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美国最新制裁将摧毁中国芯片产业

作者:FARHAD MANJOO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已有 59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半导体是人类发明的最复杂的工具之一,也是制造成本最高的产品之一。

最新的芯片——驱动超级计算机和高端智能手机的那种——装满了密密麻麻的晶体管,这些晶体管小到以纳米为单位。也许唯一比芯片本身更巧妙的是制造它们的机器。这些设备可以处理小得难以想象的东西,只有大部分病毒大小的几分之一。一些芯片制造机器的制造需要耗时数年,每台造价数亿美元;荷兰公司阿斯麦制造了世界上唯一能够刻印最快芯片设计的光刻机,这样的设备在过去十年中只生产了140台。

这就讲到了关于微芯片的另一个惊人细节:它们不仅是技术的胜利,也是全球贸易与合作的胜利。塔夫茨大学历史学教授克里斯·米勒在最近发表的《芯片战争:世界上最关键技术的争夺战》(Chip War: The Fight for the World’s Most Critical Technology)中描述了半导体供应链的地域分布:

一个典型芯片的蓝图可能来自英国的日资公司Arm,由加利福尼亚和以色列的工程师团队设计,用的是来自美国的设计软件。当设计完成后,它会被送到台湾的一家工厂,该工厂从日本购买超纯硅晶片和专用的气体。世界上一些最精确的机器将这些设计刻在硅上,这些机器可以蚀刻、沉积和测量原子级别厚度的材料层。工具主要由五家公司生产,一家荷兰公司、一家日本公司和三家加利福尼亚公司,没有它们,先进的芯片基本上是不可能制造出来的。然后,通常芯片的封装和测试在东南亚进行,然后再送往中国组装成手机或电脑。

去年,新冠疫情引发了芯片短缺,这一复杂流程的脆弱性变得显而易见,白宫估计这使美国损失了整整一个百分点的经济产出,即数千亿美元。但芯片业务具有全球多样性是一件精妙甚至令人欣慰的事情。与石油、航空母舰或核武器一样,谁控制半导体产业的问题具有地缘政治意义。不仅在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中,而且在现代世界的几乎所有物品中,芯片都是至关重要的成分——这些物品中最重要的有武器、监控技术和人工智能系统。行业的主导地位落入坏人之手会产生灾难性后果。

这就是为什么我十分欣赏拜登政府在限制中国上所采用的激进而有创造性的行动,过去数十年里,中国一直在努力创建一个独立于世界之外的本土半导体产业,其行为令人警惕。本月,商务部宣布了一系列限制措施,阻止中国获得建立芯片主导地位所需的大部分资源。政府表示,这些规定旨在阻止中国的军事和安全部门购买“具有军事用途的敏感技术”。除了少数例外,制裁禁止中国购买最好的美国芯片和制造它们的机器,甚至禁止雇用美国人来制造它们。与我交谈过的分析师表示,这些规定将摧毁中国国内的芯片产业,可能会使其倒退几十年。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研究员、前国防部人工智能战略主任格雷戈里·艾伦说,这些规定“绝对是一个历史里程碑”。艾伦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写道,拜登的限制“开启了美国积极扼制中国大部分科技产业的新政策——扼制的目的是扼杀”。考虑到中国可能使用先进芯片的方式——包括扩大其反乌托邦式的、使用人工智能的监视和镇压制度——这种扼制是合理的。

半导体是中国仍然依赖世界其他地区的少数行业之一;该国每年进口微芯片的费用超过了进口石油的费用。中国政府已经投入了数十亿美元来实现该行业的“本土化”,但进展缓慢。在一些最先进的领域,中国半导体制造商远远落后于国际竞争对手。

艾伦说,到目前为止,美国对中国获得最佳半导体的限制主要针对中国军方。但中国的企业与中国军方关系密切,这使得军方能够轻松规避限制。新政策应该会大大增加这方面的难度,因为它的限制适用于中国的任何实体,无论是军事部门还是理论上的“民用”企业。

这些规定不仅禁止中国购买美国半导体技术。通过《外国直接产品规则》,部分规定适用于世界上任何使用美国半导体技术的公司。因此,如果一家非美国芯片制造商同意生产中国设计的芯片,它可能会失去在其他地方无法获得的美国芯片制造机器。

最后,还有对美国人员的限制。中国极度缺乏具备半导体业务专业知识的工程师和管理人员,许多该行业的公司都聘用美国人担任高级职位。新的限制禁止所有“美国人”——包括美国公民和绿卡持有者——继续在中国半导体行业工作(这些规定允许人们申请对该政策的豁免。)

中方将如何应对?一种方法是逃避规则。长期以来,中国一直擅长绕过制裁,而且微芯片体积小,很容易走私。目前也不清楚美国商务部负责出口管制的机构工业和安全局能在多大程度上执行这些规定。“工业和安全局的待办事项清单大幅增加,而他们的预算却根本没有增加,”艾伦告诉我。

艾伦还警告说,我们不知道中国会把这些规定视为有多严重的挑衅。他指出,在偷袭珍珠港之前,正是因为美国拒绝向日本帝国出售石油,导致后者得出结论,认为自己与美国“实际上处于战争状态”。半导体方面的规定范围比我们对日本的石油限制要小。“但中国会这么看吗?”艾伦问。“我有点怀疑。”

另一方面,美国是否别无选择?

“这些技术将成为未来几十年经济实力的基础,人们非常担心,如果中国占据上风,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新美国安全中心高级研究员马丁·拉瑟告诉我。“这不是我想要生活的世界,我认为大多数美国人或我们的大多数朋友和盟友也不会想要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


Farhad Manjoo于2018年成为《纽约时报》的观点专栏作者。此前他在时报科技板块撰写State of the Art专栏,著有《千真万确:学会生活在一个后事实时代》(True Enough: Learning to Live in a Post-Fact Society)一书。欢迎在Twitter(@fmanjoo)和Facebook上关注他。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发布时间:2022年10月21日 来源时间:2022年10月2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