪”。某种程度上说,那时美国人对大选结果的讨论,不是以民主党战胜共和党为主题,而是以“美国梦’'成为现实为核心。

“美国之音”网站的那篇文章写道:“奥巴马作为第一位具有非洲裔血统的总统即将人主白宫,这对无数的美国人,特别是非洲裔美国人及其他少数族裔产生的影响力是巨大的。美国少数族裔为‘美国梦’又一次活生生地重现而欢呼雀跃。”这篇文章援引学者的话说:“奥巴马的当选有可能在美国社会引发所谓的‘奥巴马效应’,也就是说,这可能会弥合白人和其他少数族裔之间长期存在的一些裂痕。”

“一切皆有可能”,是奥巴马在2008年胜选演说中传递出的强烈信息。他演说的第一句是:“如果有人怀疑美国是个一切皆有可能的地方,怀疑美国奠基者的梦想在我们这个时代依然燃烧,怀疑我们民主的力量,那么今晚这些疑问都有了答案。”他说:“无论年龄,无论贫富,无论民主党人或共和党人,无论黑人、白人,无论拉美裔、亚裔、印第安人,无论同性恋、异性恋,无论残障人、健全人,所有的人,他们向全世界喊出了同一个声音:我们并不隶属‘红州’与‘蓝州’的对立阵营,我们属于美利坚合众国,现在如此,永远如此!”

与当时堪称激昂的社会情绪不同,作为创造了美国历史的总统候选人,奥巴马没有把自己的胜选描述为个人“美国梦”的实现。他的胜选演说中甚至都没有出现“:Dream”(梦想)这个词汇,突出的是美国民主的优越、美国政治的进化,强调的是美国人“创造历史”的希望。“历史之轮如今已在我们手中,我们又一次将历史之轮转向更美好的未来。…‘漫漫征程,今宵终于来临。特殊的一天,特殊的一次大选,特殊的决定性时刻,美国迎来了变革。”③

“变革”(Change,)是奥巴马2008年大选的竞选口号。那一年的大选结果,很多分析人士都将其视为对小布什8年总统的任期的全民公投。两场代价高昂的对外战争、一场后果深重的金融危机,足以让整个美国社会产生变革的强烈诉求。那次大选的投票率(58.23%)),创下了1968年(60.84%)之后的新高。在与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的对决中,奥巴马无论在普选得票率(52.75%对45.90%)还是选举人团得票率(69.26%对30.74%)上,都证明了自己压倒性的优势。不仅如此,民主党人还掌控了参众两院,在州长选举中也确保了过半优势。

这样的选举结果,即便是较为冷静和严肃的学者们,也不会不思考其与“奥巴马效应”之间的联系。美国弗吉尼亚大选教授布兰德利·沃麦克,在2009年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巴拉克·奥巴马不仅是第一位当选美国总统的非洲裔美国人,而且他还是父亲是外国人的第一位美国总统。他的当选不仅验证了任何美国公民不论财产和种族都可以达到权力巅峰的“美国梦”,而且应验了许多美国移民所做的“美国梦”,即他们及其孩子也可以被囊括进新的政治共同体。

在沃麦克看来,奥巴马的胜选“对美国政治来说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重大事件”。他还以总结的口吻写道:“总而言之,奥巴马的当选意味着美国多元文化主义向前迈出了关键一步。”“不管奥巴马作为总统的成绩如何,美国人将对一个非白人处于权力巅峰而习以为常。”当时,持有沃麦克这样看法的人还有不少,即便不一定击绝对多数。

没人会否认2008年奥巴马胜选的历史意义,未来任何历史学家,都不会不提及奥巴马作为美国首位黑人总统的历史。不过,奥巴马2008年胜选历史意义的“重大”之处,却不在于沃麦克所预言的那些。美国的历史并没有像沃麦克所说的那样发展,他关于美国“更加拥抱多元文化”以及“对一个非白人处于权力巅峰而习以为常”的结论,显然下得太早了。

……

发布时间:2022年10月25日 来源时间:2022年10月22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