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为什么美国对华出口继续受影响

作者:查德·鲍恩   来源:东北亚研究通讯  已有 81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导读

9月12日,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刊发该智库的研究员查德·鲍恩(Chad P. Bown)撰写的《为什么美国对华出口继续受影响》一文,并指出,特朗普政府时期达成的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虽已到期,但仍是观察中美经贸关系变化的基石。2022年美国对华能源和半导体产品出口有所下降,包括汇率变化在内的宏观经济因素并不能解释中美不断恶化的贸易关系,除了双边政治关系之外,中美贸易额继续下跌也受到全球地缘政治恶化、特别是美国对俄能源制裁的影响。

从未来趋势看,鲍恩预测,美国不仅要减少对中国进口关键品的依赖,还试图减少其他国家对中国作为出口市场的依赖。未来中美之间仍会有贸易,但要比以往少得多。

本文作者:查德·鲍恩,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研究员

编译:钟飞腾,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兼职教授

在特朗普政府期间,美国对华出口受到打击,因为中国对美国的关税进行了报复。当前,任何希望向中国出售商品恢复正常的希望,都因地缘政治后果的加剧而破灭,特别是俄乌冲突所加剧的能源危机影响巨大。

孤立地说,双边出口通常不是一个特别有用的指标,但人们担忧美中脱钩可能会走得太快或太远。中美贸易减少,不利于互惠互利的多样化,而这种多样化在干旱、洪水、流行病和其他不可预见的紧急情况的世界中,正变得越来越重要。而且,减少经济上的相互依存关系也可能导致更多的极端主义政策。

能源是美中贸易中最近的牺牲品。美国对中国的天然气、石油和煤炭出口一度迅速增长,但为了应对俄乌冲突,美国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停止了对华能源出口。美国正在将更多的能源销售转移到欧洲盟国,中国也转向从俄罗斯购买更多能源。

能源贸易并不是唯一令人担忧的指标。没有迹象表明,美国对中国的制造业销售将从特朗普总统的贸易战造成的破坏中反弹。即使一度蓬勃发展的半导体行业出口似乎也已见顶,并可能迅速下降,部分原因是美国新的和不断扩大的出口管制措施。虽然农产品总体上仍然是2022年美国对华出口的亮点,但猪肉、小麦和玉米等产品仍面临新的担忧。此外,贸易金额的上升,很可能是因为全球短缺引发的价格上涨,并非是销售数量的增加,那么即便金额上升,也不表明贸易关系恢复。

人们也很难奢望,政策扭转或宏观经济状况改善会遏制美国对华出口放缓态势。作为贸易战的一部分,美国和中国在2018-19年实施的高关税已成为新常态。中国正在进行的零新冠肺炎政策减缓了经济增长,抑制了进口需求。在美国,通货膨胀正在引发更高的利率,随之而来的美元走强使美国出口的竞争力下降。

今年可能标志着一个转折点,即使华盛顿或北京没有做出任何重大的贸易政策改变,美中贸易关系和经济关系也变得更糟。Image

2022年美国对中国的商品出口与2021年持平Image

与2018-19年贸易战的最低点相比,美国在2020-21年的出口有所增加,但最终,美国对华出口没有达到第一阶段中美经贸协议中的2000亿美元。在所有美国出口产品中,农产品出口在2020-21年恢复最多。美国的能源销售额也高于贸易战前的水平。美国制造业出口在2018-21年遭受的损失最大,在贸易战期间大幅下降,根据协议从未完全恢复。

2022年中美整体贸易流量没有改善,美国对中国的商品出口仅维持在2021年的水平。与2021年相比,2022年美国能源产品出口下降了13%,制造业出口基本保持不变,只有农产品出口增长了16%。

宏观经济疲软不能解释双边贸易额的下降Image

显然,不断恶化的宏观经济状况无助于美中贸易。中国疫情“动态清零”政策及其疲软的经济增长,已减缓了中国对进口的需求。美国通胀升级导致美联储在3月份开始加息。从那时起,美元对人民币升值10%,使美国向中国的出口更加昂贵。美元对欧元升值12%,同样使美国对欧出口下降。

然而,这些宏观经济力量并不能完全解释两国之间不断恶化的贸易,因为美中贸易增长的表现比两国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往来表现更差。截至8月底,中国从美国的进口增长比从世界其他地区的进口增长低9个百分点,美国对华出口增长比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出口增长低21个百分点。

能源贸易是2022年故事的重要组成部分。经过两年的稳定增长,今年迄今中国从美国进口的能源增长比从世界其他地区进口的增长低45个百分点。美国出口方面的差异更为极端:美国对华能源出口下降了13%,而美国对其他国家的出口增长了89%。Image

俄乌冲突损害了能源贸易Image

2022年全球能源市场的动荡主要由俄乌冲突推动,表现为液化天然气、原油和煤炭等产品的美中贸易下降。美国对华能源出口曾在2020-21年大幅增长。一些人推测,中美新液化天然气合同可能会推动对昂贵的美国液化天然气终端设施的重大投资,与中国的贸易将成为该行业长期出口增长的来源。但是,2022年以来,美国对华出口有所下降,美国出口商和中国进口商的贸易模式已经重新调整,以支持其欧洲政治盟友对能源的需求。

美国大幅增加了对欧盟和英国的液化天然气、石油和煤炭的出口,这两个盟国迫切需要新的能源。俄乌冲突爆发后,美国、欧盟和英国开始对俄罗斯实施一系列新的制裁,包括分阶段对俄罗斯煤炭、石油和天然气实施进口限制。

面对莫斯科与欧洲不断恶化的关系,中国帮助满足了俄罗斯对其能源产品新出口目的地的需求。今年,中国从俄罗斯进口的石油和液化天然气有所增加,同时从美国的进口量下降。2021年,俄罗斯提供了中国进口煤炭的30%,2022年,中国从俄罗斯进口的煤炭量基本保持不变,但煤炭价格几乎翻了一番。

根据中国海关的数据,2022年前七个月,中国向欧盟出口了1.52亿美元的液化天然气,向日本和韩国出口了2.1亿美元。总体而言,中国在能源产品方面存在巨大的全球贸易逆差。2021年,中国能源进口额超过3500亿美元,出口额不到40亿美元。

美国已经将一些能源销售转移到欧洲。虽然,欧洲需要更多的能源。不过,美国政府实际上不愿意增加出口。例如,美国对日本和韩国的能源出口也下降。原因是国内通胀问题。由于俄乌冲突加剧了能源安全,高昂的能源价格导致美国通胀飙升,这在11月中期选举前夕已激怒美国选民。并且,通胀压力下,美联储提高利率以减缓经济。

尽管存在明显的国内政治压力,但美国政策制定者并没有对欧洲的出口施加限制,以减轻国内价格压力。迄今为止,美国政策制定者走得最远的是阻止进一步增加能源精炼产品的出口,鼓励美国公司在冬季之前增加储备。到目前为止,美国对欧盟和英国的成品油出口仍大幅增加。

半导体热潮可能已经结束Image

美国制成品出口也受到影响。2021年,美国制成品出口已处于低位,此后,无论是绝对值还是相对于美国对其他国家的出口,均一直在下降。从历史上看,制造业一直占美国对华出口的最大份额。这些出口在2018-19年的中美贸易战中被破坏,此后一直未曾恢复到贸易战前的水平。

美国出口的半导体以及中国公司制造自己的芯片所需的设备可能已见顶。这些产品是2020-2021年美国制造业为数不多的出口明星之一,这要归功于推动中国进口需求上升的因素。一个是新冠疫情大流行导致对笔记本电脑、视频游戏机和数据服务器的需求激增。另一个是担心美国会收紧出口管制,这导致需要芯片或设备的中国公司囤积和前置购买。

但是,这类出口可能已经达到顶峰。全球对芯片的需求已经放缓。

在美国其他制造业出口中,治疗新冠疫情所需的医疗产品仍然是为数不多的增长领域之一。飞机和汽车——贸易战前美国对中国出口最多的行业——继续表现不佳。波音公司尤其担心,因为中国在短期内仍然是飞机销售的最大增长市场。Image

农产品贸易量出现分化Image

迄今为止,美国对华农产品出口仍然是表现最积极的,其销售价值比2021年的增长速度高出16%。然而,现在还处于收获季节的早期阶段,某些产品面临着新的挑战。

例如,大豆传统上一直是美国农业的主要出口产品,占第一阶段协议购买承诺所涵盖的农产品的58%。虽然美国今年对华大豆出口比2021年的水平高出52%,但是大部分增长来自价格上涨(数量仅增长22%)。

棉花和高粱是美国出口的其他主要农产品,2022年出口量高于2021年的水平。与大豆一样,它们的出口价值也因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而扩大,而不仅仅是产量增加。

猪肉,玉米和小麦今年表现不佳。2020-21年,所有三种产品的出口均达到或超过预期。自2021年以来,猪肉出口已经下降。自2022年初以来,玉米出口下降了12%。对中国的小麦出口已从2021年的7.5亿美元降至几乎为零。

中美农产品贸易的未来是不确定的。按照地缘政治集团的路线重组粮食供应和粮食贸易可能会降低全球粮食安全。Image

未来看起来很暗淡Image

自2020年初贸易战休战以来,美国和中国都没有征收任何新关税,但两国也都没有取消任何贸易战关税。2022年美国高通胀为拜登政府提供了至少部分重置美中经济政策的契机,但任何抓住这一政策的政治意愿,似乎都因北京对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窜访”台湾的回应而破灭。

贸易条件变得更糟了。除了收紧美国出口管制外,美国在6月完成了进一步限制从中国新疆地区进口的立法。拜登政府还选择不延长此前已批准的2018-19年度贸易战关税的许多排除条款。

美国今年对华出口下降,与全球经济活动受到地缘政治强硬影响的更广泛模式是一致的。美国、中国、欧洲和俄罗斯之间能源等大宗商品的贸易流动,可能最容易反映地缘政治态势的影响。中国目前的态度只会增加西方政策制定者加速向不那么相互依存的过渡的决心。人们的愿望是不仅要减少从中国进口关键产品的依赖,还要减少对中国作为出口市场的依赖。

除非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政治关系有所改善——目前双方都没有表现出任何兴趣,否则中美能源贸易减少可能会成为下一阶段双边农业和制造业贸易的预兆。在一个商业往来越来越受到地缘政治集团影响的新世界中,像美国和中国这样的国家可能会继续进行贸易,只是彼此之间的贸易要少得多。经济相互依存度和政策参与度的降低,将带来成本、风险和意想不到的后果。

当前,需要政策制定者在应急规划方面做出新的努力。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24日 来源时间:2022年09月22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