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史文:夸大中国的威胁会给美国带来灾难

作者:   来源:同济战略派  已有 26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最近声称,中国领导人“announced its ambition to create a sphere of influence in the Indo-Pacific and to become the world’s leading power”。

布林肯是错的:中国领导人从未宣示过如此明确的表态。然而,布林肯近期的错误描述只是展现出了美国政府的一个危险趋势——美国政府官员正在国内煞有介事地夸大中国对美国构成的威胁。这种“威胁膨胀”实际上损害了美国在国内和亚太地区的利益,并增加了中美发生灾难性冲突的可能性。

今年五月,我在一篇文章中研究了美国在评估中国的总体战略意图时所普遍存在的“威胁膨胀”,而布林肯的演讲实际上只是威胁膨胀的一个典型案例。事实上,布林肯可能指的是中国共产党的十九大报告,该讲话经常被美国人予以错误翻译。在十九大报告中,中国领导人指出中国将成为“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领先的国家”。尽管许多美国分析人士将其翻译为“‘the’global leader”,但中国的官方翻译则使用的是“a global leader”——这几乎算不上是一个明确的宣示。

事实上,布林肯的这种辩护也不乏“同伴”。纵观美国历史,持不同立场的个人、政府和领导人都曾表现出夸大和歪曲威胁的强烈倾向,无论这种威胁是来自普遍性问题还是某些国家。

政治专家和政府顾问倾向于高估威胁的可能性,因为他们很容易联想到那些引致战争的事态,却很少关注到那些没有导致战争的威胁。政策制定者似乎更倾向于相信鹰派顾问而非鸽派顾问,因为心理冲动会导致许多领导人夸大对手的邪恶意图。一些国家(如美国)的政治文化和身份认同依赖于信仰和价值,而不是种族或民族——他们倾向于制造威胁性叙事,从而加强其国内团结与合法性。许多人可能认为夸大另一个国家构成的威胁总比低估或忽视它要好。但实际上,与低估相应的威胁相比,威胁膨胀可能会造成同样乃至更大的风险。

威胁膨胀会造成一个危险的恶性循环。在这种循环当中,每一方都会以过度的军事集结或者对挑战(无论现实还是想象)的过度反应来处理膨胀的威胁认知。投机的政客经常夸大威胁以制造公众恐慌,并为国内的政治迫害辩护或对个人自由施加限制。威胁膨胀还会将公众的关注和资源从真正威胁国家的事态上移走,并且破坏国家之间的合作。

美国今天对中国的看法具有威胁膨胀的所有特征(及其风险)。对于美国政府当中的许多人来说,中国现在已经是一个庞大的巨人。不同的人可能会告诉你美国在不同领域受到了来自中国的威胁——美国的生存、美国的政治制度和社会、全球经济、亚洲安全秩序以及整个所谓的“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但他们都会把“威胁”挂在嘴边。

然而在上述每一个领域,中国所构成威胁的程度和性质都经常被美国人所夸大,而且几乎总是被夸大。其结果是,美国政府官员和政策分析家几乎总是主张对中国采取零和的对抗性政策,而忽视或摒弃那些认为“试过但失败”的可以减少与中国发生危机或冲突的可能方法——而这些方法其实可以更好地服务于美国的利益。

美国必须投入更多的关注和资源来正确衡量中国的威胁(中国确实对美国构成了一些威胁)。要做到这一点,美国的领导人和政策分析家首先需要认识到夸大民众内心和政治系统中的威胁的普遍趋势(这一趋势通常会影响决策者的观念),以及在中国问题上所发生的具体的、导致威胁膨胀的偏见和误解。

美国需要制定针对中国的政策和路径,以准确反映中国对美国、其它西方民主国家和整个世界所带来的更为复杂的关注、威胁和机遇。中美两国的目标应当是在克制的基础上建立稳定的地区和全球平衡,并侧重于有限制性的威胁、界限明确的竞争(包括零和博弈和正和博弈领域),以及一定程度的保证与相互妥协——所有这些都是为了促进解决中美两国所面临的真正的威胁,例如气候变化。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夸大非西方民主国家和其他国家所构成的威胁,这往往为其带来灾难性的后果。然而,美国政府中却很少有人承认美国是威胁膨胀的。更为糟糕的是,许多美国人认为我们低估了中国所带来的威胁。所以当美国政府将战略指针转向中国时,它似乎无法看清事情的真相——而在我们认真应对这一不良趋势之前,过度反应导致冲突乃至战争的可能性将只会与日俱增。

文章来源:《国家利益》网站 2022年7月15日文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4日 来源时间:2022年07月2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