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快报:如何解读CSIS和CNAS关于台海战争的兵棋推演

作者:Vera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126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中关系快报》第118期
本文译自牛津大学国际关系专业博士生Samuel M. Seitz和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博士候选人Elliot Ji 近日发表的一篇文章,该文章详细介绍了兵棋推演的特点,分析了兵棋推演的优势及局限。该文章还试图分析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与新美国安全研究中心(CNAS)最近针对台海冲突的兵棋推演为美方提供的启示。

本篇译文由卡特中心实习生Vera翻译,点击这里阅读全文。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和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最近进行的台海战事的兵棋推演吸引了公众和中国观察家的关注。8月初,为了回应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对台湾的访问,中国开始在台湾周边进行大规模兵棋推演,这进一步加深了对兵棋推演的兴趣。尽管对兵棋推演的关注是合理的,但这也导致了对它的各种误导性评论。尽管这些评论中存在一些恶意批评,但似乎绝大多数人只是误解了什么是兵棋推演,它们是如何运作的,以及为什么要搞兵棋推演。

兵棋推演是研究战略和作战问题的一种特殊方法,它被优化为向战略家和决策者提供特定类型的信息。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兵棋推演不是预测模型,也有其固有的局限性。事实上,兵棋推演的大部分价值来源于推演的过程,而不是它们产生的特定结果。本文将通过简单介绍推演,以及概述CSIS和CNAS推演中展现的假设和发现,来消除大众对军演的困惑。

什么是兵棋推演?它们有什么好处?

兵棋推演、演习、模拟等术语在流行语中经常互换使用,但它们并非同义词。根据美国国防部的官方定义,兵棋推演是“在一个综合环境中的冲突或竞争的表现,在这个环境中,人们做出决策并对这些决策的后果作出反应”。正如Erik Lin Greenberg、Reid B.C.Pauly和Jacquelyn G.Schenider所指出的,推演有助于专家理解领导者决策,原因有四。首先,它们比其他方法更具沉浸感,使体验更加生动。其次,它们可以选择与可能参与战略决策的个人群体更相似的参与者。第三,通过团队之间的互动,它们可以更好地模拟现实世界的决策。最后,它们通过让参与者对其决策的后果负责来提高真实性。

兵棋推演独特的沉浸感和竞争性也缓解了传统调查和战争建模方法中存在的许多问题。例如,调查对象不为他们的回答承担任何后果,通常也没有提供高质量回答的动力。这一问题带来了偏差,包括受访者提供不严肃的回答,以及受访者以他们认为研究人员想要的方式回答。虽然在某些方面,兵棋推演依然是人为的,但它们更能模拟真实的赌注和真实的竞争压力,就像一场特别逼真的视频游戏或国际象棋比赛。这种高还原性提高了回应的质量,缓解了传统调查方法的问题。因为兵棋推演将许多关于战略和兵力使用决策权都留给了参与者,所以比起基于计算机的战争模拟,它们拥有更大的灵活性。

与战争模拟相比,兵棋推演还能更多地关注部队部署和战略决策,因为战争模拟仅用”数据库中嵌入的刻板印象来处理控制过程、战术和战略”。由于桌面模拟的相对简单性,它们可以更容易地进行迭代,而裁决虽然有时更简单,但也更加透明。相比之下,许多计算机模拟都存在黑箱问题,其中战斗建模隐藏在参与者难以理解的不透明代码之后。这是兵棋推演作为一种技术的真正优势:它使分析家能够观察真实的人如何应对现实的战略问题。对于观察团队来说,讨论这些问题并实时做出响应是非常有价值的,因为它揭示了他们行为背后的动机以及参与者在设计方法时考虑的权衡。

对于研究人员来说,观察决策过程也可以揭示当前思维中的潜在盲点或验证某些作战概念。好的军演往往包括对中国军事理论等有深刻了解的主题专家,但有时观察更多的普通参与者如何处理问题也同样有价值,因为他们会战略方法作出更少的(或至少是不同的)假设。通常,这些新手会追求不切实际的策略,并经历灾难性的失败,但有时他们会创新新的概念,让分析师能够对自己的假设进行压力测试,并产生新的想法。

兵棋推演还拥有其他优势。首先,它们具有高度的灵活性,可以进行定制以强调问题的不同方面。例如,一些推演为参与者提供了有限的选项,这可以帮助决策者思考可能的反应的二阶和三阶后果,而不会被细节所淹没。还有一些推演则更加自由,为专家提供了很好的环境以测试和验证新概念,同时处理与战役管理相关的日常问题,如确保足够的后勤能力。设计师们迭代演习的能力也意味着他们可以调整初始条件或活动参数,以确保研究结果对某些假设的改变是强有力的。

兵棋推演目的不是预测一场战役或战争的结果,甚至也不是了解胜利的可能性。相反,军演的目标是产生想法和概念,并评估行为的变化如何在边际上影响关键结果。Jeremy Sepinsky和Sebastian J.Bae说的很好的一句话是:“兵棋推演努力探索和提炼问题本身的基本性质,而这很少导致最终的场景或解决方案。”


兵棋推演的局限性

尽管兵棋推演提供了巨大的价值,但也有几个明显的缺点。也许最明显的是兵棋推演是合成的。虽然兵棋推演的沉浸性和细节性可能会产生更真实的行为,但这种体验仍然是人为的。因此,推演产生的结果可能无法有效地捕捉现实世界的行为。这个问题很难解决,因为兵棋推演的替代性质是该方法的基础,所以简单地重新运行演习对缓解问题的“演习化”所产生的偏差没有多大作用。例如,兵棋推演中核武器的使用比我们在现实世界中预期的更为普遍。这可能是因为在模拟环境中,使用核武器的决定缺乏现实世界的决定所带来的风险。

其次,推演受限于支持它们的假设。情景发生的年份,可用的武器系统,或围绕盟军基地权的假设,都会大大影响演习的发展和结果。虽然这对于那些试图得出适用于普遍场景的经验的推演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但它确实限制了演习对特定突发事件的反应程度。

当然,只要记住推演不是预测工具,这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然而,问题在于,推演必须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可能的未来才有价值。场景越是脱离现实,能得到的有用经验就越少。因此,诀窍在于创造一个可信的场景,同时记住这仅是一个可能的未来。虽然在原则上很容易,但由于推演的沉浸性,这在实践中可能是一种挑战,而这种沉浸性可以使推演对产生高质量的数据如此有价值。参与者和观察者可能会在某一特定的推演中投入大量的精力,以至于他们开始认为他们刚刚经历的例子情景是他们所面临的最有可能的情景。

这些都是严重的问题,当然,这些问题牵涉到各种各样的分析方法。而兵棋推演需要这些抽象和假设的简单现实,而这不等于说这种方法没有益处。首先,所有形式的防御建模都需要简化假设,无论是使用兰彻斯特方程(Lanchester equations)来预测减员率,还是穿上带传感器的背心,在野外推演中检测身体某些部位的电子“撞击”。所有这些技术都可能产生错误的结果,因为它们不能完美地复制现实世界中的战争,但它们仍然提供有用的、可操作的见解。重要的是,这个问题不是国防领域独有的。其他社会科学方法也需要满足某些假设,如果不满足这些假设,就容易产生有偏见的结论。最终,关键是要对支持推演的假设保持透明,并在不同的推演中改变相关参数以确保推演是有的放矢。


CSIS和CNAS最近的兵棋推演:近距离观察

CSIS兵棋推演的预测为2026年中美之间将爆发一场冲突,而美国将进行军事干预。最近的一场推演,即22场系列推演中的第17场,以几个关键假设开始,这些假设设定了交战方争夺或保护台湾的条件。对于这场推演,所有卷入冲突的国家只能利用2022年公开可用的军事资源。美国和中国目前都在开发和测试各种武器技术,例如隐形战略轰炸机和高超音速能力,但这场演习并没有假定这些技术在模拟冲突爆发时能够投入使用。推演还假设美国能够使用设在日本的基地,并与日本自卫队进行联合作战。此外,它假定人民解放军将投入其全部可用的两栖、海军、空军和火箭部队,并将集中一切资源执行成功登陆,而美日的干预使这一任务变得非常艰难。也许最能反映这些推演用来测试不同决策要素的假设是,美国和中国都没有考虑使用核武器。

这场推演进行了几轮,总共模拟了长达一个月的冲突。虽然计算仍在进行中,但结果表明,如果中国试图全面入侵台湾,美国仍将面临几个显著的挑战:中国人民解放军可能拥有足够的军事力量实现某种程度的海空优势,并可能在岛上登陆相当数量的部队。然而,演习场景也揭示了解放军在尝试全面入侵时将面临的后勤挑战。这场推演突显了美国决策者面临的障碍,特别是考虑到中国的主场优势。正如一位推演参与者在推特上指出的那样,美方将重点放在最初要避免失败,而不是寻求彻底的胜利。所以美方代表往往倾向于开始时过于激进,导致在开局时就已经失去。如果美国的政策制定者要处理这样的情况,克服这种激进的偏见是一个重要的教训。

5月,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转播的CNAS演习提供了一个较短的三轮推演,它的假设与CSIS的推演略有不同。该推演也是由顶尖专家参与,设定时间为2027年。计算模拟仍然使用有关中国和美国军备的公开信息,但与CSIS的演习略有不同。CNAS演习考虑了中国在演习设定的冲突时间内可能拥有的能力,允许中国在2027年拥有更先进的装备,如轰-20隐形轰炸机(H-20 stealth bomber )。此外,任何一方都没有放弃核选项。

CNAS推演还明确强调了冲突所带来的更广泛的政治影响,而不是简单地评估战区的战术和作战考虑。例如,它强调了中国的困境,即军事上最有利的选择(先发制人地攻击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军队)是最不可取的政治结果,因为这将确保与美国发生战争。团队中的中国问题专家最终认定,北京对其军事的信心,以及避免入侵失败的政治必要性,将促使北京支持先发制人的打击选项,并对台北领导层进行有针对性的斩首攻击。

在第一轮推演中,中国队先发制人地打击了美国在日本和关岛的前沿部署部队,对台湾的第一次打击也取得了惊人的成功。这立即把美国和日本都卷入了冲突,导致了一场激烈的空战。中国随后进行军事升级,向夏威夷的指挥控制中心发射了巡航和高超音速导弹,而美国和日本则优先摧毁保卫入侵舰队的中国水面战斗人员。随后,中国向夏威夷的指挥和控制中心发射巡航导弹和高超音速导弹,导致局势升级,而美国和日本则注重消灭抵御入侵舰队的地面战斗人员。在最后一轮中,中国在该岛增兵,并进一步在美国西海岸附近进行核试验,袭击美国在阿拉斯加、夏威夷和圣地亚哥的军事目标。此时,美国已开始部署了其他海军舰艇,并开始向该岛派遣地面部队以对抗解放军登陆部队。他们认真考虑了核选项,但美国方面并没有在推演中发射核武器。

CNAS的兵棋推演提供了与CSIS推演相似的前景。它强调这场战争将是一场持久战,并强化了中国领导人在试图武统台湾时将面临的挑战。这场推演的另一个重要含义是双方在核升级问题上面临的令人担忧的政治问题。特别是,它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如果双方在台湾周边的努力开始失败,双方将如何努力夺回主动权?虽然这个推演不应该被视为一种预测,但它确实警告决策者,战场上的失败可能导致一方或双方考虑横向升级,甚至使用核武器。


解读

CNAS和CSIS的兵棋推演均由经验丰富的政治学家和前军事官员主持。就技术参数和裁决结果而言,这些推演在不引入机密信息的情况下很难被超越。尽管如此,这些推演也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局限性,最重要的也许就是目前缺乏详细的信息。例如,CSIS的推演仍在进行中,因此提供详细的评论还为时过早,因其尚未获得完整的结果。随着最终结果的公布,这个问题很快就会得到解决,但这确实意味着目前的许多评论和报道都是不完整的,因为它们无法检验推演不同迭代下的准确参数和假设。

同样,推演也受到其潜在场景的限制。例如,CSIS的兵棋推演似乎在地理上局限于西太平洋,这意味着它可能提供相对较少的关于横向升级风险的见解。更广泛地说,观察人士应该牢记,所有这些都并非预测。虽然很多报道强调了诸如20艘美国军舰损失这样的统计数字,但这表明了一种错误的精确度。兵棋推演是说明性的,而不是预测性的,因此真正的重点应该是提供更普遍的教训,而不是对损失的具体估计。

最后,与其批评某些武器是否真的可以摧毁某些目标,观察者最好考虑这些推演中更广泛的战略假设。换句话说,这些推演在构建场景时必然假设台湾上空会发生战争,但这只是一个假想的场景。虽然这些推演提供了关于台湾冲突可能发展的宝贵经验,但它们不应该被解读为战争会发生的证据。

当你想成为一个聪明的兵棋推演学习者(smart consumer of wargames)时,记住后一点尤其重要。它们是众多工具中的一种,因此为了获得最佳结果,应该与其他分析方法结合使用。例如,重要的是要考虑到中国潜在的政治目标。中国的最终目标是什么?显而易见的答案是用压倒性的军事力量全面入侵,试图在台北升起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虽然这是最直观的答案,但可能不是唯一的答案,特别是考虑到两岸统一的收益必须与入侵失败可能危及政权生存的风险相平衡。中国当然想消灭台湾政府,但政治投降即使不比战争更可取,也可能同样可取。(诚如中国古代军事家孙子所言:”不战而屈人之兵“是兵家的最高境界。)

对台湾关键军事和民用目标的猛烈攻击、网络和信息干预,以及封锁,都可能导致台湾在政治上投降,这构成了中国在不与美国和日本直接对抗的情况下取得的某种形式的胜利。至少,通过在不向美国开火的情况下逐步向台湾政治核心施加压力,中国获得了在国内“宣布胜利”的多重机会,以应对国内外的任何挑战。诸如此类的分析说明了兵棋推演的一个不足之处。它们可以阐明北京面临的一些突出的权衡,比如一开始就打击美国以获得战术优势,或将打击范围限制在台湾,希望美国和日本不要插手。但要准确判断中国将如何行动,不仅需要了解军事上的考虑,还需要了解其国内的制约因素、战略文化以及许多其他因素,这些都不太可能在兵棋推演中得到完全模拟。

这有几层含义。首先,分析家与观察家应该避免在真空中评估这些推演。了解台湾冲突的风险还有许多其他资源,如果将推演中的见解与其他形式的分析相结合,就会产生最佳结果。其中包括对军事平衡的净评估、关于西太平洋更广泛战略局势的学术文章、对可能的中国入侵部队构成要素的详细分析、以及更广泛的区域政治环境。

尽管如此,这些兵棋推演本身仍然具有价值。一方面,它们对于边参与边学习的参与者是非常有用的。另一方面,精心宣传的兵棋推演可以帮助塑造国内的期望,并为公众强调突出的战略考虑,同时为学术和立法辩论打下基础。它们还可以为一轨半对话(Track 1.5 dialogues)提供有效的支持,为双方的专家提供一个共同场景以引导讨论。

与此相关的是,这些兵棋推演有助于揭示美国对台战争的一些假设,从而阐明美国政策制定者和国防分析家是如何将这个问题概念化的。CSIS和CNAS举办的军事推演使非专业人士对真正的国防问题更加直观易懂。胡珀中将(Ret. Lt. Gen. Hooper)在最近一次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活动上说,多点登陆是极其困难的,上一次成功执行多点登陆还是在1950年9月15日,即美军在韩战期间的仁川登陆。然而,听到这个消息是一回事,看到它在NBC播出是另一回事。

尽管存在种种缺点,但兵棋推演仍然为政策制定者和公众提供了各种独特而有价值的好处。如果中国的专家和政策制定者关注这些推演,这可能有助于他们了解美国人对冲突的积极思考和准备程度,或许有助于劝阻他们不要冒险进行大规模军事接触。

发布时间:2022年10月14日 来源时间:2022年10月1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