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79岁的拜登还能当好美国总统吗?

作者:PETER BAKER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已有 23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华盛顿——当拜登总统周二晚启程,前往中东进行为期四天的访问时,他很有可能比原定的行程安排得到更好的休息。

这次访问原本安排跟上个月的欧洲之行连在一起,那将是一次长达10天、辛苦的海外之行,拜登的团队明白,如此长时间的旅行可能给这位79岁的总统带来不必要的负担,或者正如一位官员所说,这样的安排很“疯狂”。

对于把这次访问另行安排到几周之后,助手们还援引了政治和外交方面的原因。但现实情况是,管理美国历史上最年长总统的日程安排颇具挑战性。随着拜登坚持连任计划,他的年龄越来越成为一个对他、他的团队和政党而言令人不安的问题。

第一个任期才过去了一年半,拜登已经比结束两个任期的里根大了一岁多。如果他在2024年再次竞选,这就相当于要求美国推选一位任期结束时将年满86岁的领导人,这是对总统年龄和总统职位的极限考验。民调显示,许多美国人认为拜登年纪太大,一些民主党的策略师认为,他不应该再次参选。

不出所料,这在白宫西翼是一个敏感话题。在采访中(有些得到了白宫批准,有些则不然),十多名现任和前任高级官员和顾问都指出,拜登仍然保持着清晰的思维,开会的时候能提出一针见血的问题,就争议之处盘问助手,深夜给他们打电话,从备忘录里挑毛病,并亲自修改演讲稿直到最后一刻,比如周五就推翻堕胎权发表的讲话。

但他们也承认,拜登看起来比几年前老了,这是一种政治负担,无法通过人员重组或新的沟通计划等白宫传统策略来解决。虽然与同龄人相比,他的精力已经很充沛了,但还是不如从前,一些助手悄悄地关照着他。他走路有时不稳,助手们担心他会被电线绊倒。在公开场合,他说话会颠三倒四,导致助手们紧张万分,担心他出现失言。

尽管白宫官员坚称,他们没有像里根团队那样做特别的调整,但私下里,他们会尽量守护拜登在特拉华州的周末时间。作为总统,他通常每周工作五天或五天半,尽管有需要的时候随叫随到。他在晚上会远离公众视线,参加新闻发布会或采访的次数不到前任的一半。

上个月,拜登在下自行车时摔倒,白宫官员遗憾地注意到,这成了当周的头条新闻之一——但没人注意到总统每周通常跟体能教练一起进行五次晨间锻炼,也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大多同龄人几乎不再骑自行车了。

拜登曾表示,尽管他向美国民众保证自己的身体状况良好,但对他健康状况的质疑也是合理的。然而,即使他的仰慕者也会想知道,他能否再撑六年。

“我确实觉得,在你80岁或80多岁之后竞选总统是不合适的,”曾担任四位总统高级顾问一职的戴维·格根说。“我刚满80岁,在过去两三年里,我发现,尝试管理任何组织对我来说都是不明智的。你不像以前那么敏锐了。”

有人说,拜登不是一周七天待命的总司令,白宫驳斥了这种说法。本文发表在网上后,副新闻秘书安德鲁·贝茨表示:“拜登总统每天都在工作,而且因为最高长官们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履行职责,所以他们周末不在白宫是很常见的事情。”

总统去年11月的体检报告显示,他有心房颤动,但状态稳定且无症状。报告称,拜登“与一年前相比,步态明显更为僵硬,更不流畅”,胃食管反流导致他咳嗽和清嗓子,这些症状“显然看来更频繁、更明显”。

但总统的医生凯文·奥康纳博士认为,总的来说,他是“一位健康、精力充沛的78岁男性,能够成功履行总统职责”。

尽管如此,对拜登健康状况的质疑还是影响了他的公众形象。哈佛大学美国政治研究中心和哈里斯民调在6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4%的选民认为他的年龄太大,不适合担任总统,其中60%的受访者年龄在65岁或以上。

拜登在公开露面时的表现助长了这种看法。他的演讲有时平淡乏味。他有时会思路中断,叫不出某个名字,或者出现片刻的糊涂。他不止一次给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升职,叫她“哈里斯总统”。拜登在小时候曾经有过口吃,说到“盗贼统治”(kleptocracy)这样的词现在还是会有点磕巴。有一次,他嘴里说的是伊朗人,实际上是想表达乌克兰人,还有好几次管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马克·沃纳叫“约翰”——他把后者和已故的弗吉尼亚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沃纳弄混了。

共和党和保守派媒体兴高采烈地宣扬这类时刻,发布被疯转的视频,有时还会进行夸张或扭曲,让拜登看起来更糟糕。但白宫也不得不收回他的一些即兴言论,比如他誓言如果中国攻击台湾,美国将会做出军事反应,或者称普京总统在俄罗斯“不能继续执政”。

拜登年轻时就出了名地爱口误,助手们还指出,他与大规模枪击案受害者家属的马拉松式会面,以及上周前往克利夫兰时与支持者们互动,都证明了他的耐力。

大约40年前开始为拜登工作的高级顾问迈克·多尼隆表示,他不觉得拜登有任何变化。“长途旅行回来的路上,当所有员工都筋疲力尽的时候,他会花上四个小时,谋划如何推进国内政策,这时所有年轻的工作人员都只想睡觉。”

拜登并不是第一位面临年龄问题的总统。在比他小四岁的特朗普总统在执政期间,这个问题就曾反复出现。特朗普词汇量较少,说话总是不着边际,有时还语无伦次,他办公时间较短,而且处理信息很吃力,这些都让批评者认为他的身体机能正在衰退。

有一次,他无法把一杯水端到嘴边,还有一次,他下斜坡时步履不稳,他还曾造访医院,但未公开原因。任期结束时,他吹嘘自己通过了一项旨在检测失智征迹象的认知测试。如果他在2024年再次参选,这可能是两个将在耄耋之年任职的人之间的竞争。

里根任期的最后几年,一群新助手秘密评估了他是否必须根据第25修正案的失能条款被免职,但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他仍然健康。(离开白宫五年后,他被诊断出患有阿尔茨海默症。)

尽管如此,助手们还是试图限制他的日程安排,由第一夫人南希·里根严加监控。“这是我们学到的第一课,不要安排太多事,”助手之一汤姆·格里斯科姆回忆道。他们也不应该在晚上送太多简报文件给他过目。“几周后,”他说,“里根夫人发来信息,要求我们不要在晚上发那么多东西,因为他会熬夜看完。”

拜登的顾问们表示,拜登对这样的日程管理并不买账,反而为自己加码。“他总是在自己的日程表上增加新内容,无论是与新任首席执行官举行电话会议,还是与内阁成员的夜间会议,”负责监督他日程安排的副幕僚长詹妮弗·奥马利·狄龙说。

但对于新冠病毒,助手们持非常谨慎的态度。助手们每周接受一次检测,并在检测当天佩戴彩色腕带;如果某天要跟总统开会,他们也必须在一大早做测试,并戴上N95口罩。

白宫似乎同样决心要防止拜登与新闻媒体进行无脚本的即兴互动。据长期研究总统媒体战略的玛莎·乔伊特·库马尔说,他上任以来只举行了16场新闻发布会,不到特朗普、奥巴马和小布什的一半,不到克林顿和老布什的三分之一。

同样,拜登也只接受了38次采访,远少于特朗普(116次)、奥巴马(198次)、小布什(71次)、克林顿(75次)和老布什(86次)。拜登在演讲或其他活动后,更愿意接受一些非正式的提问,他这样做了290次,特朗普做了213次,奥巴马做了64次。

在他上个月的欧洲之行中,外国领导人跟在他后面,保护性地对待他,就像对待一位可敬的长辈。

在一次媒体拍照过程中,德国总理朔尔茨轻轻地向拜登指了指镜头的方向。一次会议开始之前,一名记者两次喊出一个关于从乌克兰运出粮食的问题。拜登没听清提问,是英国首相约翰逊救了他。“我们正在努力,”约翰逊回应道。

Jim Tankersley、Michael D. Shear和Katie Benner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Peter Baker是时报首席白宫记者,为时报和《华盛顿邮报》报道了五位美国总统的新闻。他还著有六本书,最新的一本是《管理华盛顿的人:詹姆斯·A·贝克三世的生活和时代》。欢迎在Twitter和Faceboook上关注他。

翻译:明斋、晋其角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16日 来源时间:2022年07月1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