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拜登取消对华关税的决策困境

作者:吾楼   来源:中美聚焦  已有 33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对美国总统拜登而言,降低通胀是他目前的头等大事,因为高通胀率直接威胁到到他的执政舒适度和民主党今年的中期选举选情。为此,拜登尝试了多种策略,比如将解决通胀的责任推给美联储,同时将通胀加剧归因于俄罗斯总统普京及其发动的俄乌战争。但从拜登支持率(当前为36%)持续走低的趋势来看,效果有限。拜登还考虑采取的具体措施包括暂停联邦汽油税、减免联邦学生贷款以及削减部分对华关税等。但围绕削减对华关税降低通胀的选项,美国国内看法不一,争论激烈。

三个多月以来,拜登及美国政府官员多次暗示会削减部分对华关税,但迟迟未付诸行动。有关关税去留或减免多少关税、减免哪部分关税的争论,一直困扰着白宫。美国财长耶伦和贸易代表戴琪就此争论不休,两人也已前往国会接受质询,就对华关税问题进行答疑。戴琪看重关税的战略价值,视其为和中国谈判的“筹码”。但耶伦认为,对华加征的关税没有任何战略意义,反而增加了美国国内的消费者成本;所以取消部分对华关税,有助于降低通胀。

从戴琪7月5日致电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来看,耶伦似乎在白宫内部关税争论中占据上风。同一天,白宫发言人皮埃尔(Karine Jean-Pierre)表示,总统团队正在研究各种选项,确保出台正确的、有利于美国公众和人民的方案。她再次提到,前总统特朗普加征关税的做法毫无章法,不具战略性。

7月6日是特朗普第一批对华加征关税实施的四周年,如果拜登未做出明确表态,一些关税加征类目将自动过期。但拜登同样面临减免对华关税的强大阻力。反对声音主要来自美国极端左翼、极端右翼、美国工会,尤其是铁锈地带的民主党人。其中,美国工会与戴琪及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劳工部联系最为紧密。截止7月5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已经收到400多份要求延长对华关税的请求。

民主党进步派势力的反对也困扰着拜登。比如,寻求经济公平、推进工人利益的美国劳联产联(AFL-CIO)、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USW)和服务员工国际联盟(SEIU)等美国主要工会,都反对削减对华关税。可能是为了消除国内对削减或取消对华关税的担忧,拜登7月6日前往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宣传自己的经济救助方案。位于铁锈地带的俄亥俄州是战场州,和威斯康辛州以及宾夕法尼亚州是帮助拜登击败的特朗普的关键战场州。俄亥俄州的民主党联邦参议员候选人瑞恩(Tim Ryan)已明确向拜登表明态度,反对取消对华关税,认为这是一个重大错误,对缓解美国消费者面临的通胀压力和应对中国人权问题毫无用处。

彭博社7月5日一篇分析称,削减对华关税对拜登缓解通胀毫无助益,还有可能拖累战场州民主党候选人的中期选情。

特朗普打击的中国商品包括芯片和化学品等工业制品,以及服装和家具等消费品。耶伦等拜登政府高级官员认为,减少对服饰、学校和家庭用品的关税可能有助于缓解通胀,减少消费者负担。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o)也持这一观点,但她同时支持保持对华钢铝关税,以保护美国工人的利益。另外,还有一种说法认为,拜登政府也会为企业启动新的关税豁免程序。

但彭博社分析认为,通胀冲击最严重的领域是食品、能源和住房。取消对中国服装、家具、纺织品及自行车等商品的关税,无助于缓解美国通胀。巴克莱银行称,削减对华关税对降低美国通胀率“杯水车薪”,而且考虑到中国商品进口在美国消费篮子中所占比重相对较小,即便完全取消所有对华关税,一次性降低通胀率最多仅0.3%。全美零售商联合会(National Retail Federation)政府关系高级副总裁弗伦奇(David French)表示,关税减免能够降低消费者负担,但很难预测减免的时机和范围。

反对的声音大多是从抑制通胀效果的角度在进行分析。但事实上,降低通胀可能只是拜登用于减免对华关税的借口,而非最初的缘由。

早在拜登上台之际,美国商界就存在降低或减免对华关税的声音。在他们看来,特朗普对华加征关税并没有实现预期目标,比如“让美国就业回到国内”,或者“实现和中国的脱钩,减少对中国的依赖”。但事实并非如此。2022年1至5月,中美贸易额为3135.70亿美元,同比增长12.2%。其中,中国对美国出口已达2368.58亿美元,增长15.1%。在2020年和2021年,中国对美出口增长分别为8%和28%。

针对通胀问题,拜登的选项相对有限。很多导致通胀高企的因素也不受白宫掌控,比如俄乌战争的持续和欧佩克7月开始增产的决定等。根据美国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San Francisco)的研究,导致美国通胀率飙升的一半原因是“供应紧张”,而俄乌战争则加剧了供应紧张的形势。中国的疫情防控举措也加剧了供应链危机,导致价格上涨。

在美国物价水平处于可控范围时,很少有人支持通过取消关税缓解通胀压力。但在当前8.7%的通胀率(40多年来的最高水平)面前,拜登在有限的手段中考虑调整关税是合理的,即便其影响不到1个百分点。

取消或减免对华关税如此之难,主要原因并非它对通胀率的影响有限,而是由于这是横亘在中美之间最直接的政治和经济问题。拜登团队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引发国内政治对手的批评。美国政客也想继续利用加征的对华关税,助力同中国的战略博弈。按照戴琪的角度,就是将关税当做和中国开展贸易谈判的筹码。

而且,拜登减免对华关税并不作为中美关系回暖的证据。拜登政府考虑调整对华关税的同时,也在酝酿新的301条款调查,对象是受到中国政府补贴的企业,尤其是芯片产业。戴琪2021年10月发表美国对中国贸易政策讲话时说,拜登政府的贸易政策愿景是实现以劳工为中心的贸易政策,这也符合拜登政府“中产阶级利益”主导的外交政策路线。

另外,拜登团队近来多次强调要保持和中国高层沟通渠道的畅通,而象征性减免部分对华关税,将是一种政治上释放善意的举动。耶伦与刘鹤举行视频会晤是否意味拜登政府已决定放松对华商品关税,目前尚不清楚。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本周在二十国集团外长会议期间和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的会晤,或许能够为拜登政府接下来的决策取向提供更明确的信息。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06日 来源时间:2022年07月0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