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从特朗普主义到欧尔班主义:美国政治的未来前景

作者:赵武翰林   来源:民智国际研究院  已有 53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尽管美国政治极化的趋势逐渐加强,但是在不断博弈的各种政治力量间,依然有可能达成一种共识。从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就逐渐远离以华尔街为中心的政治模式,并尝试对新政治模式进行探索。2016年特朗普的当选正是这一探索过程的重要里程碑,虽然特朗普的政策混乱无章,但这是探索的开始。

2020年大流行的爆发,打乱了美国在改革道路上继续前行的轨迹,拜登的意外当选使得自由国际主义短暂回归。但是,拜登政府并没有把握住机会,他的政策遭到国内外重重阻力。拜登没有对原有的弊政进行有效改革,反而通过饮鸩止渴的方式加剧了美国的已有矛盾,这使得美国人坚定了远离自由国际主义的决心。

正是在拜登执政期间,美国保守派有机会反思自己过去的得失,他们试图将自己的政治主张理论化,并形成一套完成的理论体系。为此,美国保守派多次派人到世界各地的以保守派为主流的国家进行考察,而匈牙利成了他们的重点学习对象。最近两年,美国保守派与匈牙利统治者之间已经有多次密切互动。2021年9月,美国前副总统彭斯突然出现在匈牙利,在一场弘扬保守社会价值观的重要会议上发表讲话。2022年5月,美国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举行,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发表讲话,宣称美国保守派可以效仿匈牙利的经验打败自由派在公众生活中的主导地位。2022年8月,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参加了在得克萨斯州举行的保守党全国大会,并且会见了特朗普。

美国保守派将匈牙利视为将保守主义思想付诸实践的典范,双方的党际交流愈加密切。最近两年,美国保守派完成了从特朗普主义到欧尔班主义的升级。而值得注意的是,欧尔班主义本身又来自于国际保守主义的大本营——俄罗斯。当然,美国的保守派并不是照搬欧尔班主义,而是将其与美国的自由主义传统价值观进行结合。由于欧尔班主义可能有利于团结美国多数群体,并且给出了解决美国现存问题的具体办法,因此可能在未来成为美国政治的主流思想。

动员“深层人民”

欧尔班主义并不是专制,没有人会质疑今天的匈牙利是一个民主国家。其总统选举公开透明,并且得到欧盟的监督,历次选举结果基本上得到西方国家的承认。美国一部分人正在考虑适当引入匈牙利的媒体监管机制,并且加强总统对立法机构和司法机构的控制。“让美国再次伟大”(MAGA)运动目前已奉欧尔班为圭臬,特朗普本人也明确表示了对欧尔班的钦佩,称赞他的“坚强领导”与“果断有力”。特朗普在第一任期内,确立了保守派对联邦最高法院的主导权,由于其他领域遭受着重重阻力,欧尔班主义被他视为解决这些问题的良方。

过去几十年,美国政府内部已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特朗普将其称之为“深层国家”。这种观点源于俄罗斯——俄罗斯有思想家建立了一套理论,认为美国政府的实际运作被“深层国家”掌控,而俄罗斯则是一个服务于“深层人民”的政府。如何约束“深层国家”是美国保守派在思考的核心议题,这是他们对作为国际保守主义大本营的俄罗斯的政治理念的借鉴。特朗普在总结过去四年的执政历程和成败经验后,他发现了一个深刻道理,即如果不能约束和压制“深层国家”和自由主义的反对派,那么就算保守派夺取总统权力也无济于事。欧尔班主义之所以是特朗普主义的升级,是因为欧尔班主义为改革美国的政治模式规划了明确蓝图。

整顿“深层国家”

在特朗普统治期间,美国的情报系统公然站在总统的对立面,通过匿名揭露的方式表达对总统的不满。实际上这种行为并非针对总统本身,而是针对执掌权柄的保守派。美国的情报机构,例如中央情报局、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等多数是自由派主导。在奥巴马时期,这两个机构已经完全被多元主义者占领,各级领导部门充斥着女权主义者、性少数群体、少数族裔,优秀的白人男性受到压制。特朗普认为这种过度的多元主义泛滥,已严重危害到美国的国家安全,最终将会撕裂和瓦解美国,削弱美国的团结和凝聚力。但是在任命蓬佩奥整顿中情局期间,特朗普的举措遭到了广泛的抵制。

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乔纳森·劳赫认为,特朗普再次上台之后,将会在关键职位上广泛安排保守派人士担任要职,对情报体系和其他政府部门进行强力整顿。他认为,即使参议院不确认提名,特朗普仍然可以让他们掌握实权。他任命的官员将协助清除异己,无视或推翻对自身不利的规则。此外,特朗普可能会改革公务员体系,打破所有的“铁饭碗”模式,把数以万计参与政策制定的公务员变成可以随意解雇的员工。他在任职最后一年的10月批准了这一计划,但没有来得及实施。最后,缺乏对军队的掌控力度,也是特朗普在第一任期的教训,未来他将撤换一大批军事领导人,尤其是那些对美国国家利益不忠诚的有色人种军官。

改革美国政治制度——结合体制内外

特朗普在第一任期内,有两项政治“成就”是在美国宪法框架之内实现的。第一是通过任命最高法院法官,掌握了对联邦最高法院的控制权。最高法院因此推翻了堕胎权,之后还将会废除同性恋权利和其他权利,从而实现对社会的广泛改革。第二是在弹劾问题上经受住了考验,并且成功阻挠和抵制国会的调查。

此外,特朗普还有两项“成就”,是在美国宪法框架之外实现的。其一是成功改造了共和党,使之从新保守主义转向民族保守主义。在共和党的最近一次中期选举提名战中,特朗普所支持的保守主义继续巩固了主导权。且令人惊讶的是,特朗普每次都能成功化解共和党内部分裂的风险,使得所有党内成员对他心服口服。在最近的中期选举提名战中,特朗普已经掌握了共和党在各个州的权力。其二是煽动国内民粹主义与保守主义对抗国家司法体系。在国会山骚乱事件中,特朗普成功地通过民意抵制住了自由派的司法进攻,最终以国家分裂和内战为名义对自由派进行恐吓,迫使后者担心“法不责众”而停止调查。而这种行为开创了一个危险的先例,即制造大选舞弊谣言、煽动暴乱、盗窃国家机密文件的前总统并不需要为此付出任何法律责任,这种经验很可能会被未来的政客效仿。

特朗普通过小心试探的策略,最终确立了一种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威。在失去权力期间,他仍无视法院的判决,这意味着,一旦他再次当选总统,将会更加藐视法律。民主党一直想通过司法武器对特朗普进行打击,但是法院不愿意那样做。法院为了挽回自己的权威、避免国内发生内战,选择不断迁就和保护特朗普。这样,特朗普通过循序渐进的方式逐渐破坏了美国司法权威,为他在第二任期篡夺权力铺平了道路。

解决种族危机和意识形态危机

最近,种族主义“大替代”理论越来越被美国人接受。该理论认为大量移民会减少本土人口比例,进而削弱美国的凝聚力。美国的自由派之所以疯狂引进移民,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开放理念,而是因为资本家剥削廉价劳动力的需要。资本家关心的不是美国的国家的利益,而是自己的经济利益。自由派指责保守派拒绝接受控枪建议,但是保守派认为自由派疯狂引进移民才是威胁美国安全的元凶。

目前,反移民已经成为美国政治的主流。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十分之三的美国人认为移民的增加正在使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失去政治和文化影响力。欧尔班恰恰为解决人口问题提供了一些经验,他曾在2019年说,“欧洲有一些势力出于意识形态或其他原因正想要替换欧洲的人口。”这种势力中的主要力量是匈牙利裔美国金融家乔治·索罗斯,欧尔班将反对资本和保卫人口结合在了一起。为了保卫人口结构,就必须约束资本家。通过这种方式,欧尔班不仅得到右翼的支持,还可以得到左翼的支持,这就是为什么欧洲一些绿党人士也青睐欧尔班的原因。类似地,美国目前国内社会处于撕裂状态,特朗普只有同时得到右翼和左翼的支持,才可以巩固其“共主”的地位。欧尔班主义不仅告诉特朗普如何维系在右翼的领导力,还告诉他如何得到左翼的支持。

欧尔班执政的20多年间,匈牙利独立媒体发展的空间受到挤压,与欧尔班结盟的企业接管了国内主流媒体,而政府则对记者进行了有效控制。对深陷反自由主义不满情绪的美国右翼分子来说,欧尔班主义提供了打赢文化战争的行动模板。此外,欧尔班主义还强调对教育体系的掌控,这一点也是特朗普第一任期时非常头痛的事情,因为美国高校的知识分子都是左翼分子,他们对特朗普进行了各种攻击。因此,一部分共和党政客宣称,特朗普在2024年重掌政权之后,必须强制收购包括大学在内的一些机构。

此外,欧尔班主义还为解决美国的同性恋泛滥问题提供了经验。欧尔班将自己标榜为欧洲“家庭价值观”的杰出捍卫者,他认为现代自由主义已经破坏了传统的家庭。他认为,“匈牙利必须保卫自己,因为西方左翼正在进攻我们的孩子”。美国前副总统彭斯支持欧尔班的观点,他认为“同性恋问题正在侵蚀美国家庭,使得结婚率下降、离婚率上升,堕胎权导致出生率下降。”但应注意的是,保守派并不是完全反对保护同性恋权益,而是认为这种运动走得太过分。右翼主张反对同性恋也必须与左翼主张的约束资本主义相结合,才能产生效果。

对外政策的转型——与俄罗斯的妥协

在对外政策方面,特朗普主张与俄罗斯合作,以形成美俄联合抗衡中国的局面。这种思想并非特朗普一人的观点,而是在共和党右翼内部有着深刻的基础。

拜登的当前行动被指责对欧洲的援助太过头,且政策不可持续。美国人认为自己的国家为欧洲做出太多贡献,却牺牲了自己的利益。更重要的是,俄乌冲突已经给美国人民带来了沉重负担,而直到今天战争依然看不到尽头。虽然反俄主义在美国被认为是“政治正确”,亲俄主义则被认为是大逆不道,但美俄两国的保守主义都有着很强的亲缘关系,即使在欧洲,左右翼民粹主义者大多都是普京的粉丝。

特朗普如果2024年再次上台,很大概率上他会着手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不过,那时俄乌战争将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不得而知,也许俄罗斯已被彻底拖垮,也许乌克兰这个国家不复存在。从国家利益角度看,美国应该支持欧洲对付俄罗斯,但是从意识形态角度看,特朗普及其保守主义支持者更加同情普京,而占据欧洲主流的自由主义则将美国的保守主义视为天敌。特朗普虽然会在二者之间进行调和,但削减对欧援助会是大势所趋。

从“自由”坠向“部分自由”

与其称欧尔班主义是专制,不如称之为“部分自由”。在一个大国竞争加剧的时代,为了克服政治极化对于本国竞争力带来的不利影响,“部分自由”或许是欧尔班的最佳选择——虽然不完美,但符合帕累托最优原理。

有人认为,可以预见这样一种趋势:未来每个新的选举周期,都会出现越来越多的极端主义共和党候选人。他们不相信民主党胜利的合法性,并明确呼吁采取新的法律措施来限制各州的选举权,使天平向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倾斜。欧尔班和美国共和党人都试图通过改变选举规则,确保本政党获得选举优势。

从本质上来说,美国的民主制度是一种精英政治,是少数人的民主。一旦有人通过民粹主义诉诸多数力量,那么他会很容易夺得政权。这种策略不仅在美国,在其他民主制国家都屡试不爽。与拜登的民主党相比,特朗普阵营更加团结,民主党不仅代表的利益过于松散,其本身就是一个阶级矛盾的组合。由于可以帮助特朗普吸引中间派和左翼选民,欧尔班主义有可能成为未来美国政治的主流价值观。

作者:赵武翰林,民智国际研究院非常驻研究员

发布时间:2022年10月11日 来源时间:2022年10月1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